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十一章
本章來自《桃紅柳綠》 作者:張金豐
發表時間:2019-09-16 點擊數:207次 字數:

服務員出來問:“苗處長回來了?”苗清泉忙推開說:“今天事很多,局里來位搞技術的工程師,開間房給她住。”轉頭告訴梁艷梅:”服務員, 叫吳珍。” 等到兩人上臺階吳珍就問:“阿姨淋雨了?山邊邊的小縣城,說下就下很討嫌。”三人說著進了屋,大廳吊燈亮得刺眼,梁艷梅適應一會兒才瞧見, 正面是幅大山水,題名“江山如此多嬌”,占去多半個墻面,畫工實在難恭維。畫墻兩邊各有一尊近人高的青花瓷瓶,樓梯鋪了紅地毯,聞著有股潮乎老宅的氣味。吳珍解釋說:“規定一座樓,不住兩家客,同單位就沒關系。樓上不鎖門,看起哪間開哪間,都是整理好了的。”苗清泉補充:“不但同單位,還是一個處。小吳呀,弄點吃的來,要熱的,晚上工作怕會餓。”吳珍走后梁艷梅問:“你要熬夜忙工作?”苗清泉就掐她臉說:“我忙你!”兩人嬉笑打鬧跑上樓,梁艷梅數共六個門,嗲問苗清泉住哪間,隨后推開厚木門,進去開了燈,“哇”地驚嘆道:“好大一座中式雕花古老房床!地主老財家里的?”興奮說:“老苗,滾幾下! 快!”鬧過一陣后,梁艷梅抱住苗清泉脖子哭起來,抽噎道:“喜歡野著親。”苗清泉因受了鼓勵,急迫氣粗‘轟轟’喘著又動手,梁艷梅便嬌嗔推說:“不行不行!門還開著!”抓住他手羞怯求道:“現在真不行,等會兒肯定行。”苗清泉才算了,抱住狠勁吮親,梁艷梅躺著任撒野。
  這時電話鈴響了,是高明月局長打來的。苗清泉把食指豎在嘴唇上,示意別出聲,朗聲地問道:“高局長,有急事?”高明月在電話里說:“老苗,你愛人今天住院了,是血壓出了點問題。不過別著急,我去過醫院,醫生說已控制住。”苗清泉追問:“住院了?咋回事?”高明月便說:“為分房和周主任吵,過分激動造成的。怎么你在喘?”苗清泉忙撒謊:“下雨……,這里在下雨,是從外面跑回的。”過了好長一會兒,高明月詢問:“你一個人跑?”苗清泉‘咯噔’一下問:“還能和個誰?”高明月又問:“梁艷梅來芝蘭縣了?”苗清泉接說:“哦……,對……,對對對!可能睡了吧,有事要找,我去敲門?”說完伸舌做鬼臉。

梁艷梅忙整理好,端坐沙發睜眼詢望,驚訝之態寫在臉上。

高明月笑說:“你快算了吧,她那房間沒電話?住的近啊?住的遠啊?老苗啊,今天開了三季度工作總結會,特別提到礦難多發污染嚴重的‘雙高縣’,第一個點了芝蘭縣,明天市長要親自帶隊來視察,我和李明都要隨隊,順便把你帶回來,以便隨時照顧愛人,你看怎么樣?”苗清泉說:“事也辦得差不多了,正準備回去。”高明月告訴他:“早晨出發中午前到,見面談,掛了?”

苗清泉放好電話來到窗前,拉簾開窗秋風撲面。

風兒吹,蛙聲寂,濕潤的空氣透著涼,雨打樹葉簌簌響,他對夜出神。梁艷梅來站一起,撫摸他的背,輕柔地打聽:“高局長說了啥?”苗清泉便說:“我愛人,又和周大頭吵架,氣得住院了。還有明天你父親,要來芝蘭縣。”梁艷梅把頭靠在他肩上,輕聲細氣說:“來就來。住院的事我知道,苗爽暫時住任紅家。”

“為什么不早告訴?”

“不想講,想等會兒。”

兩人沉默,望著窗外,雨點在路燈的光團里,顯得又多又密。過了一會兒,梁艷梅說:“真想雨能一直下,我就這么靠著你,多好呀。” 這時路燈下,出現一個人,打傘提盒匆匆而過。

服務員吳珍回來了。


  
上一章:第十章
下一章:第十二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張金豐
對《第十一章》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