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十四章 我是她的初男
本章來自《鳳凰花又開》 作者:西木三郎
發表時間:2019-09-14 點擊數:230次 字數:

      秦從林回到南溪的生活很簡單,基本上是白天在家睡覺,晚上出去喝酒。這種生活極不規則,偏偏大哥又是生活極有規律的人,兄弟兩人對照鮮明,所以他成了家里反面的典型,免不了經常被母親念叨。

  這天他又去赴同學朱平的宴,他去得有點遲,走進一間包廂,找了個空位坐下,趕緊對在座的同學解釋道:“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路上碰上一個小學女同學。”

  “從林,你連小學女同學也不放過?”朱平帶著明顯挪揄的口氣。

  “我又不是你們豬八戒的親戚,你耳朵聾了,沒聽我說是路上碰見嗎。我都認不出她了,是她攔住我說了一大通跟我小學的事,我一大半不記得了。”這一桌都是高中同學,彼此之間熟透了,又是男生,所以他罵起來格外狠。

  朱平被罵得狗血碰頭,一點也不惱怒,還笑嘻嘻對身邊的女同學羅燕說:“從林從來就是討女孩子喜歡的。”

   “你們是不知道,高中時有多少女生愛慕從林。”羅燕也跟著起哄。

  他聽了得意洋洋,追問道:“是嗎,這里面有你嗎?”

  “這還用問嗎?”羅燕不置可否。

  他瞥了朱平一眼,開心地說:“燕子,可別這么說,你男朋友要生氣的。老豬,你說是不是。”

  朱平裝作嘆了口氣,說:“唉,為此我都傷透了心,可是生氣管什么用。要不是有舒曉紅,我哪里追得上燕子。”

  他臉色一變:“說你跟燕子的事,你扯舒曉紅干嘛。”

  羅燕笑了起來,說道:“本來嗎,你跟小紅就是一對金童玉女,一下斷了我們好多女生的想法。”

  “燕子,你這純屬杜撰,哪里有這回事?”

  “從林,趁小紅還沒來,你說說你們倆到底咋回事?”羅燕調皮地眨了眨眼。

  他聽到女生這話,看了看旁邊的空位,一下全明白了,問道:“這位置是留給小紅的?你們不是說她不來嗎?”

 “本來是沒叫她,可是燕子在路上碰見她了,就叫來了,她回去換件衣服就來。”朱平狡黠一笑。

 “好呀,你故意欺騙我。”他手指點著朱平說。

 “你干嘛要躲著她呢,高中時大家就都看好你們這一對,現在大學都快畢業了,你們咋沒見進一步呢?”羅燕很好奇地問。

 “我哪里躲著她,都是你們胡思亂想。”他當然不承認。

 “從林,你老實交代,你跟小紅發展到了哪一步?”朱平嚴肅地問,一桌的同學都跟著嚷嚷起來。

  這種玩笑他經歷多了,你越不承認,越想著躲避,就越容易成為別人茶余飯后的談資,就像酒桌上你越不想喝酒的人,越容易成為攻擊的目標一樣。他決定像酒桌上那樣,以攻代守,思索片刻,擺手示意大家安靜,一本正經地說:“你們就那么八卦,那么愛打探人家的隱私,那我老實交代了,其實除了我是她的初男,其他一概都不是,哈哈。”說完,他干笑了一聲,聲音很大,但是戛然而止。

 “初男還啥都不是?”羅燕大叫起來。

  朱平一陣浪笑,大手一揮道:“是嗎,這么說你已經把小紅咔嚓了?”

  “什么咔嚓了,那么難聽。”羅燕狠狠瞪了朱平一眼。

  “燕子,扁老豬,說話那么難聽。”劇情正按他設計的方向走,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環視了桌子一周,表情變的極為嚴肅又極為怪異,說道:“我說的初男,我看了一下在座的各位,只有我是小紅的初中同班男同學。”

  “嚇死我了,死從林,求你了,說話別繞這么大一圈。”羅燕笑得合不攏嘴:“這么個初男呀。”

  他這才憋不住也笑起來,滿桌的人都跟著笑了,酒桌上氣氛一下熱鬧輕松起來。

   說笑間,舒曉紅穿著一套紅色的連衣裙飄了進來,很自然在他身邊的空位坐下。

 “你們笑什么?”她好奇地問。

 “笑你呢。”羅燕笑得有點氣喘。

  她看看滿桌的人,又看看自己,撇嘴道:“我有什么好笑。”

  朱平一臉壞笑看著她,告密道:“從林剛才大聲宣布說他是你的初男呢。”

  她聽了大怒,抓起桌上的筷子,敲在他頭上:“死從林,我讓你胡說,讓你胡說八道。”

  他急忙雙手護著頭,遠遠地躲開,大聲爭辯道:“小紅你可別聽他們亂說,我只是說我是你的初中男同學,是他們想歪了。”

  酒菜上桌了。朱平馬上提議:“我覺得從林要敬一下小紅,剛才得罪小紅了。”

  他也覺得玩笑大了點,主動端起酒杯說:“敬是應該的,得罪倒是沒有吧,都是你們想遐想翩翩。”

  “那還不是你故意引導人家往歪里想,你必須向小紅認錯。”羅燕不滿道。

  “好好,就算我錯了。”他沒轍了,只好服從道:“小紅,來,我敬你一杯。”

  她坐著不動,傲著頭說:“這酒我不跟他喝。”

  “為什么?”朱平問。

  她翻了翻白眼,不客氣地說:“既然得罪我了,那他就自罰三杯再來跟我喝。”

  羅燕拍手稱道:“有道理。”

 “好,我先罰三杯。”他有自知之明,跟女同學喝酒沒道理可言,還不如爽快點。喝完三杯,他又倒了滿滿一杯,轉向對她說:“這下可以敬你了吧,誠心誠意。”

  她慢慢站起來,端起酒杯,斜視著他說:“可以,不過我還有的條件,我喝一杯,從林得喝三杯。”

  “憑什么。”他叫起來,口氣明顯不平。

  “憑你是男人呀,是男人就要讓著我們女人,燕子你說是不是?”她一副蠻不講理的模樣。

  “是,男人酒量大,從林喝三杯,小紅一杯。”

  “這沒道理,酒量大就要讓著酒量小的;小紅你成績好,高考的時候也沒見你讓著我,好學校你也沒讓著我上。”

  “你們濱海大學難道不是好學校?再說了喝酒跟學校,這是兩碼事,你喝不喝?”她伶牙俐齒反駁道。

  “碰上你們這些不講道理的女生,我自認倒霉。”

  “女人就是不講道理的。”

  他三杯下了肚,羅燕馬上站起來說:“從林,我來敬你一下。”

  他放下酒杯,拿起筷子,夾了一口菜說:“等一等,我得吃點,墊墊肚子。”

  “這點酒就要休息了,真不像個男人。”她哼了一聲說道。

  “小紅,對從林別那么刻薄。”羅燕都有點看不下去,勸解道。

  “我這夠客氣了。”她得意地晃著酒杯說。

  “謝謝你的客氣。”他對她深深一鞠躬,然后問羅燕:“燕子,你說怎么喝吧?”

  不等羅燕開口,她搶著說:“當然是跟我一樣了,三比一。”

  “從林已經喝了那么多,我這就二比一吧。”羅燕于心不忍。

  “不行,一視同仁。”她不容商量。

  朱平也附和道:“是呀,燕子你不能自掉身價,我也不答應。”

  “燕子,沖你這么關心我,我也不能讓你吃虧,三比一就三比一。”他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

  她不依不饒說:“燕子男朋友就在這屋子里,你可不能亂說燕子關心你的話。”

  “小紅,你這存心擠兌我。”他無轍了。

  她一點都不退讓,嗤鼻道:“誰讓你個大男人,喝個酒磨磨唧唧。”

 “我這不是都同意了,難道還要我四比一、五比一嗎?”他無奈搖著頭說。

 “我可沒有這樣說,你要是愿意我們也不反對,燕子,你說是不是?”她的得意全寫在臉上了。

 “呵呵,從林遇上小紅,是有口難辯,這虧吃大了。”朱平笑得很開心,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沒辦法,誰讓她學習比咱好,文化比咱高。”他只剩下自嘲的份了。

 “從林,小紅就這張嘴不饒人,其實小紅對你挺好的。”羅燕不小心說出了心里的話。

  她一聽臉色變了,大聲說:“燕子,你可別胡說八道,誰稀罕他。”

  “別不承認,咱倆玩的最好,高中你就告訴我喜歡從林。”羅燕也沒有顧忌了,笑著說。

 “是嗎,燕子今天大揭秘一下。”滿桌子的人都來勁了。

 “還是小紅自己說吧。”羅燕眼睛征詢著她。

  她倒是一點不害羞,大方地說:“說就說,有什么了不起的。哪個少年不鐘情,哪個少女不懷春,我承認曾經喜歡過某人,但是十七八歲的事早已是過往云煙了。如今我們長大了,見世面了,現在追求我的人一大籮筐,我挑都挑花了眼,還會吊死在那棵歪脖子樹上嗎?”

  “小紅,你該不會說從林是歪脖子吧?”朱平壞笑道。

 “你這個死老豬,添油加醋,最壞就是你了。”他斗不過女生,只有拿男生撒氣。

 “從林,你就會欺軟怕硬,整天罵得我豬血噴頭,小紅說你,你連屁都不敢放一個。”朱平一臉委屈的樣子。

 “嘴巴干凈點。”羅燕輕輕打了朱平一嘴巴,然后對她說:“小紅,你那么優秀,追你的人肯定不會少,但是初戀難忘。”

“好了,別勁拿我們開蒜了。”他做了個暫停的手勢,然后端起酒杯,跟羅燕喝了個三杯才算把事情平息下來。

  屋里安靜了,朱平端著酒杯站了起來說:“現在開始進入正題了。今天請大家來,是要告訴大家,我和羅燕明年畢業就要去酒泉衛星發射基地去工作了。”

 “這畢業還有一年,你們這么早就確定了去處?”他好奇問道。

 “是呀,我們這種專業大部分都是去大西北的,以后見面的機會就少了。”

 “不是還有一個寒假嗎?”他發現了問題。

 “寒假,我們決定去北京旅游,工作以后旅游的時間可能也會很少。”羅燕補充說明道。

 “這么說,今天吃了這頓飯,我們要再見一面很難了。”她有些傷感,走到羅燕身邊,兩人女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又不是見不上面,別搞得跟生死離別似的。”他最見不得女生動不動哭鼻子,嘲笑完假裝閉上眼。

  她回過頭,惡狠狠瞪了他一眼說:“我們愿意。”

 “你們兩做事情這么扎實,這么早就把將來的事都定好了。離畢業還有一年,何去何從我是一頭霧水。”他懶得理她,說道,這話里既有對這對同學加情侶的羨慕,又有對自己未來去向的感慨。

  “來,我們一起來敬一下我國航天事業未來的一對著名的伉儷。”她松開羅燕,端起酒杯說道。

  “對對,二十年后中國的航天教父教母就是你們了。”他站起來說道,雖然有調侃的口氣,但也充滿了對未來的祝福。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西木三郎
對《第十四章 我是她的初男》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