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十章
本章來自《桃紅柳綠》 作者:張金豐
發表時間:2019-09-12 點擊數:185次 字數:

梁艷梅揚頭問:“論起來是這局長、那主任,怎么個個縮脖淋雨走回家?官風竟是如此廉潔?為什么,主人王局長不在?今晚到底誰是東?那位熱情胖姑娘,該算是個誰?還有呢,縣長本好好的,怎么說走就走了?”苗清泉埋頭親吻梁艷梅的前額說:“你頭回來到芝蘭縣,不要多想又多問。明天若是不下雨,陪你登南山,觀古廟,本地傳說那是道教起源地,有張三豐親植的古柏,還有一座不可考據的破碑,旁邊立塊說明牌,說張三豐原名張君寶,信誓旦旦那碑已有二百年。中午去江邊吃漁家菜?”說完牽手不停捏揉。梁艷梅感覺大手熱乎,很急切地“嗯”一聲,將頭靠在他肩上,踏實的問道:“不怕人見了?”兩人就嘻笑。苗清泉告訴她:“山城很小巧,穿城一里地,圍城三里七,個個熟臉面,串門抬腳到,用不到汽車,最多坐三輪。自從開展‘反大吃大喝’的運動,沒人敢去餐館現眼。但是老話講,‘石壓草,則旁生。’不知誰家起的頭,凡有一官半職的,都在家里搞包間,你們局請客上他家,他們局有客上我家,所以今晚環衛局去了公安局長王胖家,卻不知主人在哪家?這些天我見多了,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官場文化是他們應對出來的,越久道行就越深。”梁艷梅很詫異:“辦法也挺好,算家庭主婦勞動所得。”苗清泉拿起她的手,親了一下說:“所得應是真,勞動卻未必。不需要本錢,全從餐館點,過手不更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烏呼愁哉。”梁艷梅就嘖嘖稱奇。“ 苗清泉又說:“那位姑娘叫王靜,二十一歲了,王局長的親女兒,也在縣局干警察,不知具體干什么。”梁艷梅依偎著他問:“為啥不去車站接?”

“想去又沒去,猶豫了。”

“膽小鬼!這段時間想我沒?”

“想起過。”

“好好誠實的回答?”

“想了。”

“周圍沒人,快,親。”

苗清泉伸長脖子左望右探,閃電般在她臉上點一下。

梁艷梅閉眼品著說:“太快,敷衍,不算! ”

苗清泉再點一下。

如此三、五回,哪能控制住,于是擁吻,旁若無人。

一路纏綿到招待所,經過一棟樓,再往里面走,路燈下濕漉漉的反射光,眼前林中隱約現出幾座小樓,黑乎乎,陰森森。梁艷梅便害怕道:“這么偏僻的林子?夜里鬧鬼嗎?”說完抱緊苗清泉,閉眼由他嚇唬說:“這里住過前任省長,如今他已早死了,聽說鬼魂常到住過的地方,凄凄慘慘悲悲切切哀嘆哭。”梁艷梅抱得更緊了,再也不肯往前去,睜大眼睛恐懼說:“另外找個靠大街的明亮賓館?我是真的很害怕。”苗清泉見她顯畏縮,男性的憐弱心理使他更加嚇唬道:“老寒山區風雨夜晚,樹葉唰唰鬼魂飄蕩,隨風而行四處亂竄,借雨敲窗亡魂思歸。聽!來了!”嚇得梁艷梅‘啊!‘ 地鉆進他懷里。

這時小樓門燈亮了,他倆映在燈光里。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張金豐
對《第十章》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