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十六章
本章來自《桃紅柳綠》 作者:張金豐
發表時間:2019-10-03 點擊數:78次 字數:

飯后父女倆到招待所一號樓休息,服務員吳珍見梁艷梅,有說有笑挽著市長便犯嘀咕,趁端茶時輕言細語對梁艷梅噓:“所長私自亂做安排,把你和苗處長搬到東樓,要不要再搬回來?”梁艷梅笑說:“就這樣了吧?人家這叫工作有方,處處為領導排憂解難。”吳珍自疚不敢抬頭,應著出了小樓客廳。梁啟明聽見沒有說話,他早猜女兒此行有隱。來的路上艷梅幾次欲言又止面帶羞愁,本以為她想聽忠告,只是這種事,父女不深談,讓她媽出面,這才沒追問。現知兩人竟然同住,一點不顧家人臉面,不免臉熱恨不爭氣忍怒不發。

梁艷梅等高小川也出去了,關門笑著說:“爸,我那事情很客觀,你要經得起考驗,不許動不動發火。快!先答應。”過去搖晃他手臂,嘟嚕嘴唇求點頭。梁啟明捋著頭發說:“盡可能做好。”梁艷梅聽了嘻嘻笑,擠在父親身邊說:“那你先喝一口仙茶?潤潤老嗓免得假咳。”端起來,遞過去,逼著喝了才又問:“把個人從不幸婚姻里解救,努力重組幸福家庭,不僅具有大勇氣,還需渡人之慈悲,這話非常正確很對?它要打破舊的觀念,樹立很新光輝思想,弘揚天地之間人道,引導一切人的個性,擺脫幾千年的束縛,開始新的陽光生活。就像現在的改革,從舊制改到新體制,是為解放生產力,這話那就更對了吧?”

梁啟明眉皺多了幾條,克制情緒示意她說。

梁艷梅得意昂頭又講:“我和老苗同志之間,從認識到深入了解到相悅,愛情已然成為定局,雖說他已坐過了站,但痛苦不堪勉力維持。在不美滿的婚姻之下終其一生?就是地道反人性!當然,當然,獲得新生活,一定有陣痛,我倆需做好善后工作,很像現在水庫移民,相信都會處理圓滿。我之所以想來見你,為把這件決心做的事情告知,請老爸爸痛快表態,爸是開明的對吧?”一口氣說完,為掩窘迫端茶就喝,不料燙了伸舌就扇,瞅著察顏心神不安。

梁啟明抖著掏出煙,按習慣,先聞、點火、吸燃、呼出。這是他的‘制怒’之法,忍了又忍嚴厲拍喊:“這簡直是,是……,是第三者插足嘛?道道地地媽個窮逼,村西那頭騷驢操的苗清泉呀!還牽強附會亂打旗幟,觀點荒謬胡扯論據,是赤裸裸的占有欲!只顧他自己!不管別人了?無恥行為!恬不知恥!愧呼‘老苗’!絕對不是好苗苗!你倆誰先的?到什么程度?”梁啟明怒了。

梁艷梅撅嘴說:“我先主動的,到不改現狀就不行的深刻程度。說不生氣又生氣,說話不算數。”語氣很倔很堅決。梁啟明壓住火氣說:“損人利己痞子之氣目的可恥!讓別人犧牲?為什么你倆不犧牲?美其名曰解放人性,他喜新厭舊逃脫責任制造歪理!不負責任的壞東西!” 梁艷梅支吾:“爸,別激動,愛情具有排他性,不講一成不改變。” 梁啟明怒吼:“你胡扯!你放屁!這件事不行!你是我女兒,家風不允許!難道不講道德了?天地不容許!”疾言厲色。梁艷梅扭頭說:“我的生活屬于自己,它可不是你的女兒。”聲音明顯變小了。梁啟明氣喘吁吁說:“你倆馬上停止活動,必須按我說的去做,否則后果會很嚴重,一切要自負!”起身踱步指著說:“梁艷梅,這是道德敗壞不知羞恥,行為茍且如同畜禽,你枉自變人!” 梁艷梅扁嘴委屈鼻息漸粗,犟勁上來脖子一梗包著淚說:“不怕!”

梁啟明生陣氣,過來勸說道:“世上的事那么簡單?要對自己言行負責。脖子歪歪著撇看?聽不進?” 梁艷梅連珠炮似講了大堆辯解話,語氣相當的堅決。梁啟明實在聽不下,狠拍沙發扶手說:“強詞奪理!太隨便了!為什么破壞別人家庭?苗清泉是什么東西?值得你去這樣下作?”梁艷梅咬牙憋悶一會兒,猛地起身道:“市長大人,現在散會!”氣呼呼去開門走了。

梁啟明獨自嘆會兒氣,真想想摔點什么東西, 氣得大聲喊:“不休息了,高秘書,出發!”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七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張金豐
對《第十六章》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