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十四章
本章來自《桃紅柳綠》 作者:張金豐
發表時間:2019-09-26 點擊數:125次 字數:

車隊進入芝蘭縣境,按預定行程在桑家鎮小學停了車。

梁啟明見學生都在操場列隊,微皺眉問:“桑老的題字在哪里?” 高小川忙趨前說:“本在大門頂,后來改石碑,立在操場邊。” 一行到碑前,自然站成排,都露崇敬情,仿佛桑老就在那里。禮畢,梁啟明朗念碑文:“‘努力學習,爭做新中國的主人。’好!”心想同樣的題字,芝蘭縣中學也有,是桑老二十多年前題的,就問市委組織部王榮軍部長:“駐京辦不是說,桑老有了新題詞嗎?”

王榮軍,四十八歲,中等個,微胖,北京人。他說:“半年前擬了碑背文,駐京辦送桑老家里請他審閱并題字。第二天批回來,批文說,‘我的歷史是跟黨走,三字足矣,其余不用。’沒有新題詞。”梁啟明去碑后看,果無一字,又問:“這碑多高?”王部長叫隨行的芝蘭縣委書記回答,黃光學趕緊上去比劃幾下說:“約二米高,一米多寬。”梁啟明搖頭沒說啥,接著視察學校。黃光學笑瞇瞇去問高小川:“市長搖頭啥意思?碑弄小了還是大了?”高小川不耐煩的斜眼說:“黃書記大人,卑職不知道。”黃光學惴惴不安小心跟著。

離開學校前,梁啟明對大家說:“很好很好,三點建議僅供參考。一是廁所要講衛生,旱廁不好;二是圖書室書籍少;三是沒啥樹,建議種一些。桑老重視環境綠化,希望改進。”因為沒講很偉大的空詞套話,教師們就鼓起掌來,引得操場學生們也‘噼噼啪啪’。梁啟明欣慰地笑對學生招手示意。高小川問:“講話嗎?”梁啟明看了看靜候多時的整齊隊列,謝意地上了檢閱臺,估計約有三百多名。 他大聲地說:“同學們……,你們好……!”

掌聲熱烈。

講完話上車前,梁啟明問王部長:“榮軍,桑老的行程定下來沒有?”王榮軍說:“人在湖北,叫等通知。”梁啟明又對黃光學說:“黃書記?以后不管他誰來,不準再搞停課歡迎,這里屬于孩子們。” 黃光學邊記邊點頭,恭敬地連連應:“市長的批評很及時,很深刻,很好非常好,非常對!回縣委馬上傳達落實。” 梁啟明拍拍他,心想習慣一旦養成很難改變。

回到車上高小川問:“梁市長,碑有什么不對嗎?” 梁啟明說:“很好很好,但是不該緊挨操場,撞上怎么辦?”

離開桑家鎮,駛上爛路顛簸劇烈,跳得梁啟明咬了舌,淚都痛出來。高小川責怪司機說:“從哪個單位抽調的?開車幾年了?怎么開的嘛!”

司機急出一頭汗。

高小川又嚷:“你不是那啥,不會往右靠?至少一半輪子不跳。”司機小聲辯解:“右邊有深崖。”高小川報怨:“沒本事!”梁啟明制止道:“高秘書,不要瞎指揮。” 他此刻關注的不是路,在疚愧崖下變了色的芝蘭江。桑老來信很尖銳,說‘官員任職一方,不能造福于民,反到禍害鄉里,這是什么問題?不能簡單地用’搞活搞大搞強地方國營經濟‘,官僚主義來批評,是心中沒有老百姓,遑論百姓子孫后代,這個問題值得深思。’梁啟明想,信中有情緒,但污染確實相當嚴重。調查組估計的費用大,且一兩年內難有明效,要持續不斷加大投資。資金籌措誰來牽頭?各縣依舊搞各縣的?肯定不行,經費分散,效果問號。成立和各方沒利害的‘委’呀‘辦’?也很難統籌起各方,必須納入市長辦公親手抓。常言講,‘千里江山萬象官場。’治水需要先制人。又是一個大顛簸,梁啟明警覺收住思緒,提醒不要浮想聯翩。

轉彎下山望見縣城。

高小川松口氣:“終于到了梁市長, 現在是……,十一點三十七分。” 梁啟明問:“先去哪里?” 高小川說:“按計劃,先和芝蘭縣的常委們見面,然后吃飯休息,然后王部長找人談話,然后我們去看幾家廠,再回縣委聽匯報,估計下午六點離開,去月池縣過夜。”梁啟明搖頭說:“典型的走馬觀花!改變日程,今天住在芝蘭縣。”

車隊駛上芝蘭江大橋,梁啟明見縣公安局長王朝陽和幾名警察在敬禮,就叫停車下去握手,笑容滿面說:“小王胖子如今成了老王胖子,發福多了。” 王朝陽響亮的說:“謝師長夸獎!”打個標準立正,凸起的肚子挨了梁啟明一拳。高小川好奇問:“你倆認識?”王朝陽說:“軍管會時師長是市革委軍代表,把我這個小營長,發配到芝蘭縣來扎老營。后來首長轉業市府,我也脫下軍裝,成了城關派出所的指導員。”梁啟明問:“王營長,現在家有幾口啊?”王朝陽敬禮說:“報告!老婆一個,是原先的。女兒一個,二十一歲。”梁啟明哦道:“是總醫院的小劉醫生?領著家人來看我。”王朝陽臉笑變形了。

車隊駛入縣委大院,梁啟明在迎接人中發現女兒艷梅了,她歡歡喜喜揮動雙手,又蹦又跳動作夸張,顯然想引起自己注意,心一沉問:“高秘書,環衛局的苗清泉是哪一位?”高小川說:“我還沒見過。”


  
上一章:第十三章
下一章:第十五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張金豐
對《第十四章》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