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十二章 多個朋友少堵墻
發表時間:2019-09-11 點擊數:180次 字數:


    頒獎大會真沒勁。明明二十分鐘就能發完獎牌,領導們卻偏偏嘮叨了兩個小時,最后結果還是一大群人站在一起領了獎牌走人。比起食堂換飯票速度,真是天壤之別。

  城區的羊肉燴面館可真多,高級中學旁邊這家非常靠譜。上下兩層裝修豪華,墻上的粘貼的羊肉燴面照片特別大,特別真切,尤其是粉嘟嘟的肉片。

  二樓靠窗子一個大圓桌圍了十個人。這餐館是李清帶著來的,高育紅、袁欣敏、李嘉緊挨坐著。旁邊依次是高大銘、馬子祥、劉燁剛,再后面坐的是李清、高林、高大林,帥小澤和高育紅中間隔著兩個空位。在往餐廳走的路上帥小澤已經給大家做過介紹了。高育紅他們也覺得帥小澤新交的三個朋友奇形怪狀,高的像鐵塔,矮的是“土行孫”,不高不矮的臉寬肩更寬,身體是滿強壯的,就是有點娘。

  “高老師,你是咱們的頭,給咱們點幾個菜吧?”帥小澤先把菜單遞給高育紅,論公論私都得顧著她。然后看著兩個小高說,“高林,大林,現在大家是好朋友了,以后咱們和睦相處,沒問題吧?”兩人笑著點點頭。帥小澤接著說,“今天的燴面和汽水兒剛好是十份,由你們倆均攤,點菜算我的,打賭的事兒一把扯平,好吧?”

  “行,扯平就扯平。以后你們大家不管誰到一中那邊兒,就找我,吃喝算我的!”高林一拍胸脯,說話聲音跟水缸似得還帶回音。

  “哦——不錯,到鹿港去了就必須算我的。”高大林一板一眼地說,語氣里沒有一點孩子氣,真正的少年老成。

  “這話說的不錯。所以今天的菜錢我必須包了。帥小澤,不要跟我爭,到你們學校我就不會客氣。”李清溫和地說,語氣軟綿綿的,但字字清晰。

  時間不大,高育紅點的幾個涼菜上來了,十瓶汽水也打開蓋子了。燴面還沒上桌,可能等兩個熱菜上過后才做。

  “小澤,看你后面那個人,是不是找咱這邊誰的?”大家剛拿起瓶子準備碰杯,袁欣敏提醒了一句。大家都扭頭看過去,一個留著中分頭,發梢蓋住一只眼睛的少年在樓梯口站著。一動不動看著這邊,一語不發。

  帥小澤認識,那不是衡信嗎?他領了個亞軍牌子和證書,怎么沒回家?在這站著干嗎?在場的人大部分已經知道他的名字,只有劉燁剛和帥小澤更清楚,他為什么站在那里。劉燁剛深知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的道理,也明白就憑他這個小身板兒,比衡信再弱些的也能把他撂倒,迅速把頭伏在桌子上。

  “衡信?你怎么在這兒啊?咱們可有幾年沒一起玩兒了吧?走,一起吃飯。”帥小澤緊走幾步過去跟衡信打招呼,心里未免有幾分忌憚,兩人在賽場的事說出來畢竟有些不光彩。

  “小澤,瘦麻桿兒是不是你朋友?”衡信冷冷地說著身子沒有挪動分毫,伸出右手食指正指向桌子跟前低著頭的劉燁剛。

  “是啊?你們也認識啊?剛好你和他都是我的好哥們兒,走,一起吃飯去。”帥小澤心里稍微平靜些,原來衡信還當自己是朋友。不由分說拉著衡信就到了桌子跟前,對著樓梯旁邊的吧臺喊:“老板!來個汽水兒,再加一個優質大碗兒面!”

  衡信本來憋了一肚子窩囊氣,認為劉燁剛贏比賽手法有些欺人太甚,所以從跑完百米直到領獎心里一直不爽。就在剛剛看到帥小澤跟他們一起說笑時,還在想怎么臭罵他一頓,連詞匯都已經組織好了。可如今帥小澤都擺明了大家都是哥們兒,再要攪局就分明是沒把帥小澤當好朋友。也只好忍住,等以后再找個機會找回點面子。任由帥小澤拉著坐到他剛坐的位置,挨著比麻桿兒更瘦小幾倍的“土行孫”坐。眼睛卻留意著帥小澤旁邊的高育紅,知道她是老師,沒想到這么漂亮的老師會和一幫學生這么融洽。

  “高老師,各位哥們兒。這是一(四)班衡信,也是打小跟我一起玩兒的好兄弟!”帥小澤先把關系擺出來,免得再鬧不愉快。“衡信,這是我們班主任高老師,這是袁欣敏,這是……”向衡信一一做了引薦。介紹到劉燁剛是,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和衡信握手打招呼。衡信與劉燁剛聽帥小澤介紹對方時都提別強調了“好哥們兒”幾個字,心也就完全平復。他們都明白一個道理:x等于y,x等于z,那么y和z自然是相等的。大家從此刻起,就必須像好哥們兒一樣相處。

  十一個人舉起瓶子碰一下,樂呵呵地吃喝起來,算是慶祝他們正式的成為朋友。

  天氣逐漸轉熱,校園里形形色色的花裙子晃來晃去,使得大多數男生眼花繚亂。這天上午,上完第二節課。帥小澤他們十幾個人在小廣場戲耍。高育紅隔著窗戶看到他,正倚在一棵柳樹擺弄手里的樹枝。她從抽屜里取出一小沓照片,這是他們幾個在學校后面照的。已經按照人數把合影的每人沖洗一張,轉身從后面轉出去打算交給他。

  高大銘疊了幾個紙飛機,十幾個人正在相互投著。帥小澤就在王易佳身后不遠站著,拿著樹枝仰頭看紙飛機飛過來飛過去。

  “傻瓜!”高育紅脫口而出,聲音大的可以傳幾十米。而她就在離他們五六米的地方停住,隨即就發現失口,用左手捂住了嘴巴。十幾個人都停住了,滿臉驚訝地望向高育紅。旁邊不少其他班同學都聽了個清清楚楚,把眼睛投向這位漂亮的一(一)班班主任。

  “傻瓜,全是傻瓜!”高育紅臉色微紅,但語氣已經變了,從親昵變成了長者。“過來看看,你們拍照的表情都過于機械化!”

  哦,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老師在說他們上次油菜花地拍的照片。的確,大家對照相都沒什么經驗,紛紛圍過來看自己的照片。高育紅把照片一一分給他們,看著大家拿著照片向教室走去,才長長的吁了口氣。卻看到帥小澤右手在背后放著,做了個豎大拇指的動作。忍不住瞪了一下他偷笑的眼睛,嘴角露出了羞澀的笑容。

  中午放學鈴剛響過,馬子祥就一個箭步沖出教室。幾秒鐘就到了一(六)班教室門口,探著腦袋向里面張望。咦,她怎么沒在教室啊?難道是來晚了?狂熱的心幾乎跌落地面,悻悻地轉身向食堂走去,臉上掛著兩個字:失落。

  “馬子祥,你在找我?”馬子祥剛走幾步,聽見背后一個冷冰冰的聲音,立刻就喜形于色。不用看就知道準是“小龍女”尤玉嬌。

  “哦,你在這兒呀?咱們換個地方說話可以嗎?”馬子祥弱弱地說,感覺到臉開始發燙。心想:真是近朱者赤呀,我今天怎么靦腆的像小澤?

  “要是那個人叫你來的,干脆就不要說了!”尤玉嬌聲音冷的打顫,卻銀鈴般清脆。說著轉身向通道那頭走去,身子走出去好幾米后,才冷冰冰丟回來幾個字:“要走就快。”

  “哦。”馬子祥心里這個美啊。她終于肯跟他單獨說話了,還主動往外走,真是運氣要來擋都擋不住。一路小跑追上她,距離她幾十公分慢慢走,小心臟“噗通”“噗通”敲起了鳳陽花鼓。

  高中部教學樓后面,是幾棵高大的槐樹。茂密的綠葉撐起幾把大傘,稚嫩的槐花剛萌出小骨朵,發出淡淡地清香。誘惑著一只只小蜜蜂繞來繞去的,雖是無從下口,依舊舍不得離開。生怕再次回來它改變了模樣,或者已經便宜了別的伙伴。綠樹已成蔭,花香漸四溢,這的確是個約會的好地方。至少馬子祥已經喜歡上了這里。

  “說吧!”尤玉嬌忽地轉身,冰冷地語氣驚走了馬子祥眼里那只正做甜夢的小蜜蜂。

  “哦——哦——”馬子祥顯得有些手足無措,“這地方不錯,挺漂亮的。”

  “他就是讓你來說這個?”尤玉嬌的語氣略顯不滿,仔細看了看靦腆的馬子祥。心說,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他的兄弟都是這類磨不開扭捏樣子。

  “小龍女,其實吧,那天小澤也不是故意兇你的。之所以轟你走是有苦衷的,他不能喜歡你。”馬子祥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卻又覺得不能不解釋。很明顯她是問帥小澤,不回答也不合適。

  “什么苦衷?他有心臟病?傳染病?還是訂過娃娃親?”尤玉嬌斜著頭問馬子祥,她問的都是言情小說里的情節。再看他只是傻站著,一個字都沒說,就多了幾分不悅,“你啞巴啦?”

  “我不能出賣哥們兒,反正就是有苦衷。你不要生氣了,行嗎?”馬子祥確實不知道該怎么說。說班上的袁欣敏和王易佳?分明是捕風捉影。說他無緣故消失的幾次和日記里的秘密?哥們兒就再也做不成了。唉,真是情義兩難全啊!

  “他自己為啥不親自過來說?一點兒誠意都沒有,他人呢?”尤玉嬌冰冷的語氣,透著陣陣涼氣。和咄咄逼人的氣勢完美結合,字字刺在馬子祥軟肋。

  “他應該在飯堂呢,這時間大概剛吃上蔥油面。”馬子祥喃喃地說著。心想自己寧愿餓著肚子來見她,卻不停地聽她談論另一個男人,心里逐漸發涼,從課本里抽出一張照片遞給她,“給,這是你那天拍的相片兒。”

  尤玉嬌接過照片,果然是菜花地的那張合影。可一看到他,就想起他發怒的樣子,就像自己有一千個一萬個對不住他。真是越想越來氣,手一用力“嘶”的一下,照片被她撕成兩片,剛好把他分成兩半。她自己也是一驚,哎呀,我怎么這么傻?怎么辦?怎么辦?再看馬子祥,眼睛已經瞪圓了,臉也憋得通紅。雖沒有說話,卻很明顯是生氣了。

  “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馬子祥,怎么辦?我真不是故意的,其實我早就不生氣了。你快幫我想辦法!”尤玉嬌語氣有些凌亂,表情卻依然很冷,大概心如油烹也面不改色。

  “你別急,我想辦法,我想——”馬子祥忽然想到這照片應該有兩張,另一張肯定在帥小澤那里,眼珠一轉來個主意。“小龍女,要是我能把照片修復成一模一樣,你能答應跟我約會嗎?”

  “馬子祥!你是發燒燒糊涂啦?就算約會也不可能是你!三角戀是會害死人的,你趁早打消念頭!再說,我可能是你嫂子!”尤玉嬌本就冰冷的表情,又罩上幾層寒霜。

  馬子祥幾乎要崩潰,本就忽上忽下的心徹底被摔在地上,還被狠狠踩了幾腳。雖然他知道帥小澤不會喜歡她,可她要是寧死都不喜歡他,該怎么辦?難道真會出現“愛她變成害死她”那種結局?無精打采地接過她手里的照片,垂頭喪氣地往宿舍走。哪還有心思去食堂吃飯呀。

  就在即將拐彎的時候,又聽見背后冰冷的聲音:“馬子祥,你要能修好照片兒,我送你個禮物。”看來她是死心塌地喜歡好哥們兒,就算忍痛成全她吧,或許愛一個人真該給她幸福。他轉身揮揮手,算是答應她了。又繼續回宿舍,心想,幸好還有個溫柔賢惠的章鳳巧。

  帥小澤七個人從食堂出來,他手里提這個小袋子,里面裝的是燒餅夾肉和汽水兒。馬子祥去找“小龍女”了,到現在都沒回來,應該是不順利。估計這時間去宿舍了,給他帶點吃的算是安慰吧。

  忽然,前面有幾個人擋住去路。他們向左走,擋路的人向左擋,他們向右走,擋路的人又擋右邊,就像一堵人墻。這堵人墻就是上次欺負高大銘那幾個,后來被馮主任罰站,肯定還狠狠的刮了頓胡子。

  “請讓一下。”帥小澤不在乎他們,這是在學校,有什么事大不了找老師評理。

  “哎,臭小子!上次占咱們便宜那筆賬,是不是該算算了?”仍然是個子最高的那個說話,堵在帥小澤前面十幾公分。

  “算什么帳,我又不是會計。讓一下。”帥小澤向劉燁剛眨了眨眼睛,打算再僵持不下,叫劉燁剛再找馮主任告狀。

  “不用怕,咱們不是來打架的。上次在籃球場發生的事兒,今天咱就用籃球解決。十分鐘后籃球場見,五對五,打半場球,輸的一方面兒出五十塊飯票算賠情。我們就是現在這五個人,你們可以隨便請人去,就算去請NBA的人幫忙都可以。”大個子囂張地說完,把手平放在嘴巴做了個比個子的手勢。

  “明擺著欺負人嘛!十分鐘后比賽,NBA在美國,現在就算坐火箭去也趕不上點火!”高大銘的個子比他低不算太多,氣勢卻低了很多,畢竟他們這邊七個人里面四個女生。

  “那又咋樣?這樣,你們輸了給五十,我們輸了給八十。要怕就趁早拿出五十塊飯票走人。”大個子盯著高大銘。

  “大銘,不怕,咱跟他們比。”帥小澤心想,還是有機會贏的,馬子祥的投籃技術加上劉燁剛的速度,未必是一定輸。“小剛,去宿舍找祥子,讓他邊吃邊朝球場走。”說完把袋子交給劉燁剛,心里在盤算還差個人,找誰合適呢?

  “祥子要不在宿舍呢?”劉燁剛看著帥小澤說。

  “怎么可能?他放學去找小龍女了,你以為她會跟祥子開房去啊?指定在宿舍憋屈嘞!快去,我們在球場等。”帥小澤了解馬子祥的作風,事情好早跑食堂炫耀了。

  劉燁剛箭一般射向五號宿舍樓。這些人往籃球場走著,大個子叫一個人取籃球去了。迎面碰到岳洋,叫他一起打球,他高興地同意。等到了籃球場一聽跟大個子賭飯票,嚇得一溜煙跑了。

  馬子祥他們回來了,九個人站在球場中間。大個子五個人站在南側,個子齊刷刷地向一堵院墻。帥小澤他們四個站在北側,高低胖瘦不說,最壯的高大銘在對方跟前都是最弱的。大個子剛說完人不夠就四對四,劉燁剛就看到不遠處有幾個男生走過去。仔細一看有個認識,就是“飛人”衡信,立刻大聲喊他。衡信和那幾個人都走過來,聽說帥小澤他們要跟高中部的賭飯票,也是相當驚訝,但立刻就同意了。畢竟大家已經是好哥們兒,怎能袖手旁觀。

十個人再次站好,各自商量戰術。

  大個子喊了聲“開始”,把球丟給高大銘,隨即又擋住高大銘去路。高大銘假意左沖,將球傳給了右側的劉燁剛。這是事先商量好的,高大銘個子猛些負責搶球。劉燁剛負責傳球,可以很好地利用嬌小靈活的身材和底盤低的高速度。劉燁剛直接把球溜地皮兒拋向北邊的球籃,又以百米速追。球還沒停人就到了,接住球再一側身丟給球籃下的馬子祥。馬子祥一個斜弧線躍起,在空中輕舒猿臂,球直接放進球籃,不碰籃框。從高大銘接球到馬子祥投籃前后不到一分半鐘,配合十分完美。

  五個高中部學生大為吃驚,這種配合方法前所未見。對這幾個再不敢小覷,相互交換眼神,接下來必須全力以赴。旁邊的衡信也倒吸一口冷氣,佩服他們球技純熟,也暗自慶幸能有他們這樣的朋友。不由得提起一股心勁兒,打定主意和他們全力配合。

  大個子叫一個人專門盯著劉燁剛,而且特別留意地面,只要他一丟球就用腿擋。不論他怎么轉,總是黏在旁邊。把劉燁剛額頭的汗都急了出來,忽然看到帥小澤左手伸出兩個手指。即刻點點頭,用力把球猛地摔在地上,球借力反彈起來,速度非常快。旁邊那人根本沒反應過來,他抬頭看球時,球確實也在頭頂不遠,卻來不及伸手。因為劉燁剛正用力將球拍向籃球板。那人先是一驚又把心放下,這個角度幾乎和球板籃子在一個平面,無論如何也射不進去。其他幾人也看到了,也是這么認為的,都躋身準備搶球。但還是為時已晚,因為又有人跳起來把球輕易推進球藍。正是早在帥小澤伸出兩個手指時就已經從外圈繞過來的高大銘。他和馬子祥、劉燁剛站成直角三角形,籃球板就是斜邊。

  又是一個完美組合動作,大個子們眼睛快冒火了。本以為穩操勝券,不到十分種卻弄了個1比9,鼻洼鬢角都開始冒汗了,再次擠到一起商量對策。

  老一套人盯人的戰術,通常是比較實用的。大個子讓伙伴們一對一的看牢對方,就跟他們比優勢。看他怎么配合,球都傳不出去。高大銘連續三次球沒傳出去就被搶走了,被對方扳回三球,無奈地看看帥小澤。卻見他一臉微笑,還沖高大銘握緊拳頭向上示意加油。

  高大銘再一次陷入困境中,被大個子死死的盯住。球非但傳不出去了,還得倒退,要不小心又會被搶走。偷眼瞧帥小澤,只見他雙腳正向兩邊慢慢挪動,形成內八字,左手同時伸出四個手指。高大銘迅速轉身彎腰撅屁股,大個子一看他翹起的屁股只好退后兩步。就在他退后的同時,籃球從高大銘胯下竄出去,高大銘隨即彎腰跑出去追球。其他幾個高個子的同伴急了,要繼續看著自己對手,高大銘完全可以獨立趕球繼而投籃,都圍了上去。卻見高大銘猛的地上一蹲,球已經順地皮兒溜出去,跑向帥小澤。帥小澤順手撿起球拋向早已迅速往后跑的劉燁剛、衡信。此時馬子祥還被大個子的另一個同伴看著。衡信一個彈跳接住籃球后彎腰趕球,劉燁剛則是迅速站在他身后,預防有人偷襲。守著馬子祥的人眼看衡信接近球籃,一個箭步沖出去橫著擋住,雙臂平伸。衡信沒有收身形,反而向前借勢斜著就跳了起來。整個身子在空中旋轉了90度,雙腿蜷起來在那人肩頭掠過去。與此同時雙手伸出,將球輕輕的放進球籃里。身子還在繼續轉著,輕松的落在那人背后,臉沖著那人后背,微笑看著四處奔來的眾人。右手已經接住球籃下來的球,在食指上轉動著。

  “飛人”!真不愧是飛人!衡信的連串動作,完全鎮住了大個子與他的同伴,張大的嘴巴半天沒合上。帥小澤他們也大吃一驚,單是他縱身投籃轉身落地,就是個非常難的動作。而衡信竟然氣不長出面不改色,還泰然自若地站在那用食指轉球,完全顯示出一副大師范兒。

  球賽繼續,大個子特別注意衡信了,卻仍然擋不住這完美跳躍,結果連連失球。十分鐘以后,雙方的比分就變成了15比36,大個子的汗順著脖子往下淌。

  連續的左突右沖,劉燁剛的體力漸漸不支,衡信的跳躍也沒剛開始那么敏捷,而大個子們卻仍然生龍活虎。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十五分鐘,只要再堅持一會就是勝利,幾個人都有這樣的想法。大個子當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只見他向其他幾人使個眼色,五個人就像猛虎下山似的。依仗著他們身材高大的優勢,瞬間攻進去幾個三分球。29比37,局勢緊張起來。

  劉燁剛又被擋住了,幾次險些丟球,又把球傳回高大銘手里。高大銘沖了十來步也沖不動,被大個子咬著不放。情急間看到帥小澤的雙腳原地踏步,左手握拳,右手伸出食指。高大銘一轉身往回趕幾步球,忽然轉身猛砸向大個子腦門兒,嘴里大聲喊:“小心頭!”

  說話間球就到了,大個子側身來個縮頸藏頭式,球從頭頂快速飛過。還沒等下落,已經有人在前面等著了。他輕輕一托,球就斜著升起來三尺半,畫著弧線飛過攔住劉燁剛的高個子。沒等球下落,又是人影一閃球再次斜著升起來,從攔住衡信的高個子腦瓜頂五十公分處躍過,再降落就能到了馬子祥前面的高個子手里。又是人影一閃球已經沒了,只聽見球籃被撞一下的聲音,球進了,落在馬子祥腳下。離他們三米開外有一人正在抹汗,正是剛剛控著球“燕子三潮水”的帥小澤。

  場外有人喊好和歡呼。不知什么時候,球場邊站了二三十個人,喊好正是袁欣敏身后的高育紅。這一式“燕子三潮水”給劉燁剛等人打了氣,而這聲“好”也振奮了更多的人。王易佳等人看到身后的高育紅心里一喜,有她在肯定不會有打架的事情發生。高大銘聽到姑姑的聲音,也把腰板一挺,姑姑是他堅實的后盾。帥小澤扭頭看時,正碰觸到她溫柔的眼神,臉上掛著淡淡地笑,霎時渾身疲憊一掃而空。

  緊接著是高大銘、劉燁剛、衡信三人的密切配合。一人發球,兩人同時同速向前交換傳球,大個子根本無暇顧及兩個百米快跑,只好眼睜睜看著衡信弧線跳躍扣籃。

  還差五分鐘就到四十五分鐘,比分是32比53。大個子宣布認輸,主動掏出八十塊飯票交給帥小澤。希望大家成為朋友,以后經常在一起玩球,還介紹了他們幾個人正式認識。原來他叫何義強,高一(三)班學生。其他幾個都是同班同學,他們分別是劉昌、王其虎、陸青、鄭遠明。帥小澤也介紹了高大銘、馬子祥、劉燁剛、衡信給他們認識,最后大家笑著離開籃球場。

  大家散了以后分別向各自宿舍走。高育紅也走回教職工宿舍區,經過帥小澤身邊時用最小聲音說:“一會兒過來擦個澡。”徑直走了。聲音小的沒有第二個人聽得見,帥小澤也是模糊地聽見“擦個澡”三個字。那已經足夠,知道她必然回宿舍燒水去了。這點他心里清楚得很,擦澡只能去她那里。學生宿舍連熱水器都不讓用,大沐浴桶更是想都別想。

  “祥子,飯票暫時由小剛包管,明天中午咱們在食堂加餐。你叫衡信和章鳳巧一起,順便叫你的小龍女一起也行。”說著把八十塊飯票遞給劉燁剛,笑著對他說:“你以后就當咱的支書兼會計,像今天這種有益比賽可以多約幾次,以后日子就美了。嘿嘿嘿,牛奶面包不是問題,大魚大肉也不再是夢想!”說完轉身走到門口開門,“哎,我去廚房找點兒水洗個頭,不要在班上跟那些人瞎起哄,哦?”

  剛走出門,后面的馬子祥也開門跟了出來,狡黠地眨眨眼睛:“小澤,我也想洗洗頭,一起唄?”

  “對,還有我!”劉燁剛說著腦袋也探了出來。

  “去去去,剛說完又開始起哄。你們頭發短,根本不臟,晚上回家再洗,瞎搗亂!”帥小澤說著順樓梯跑下去了,怎么可能帶他們。

  “我頭發短嗎?小剛,咱們廚房那些大師傅有這么善良嗎?明天咱倆也去。”馬子祥歪著腦袋看劉燁剛。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還管你洗發水?全套運動服?”劉燁剛伸出食指,點點他的鼻梁骨,“去問問你的章鳳巧,有沒有這種可能?繼續涼水抹身吧!”轉身進去拿毛巾,也只能用涼水擦擦。

  帥小澤已經躺在大木桶里泡澡了,閉著眼睛享受著。舒適的水溫,熟悉的香味。透亮的大泡泡,和小時候吹得肥皂水泡泡很像,不同的是這里的泡泡香。這次他發現大部分香氣來自這種沐浴水,還有一種洗發香波。但是還有一種淡淡地香味不知道從哪來,或許就是她的體香吧?就像《書劍恩仇錄》里香香公主的天然體香。哇塞!真是享受啊,乾隆老爺子比我強的地方,大概就是多了兩個滿族的富察氏,和什么那拉氏的醋油瓶而已!

  “傻瓜,那大個子在球場給你的什么?”高育紅在外面問,感覺他和大個子沒那么熟悉。

  “幾張飯票。”帥小澤淡淡地說,沒打算說謊,也不會對她說任何謊話。愛一個人就該是沒有隔閡,也同樣沒有距離。

  “還的?”

  “給的。”

  “臭傻瓜,你不是賭博吧?”高育忽悠站了起來,走到衛生間門口,隔著門說。

  “不算是賭博,是場有益賽。”帥小澤認真地說。

  “友誼,誼是第二聲調!什么水平?出門兒別說我是你語文老師!”作為語文老師的高育紅,當然要先糾正他錯誤的發音問題。

  “我說的是有益,開卷有益的益,打球也有益。”帥小澤也一本正經地解釋,“他看我們消耗了體力和腦力,給點兒飯票讓我們買汽水兒”。

  “哦,千萬不能賭博!賭博會讓人上癮,害人害己!”高育紅高度強調賭博的危害,順口又問,“他給你多錢飯票?”

  “也就買百十瓶汽水兒吧。”帥小澤輕描淡寫地說。話音沒落,“吱”門就開了,高育紅站在桶跟前,眼睛瞪得大大的,直盯著水里還在吹泡泡的他。

  “怎么了?紅姐,一起洗嗎?這桶有點兒小。”帥小澤看著她嬌嗔的樣子美麗極了,真有些想比試一下“二師兄”,通過正規途徑看一次仙女姐姐洗澡。

  “少貧嘴!我告訴你,不許收人家飯票,那也是賭博!”高育紅言辭鑿鑿,手指尖離他鼻子也就半公分。

  “報告,我一張也沒要,已經給別人了。”帥小澤舉起左手掌,泡沫順著胳膊往下流。

  “你!你個——臭傻瓜!究竟放了多少沐浴水?”高育紅才注意到水里泡沫超多,這出來怎么擦得干凈啊!“你呀!別洗了!出來站下水口等著!”

  “哦。”帥小澤依依不舍地從桶里邁出來,感覺還沒享受呢。站在下水閥旁沖外面喊:“我出來了,是不是可以擦身子穿衣裳了?”

  “站著別動!我端盆溫水給你沖一下再擦!”高育紅厲聲喝到。

  “紅姐,可是我,可是——”帥小澤弱弱地說著。他感覺自己是光身子,沒有結婚前不應該給她看,卻被她打斷了。

  “沐浴水是黏的一次不能多放,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啊!你!你!”高育紅端著水盆進來,看著他赤裸裸地站在下水閥那里。雖說身上有不少泡沫,可究竟也是個逐漸成熟的男人,立刻羞得滿臉通紅,嬌嗔著說,“臭流氓,轉過身去!”

  “我,我,我早想——”帥小澤一邊轉身一邊解釋。早想說光身子被她看見不合適,卻再次被她打斷。

  “不許說!也不許想!結婚以前想都不可以!低一點兒!”高育紅嬌聲嗔斥他,不許他有污穢思想。說完走近他身邊端起盆子從他脖子慢慢倒水,眼睛卻忍不住往他身上看,順著清水流過的地方。他真長大了,有了強壯的臂膀,寬實的后背,粗壯的大腿……明明不敢看,卻又想看,心“噗通”“噗通”震得她腦袋嗡嗡作響。連忙把盆放下逃出衛生間,靠在墻上,感覺臉已經滾燙。

  “紅姐,你怎么在這兒?等用廁所嗎?”帥小澤穿好衣服出來。發現高育紅在衛生間門旁邊的墻上靠著,以為她要用廁所。

  “我,我不要你管!臭傻瓜!”高育紅說著甩手到桌子跟前坐到椅子上,又回頭看他。今天這套衣服還是挺合身,蕊黃色雞心領短袖,卡其色休閑長褲,褲邊已經裁過了,穿著不長不短剛好。

  “紅姐,你不要總浪費錢給我買衣裳了,我有很多衣裳呢。你的工資也不多,該給自己存起來。”帥小澤走到她身后喃喃地說。

  “你不喜歡?”高育紅轉身拉著他的手說,“還是怪姐姐剛才數落你?”

  “不是,我喜歡。只是覺得已經夠穿了。你的錢還是給自己存起來比較好,我去教室了。”帥小澤雖然滿心歡喜,卻希望她不要再給他買衣服。給劉燁剛、馬子祥他們解釋不說,還得應付老媽和搗蛋的老弟。確實還不是他們能知道的時候,而這些也不好告訴她,怕她不高興。

  “傻瓜,記住,我的就是你的!我喜歡你穿的陽光帥氣,而不是那個長不大的男孩兒!”高育紅說的也是心里話,盼著他早想長大,早些大學畢業。“去吧!要多喝水,喝完去我辦公室倒,哦?”親昵地拍拍他堅實的后背,看他跑出教職工宿舍區。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羽佳一鳴
對《第十二章 多個朋友少堵墻》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