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頻道 > 時評 > 新讀書無用論

新讀書無用論  作者:聞鳴軒主

發表時間: 2010-07-22  分類:時評  字數:2470  閱讀: 114966  評論:2條 推薦:4星

   又是一年的暑假,也是學生回家欲為下一學年學費籌劃的時節。然而,從湖北卻傳來一條駭人聽聞的消息:本月九日,在武漢船舶職業技術學院讀書的吳飛,放暑假回到漢川市馬口鎮家中。吳父將7包老鼠藥放入菜中,致使吳飛中毒。吳父后來向警方交待稱,兩個兒子讀大學期間共欠下4萬元貸款。長子雖已工作,但其貸款仍未還。下學期小兒子吳飛還需一筆費用上學,在經濟壓力下,他產生了殺死吳飛的念頭。《武漢晚報》則居然以“這樣的父親太荒唐!為省錢竟殺親生兒子”為題發表了文章。
  竊以為這樣的分析將責任全歸咎于個體的家庭,失之偏頗。之所以會發生如此悲劇,既是家庭的不幸,更是社會的不幸。
  且不說某些媒體稱這位父親有間隙性精神病,從而誘發人間悲劇。我們不妨剖析一下此事發生的內外部原因,最根本的一條則是新的讀書無用論正在蔓延,并生根開花。
  首先,發生悲劇的吳家育有兩子,大兒子吳峰已經大學畢業并參加工作,然而,其工資收入只夠養活自己而已,他用實踐證明了讀書是無用的(至少吳父是這樣認為的)。
  吳家原本應該是一個幸福的家庭,出身在農村的兩個孩子也夠爭氣的,雙雙考入大學,應該是當地令人羨慕的一個家庭。長子吳峰一年前從湖北民族學院畢業,現在廣東江門打工,每個月1200元。這點錢只夠他一個人的開銷而已,根本無法償還讀書期間的貸款,更不用說是可以為家庭提供什么幫助,以解除弟弟求學而帶來的經濟壓力。吳峰的求學經歷及畢業后的遭遇,用活生生讀書無用的事實論證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著名論斷。
  這一事實,對于吳父的打擊同樣也是巨大的,供孩子上學原本希望的是用“知識改變命運”,大兒子讀了四年書,絲毫沒有給家里帶來什么改變,且欠了一屁股的債;現如今,小兒子又要去步大兒子的后塵,對于一個以賣傘、修傘為職業的手工業者來說,無疑是虧本的買賣。
  其次,小兒子吳飛求學費用之高,令吳父難以籌集,這無形中造成了讀書是富人的游戲、窮人的災難之事實。
  如今的高校學費之高令人為之咋舌,1996年中國高等教育試行并軌招生,學費一下子漲過了2000元。1997年全面并軌后,學費一直徘徊在3000元左右,但2000年學費猛漲,普遍在1999年的基礎上提高了3.15%左右,有些地區甚至高達20%,學費漲過4000元,有些甚至更高。請看吳飛一家是如何為學費犯愁的:兩個孩子求學已經貸款四萬,估計一個學年要用八千左右,即每人四千。這樣的一筆學費對于富裕人家來說沒有什么,而對于以賣傘、修傘為生的吳家而言,不啻是一筆巨大的負擔。
  據日前報章所披露的消息,目前農村學生高校的入學率已經下降了十多個百分點,今年1月23日《廣州日報》刊載道,目前城鄉大學生比例為82.3%和17.7%,然而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國農村大學生還占到30%以上。可見,農村學生在接受高等教育時仍處于劣勢,仍是弱者。為什么會發生那么快的轉變呢?最根本的一個原因就是在農村教育經費的投入不夠,使得許多高校畢業生不愿意留在農村教學。而高昂的高校學費又將許多原本已經進入高校的農村學子拒之門外,吳飛可算一個,筆者由于工作的關系,就碰到過二位已經讀到大二的學生中途輟學的事,他們未能繼續求學的一個理由就是家庭變故,學費太高罷了。
  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吳飛在考取武漢船舶職業技術學院以后,母親每個月給他200元生活費。那年高考后,吳飛在當地一家棉紡廠掃了一個月的地,掙了400多元。吳飛身高1米7,體重卻不足一百斤。“我時常勸弟弟在校吃點葷菜,但他總是舍不得錢。”吳峰對記者說。今年暑假,吳飛本來已在武漢找到了一份飯店服務生的工作,準備回家看看后就來上班。未曾想到,悲劇就這樣降臨到一位弱冠少年的身上。
  再次,吳峰畢業后的經歷,向我們的高等教育提出了嚴肅的話題,即高校應該如何為學生提供與就業實際相結合的教育?
  卑之無甚高論,眼下的教育充滿著功利,許多學校熱衷于辦各式各樣的班,什么來錢快來錢高,就辦什么,根本就不考慮學生將來踏上社會學到的知識有何用處的問題。君不見教育與實際脫節,據調查大學畢業后,所謀的職業與原先所學完全對口的比例不足20%,如此大學文憑則成了一塊敲門磚。更有甚者大學四年所學等于白學,1999年高校擴招33萬人,而2009年擴招竟增至629萬人,在這10年中,有多少擴招進來的學生,素質高的、低的應有盡有,無疑給學校帶來巨大的沖擊力,使學校“超載”現象嚴重。大學已不再是天堂了,它在人們心中的光環逐漸消失了,加之畢業就等于失業的呼聲不斷高漲,使他們寧愿出去打工掙錢,也不愿白白浪費三、四年的時間去學一大堆自認為對自己將來沒有用的東西。加之求學學費之高,在窮人眼里那絕對是不合算的買賣,這不是讀書無用又是什么呢?
  提高全民族的文化水平,方能使中華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早在一百多年前,梁啟超先生在其的《少年中國說》中精辟地闡述了這樣的觀點:故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少年勝于歐洲,則國勝于歐洲,少年雄于地球,則國雄于地球。教育界的掌權者們,捫心自問做到了嗎?
  都說虎毒不食子,然而長子學成工作收入不高的現實,次子學費之高,教育學非所用等誘因,導致了父親下毒欲置親生兒子于死地的這一幕人間悲劇的發生。這決不是一個家庭的個體悲劇,一個個家庭合成起來的就是社會大家庭,我們千萬不能就事論事,僅局限于對吳父的譴責,而應當透過現象,看到本質的東西,那就是新的讀書無用論正悄然無聲地向我們迫近,我們的教育體制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讓教育少一份功利,多一份公利(公眾利益),少一份浮躁,多一份嚴謹……倘若吳父的這一“實踐”,能夠喚醒已經麻木了的教育神經,那么國家幸甚、民族幸甚、少年幸甚。
  救救孩子!
編輯點評: 都說虎毒不食子,然而長子學成工作收入不高的現實,次子學費之高,教育學非所用等誘因,導致了父親下毒欲置親生兒子于死地的這一幕人間悲劇的發生。這決不是一個家庭的個體悲劇,一個個家庭合成起來的就是社會大家庭,我們千萬不能就事論事,僅局限于對吳父的譴責,而應當透過現象,看到本質的東西,那就是新的讀書無用論正悄然無聲地向我們迫近,我們的教育體制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作者自注
對《新讀書無用論》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