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頻道 > 時評 > 命懸一“線”與千鈞一“發”

命懸一“線”與千鈞一“發”  作者:聞鳴軒主

發表時間: 2010-08-22  分類:時評  字數:1937  閱讀: 150593  評論:3條 推薦:5星

   烈日炎炎的八月里,有二件事讓我聽到了和遇到了。那就是命懸一線和千鈞一發,所謂“命懸一線”,比喻身出危險之中,隨時都有可能失去生命的意思;所謂“千鈞一發”,顧名思義,即指用一根頭發懸起千鈞重物。一鈞指三十斤,千鈞即三萬斤。千鈞一發用來比喻極為緊急的關頭。語出自于唐•韓愈《與孟尚書書》:“其危如一發引千鈞。”
  我所聽到的有關命懸一線的事情。說的是8月19日15時15分,由西安開往昆明的K165次旅客列車運行到寶成鐵路德陽至廣漢間石亭江大橋時,因水害大橋發生傾斜,列車采取緊急措施停車,有兩節車廂掉入江中,并被沖出200米開外。擔當列車乘務工作的西安鐵路局西安客運段昆明成都車隊昆明二組列車長王巧芬帶領乘務人員迅速組織旅客撤往安全地帶,展開了一場生死營救,確保了列車所有旅客的生命財產安全。真可謂是命懸一“線”啊!幸虧乘務人員的沉著、冷靜,指揮得當、撤退有序,才將所有旅客從生死線上拉了回來,他們就是那根“生命線”。好一曲生死大營救的凱歌,值得大樹特樹。
  請看幾位從生死線上拽了回來的旅客眾生相吧:
  一名男子平安到達后,身上只有剛剛退到的30元票額差價。
  在候車室,這名男子和車站工作人員嚷著要找行李。這時,旁人安慰他:“人活著回來就不錯了,先回去休息吧,行李稍后再來找。”不料,男子張口就說:“我就一大俗人,要是人死了另當別論。現在我活著回來了,行李肯定要找回來!”……
  登記完遺失的行李,另一名男青年順手翻看《都市時報》有關本次列車脫軌事故的報道。看到圖片顯眼處,男青年突然指著新聞圖片上漂在江面上的列車車廂說:“看!這就是我坐的15號,車都跳河了,我竟然能活著回來,真不容易!”……
  在昆明踩著地,望著天,張琴還是忍不住掉下眼淚。列車脫軌那一刻,她和7歲大的女兒、3歲大的兒子摔倒在車廂里。江水一步步逼近,乘客們擠朝前忙著逃生。“可是我左手抱一個,右手抱一個,根本就擠不過去。”一直游離在人群后面的張琴,看著橋面慢慢下沉,車窗離洪水越來越近,當場就絕望了:“幸虧有名男子看著不忍心,最后幾分鐘一把抓過我女兒,我才可以抱著兒子往外跑……”
  真不愧為是驚心動魄,死里逃生。電影《卡桑德拉大橋》中的場景那可是藝術作品,而“八•一九”石亭江大橋上瀕臨絕境、命懸一線那一幕可是活生生的事實。
  八月里我所遇到的另一件事是千鈞一發。我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每天要堅持在錢塘江邊步行五公里左右的路程,平時出門都是以車代步,回到家里總得要擠出點時間鍛煉,天晴去戶外,下雨天在室內健身。
  星期六的傍晚,江邊吹著暖烘烘的風,總比孵在房間里要來得愜意,穿上布鞋,邁著輕快的步履,徜徉在錢塘江邊的江堤上。走著走著,感覺鞋里進了小石塊,于是彎腰脫鞋將鞋子底朝天倒了倒,繼續自己的行程,然而這一路上總覺得有小石子般的東西在扎腳,好在不算很疼,我還是堅持完成了一天的計劃。
  回到家里,將整雙鞋和襪子都翻了個遍,也沒有找到小石子之類的東西,再看看腳上似乎也沒有什么異樣,但總體的感覺仍然是有小東西扎腳。到了第二天一早起床后,還是感到有異物在腳上,借著晨間那晴朗的太陽,讓家人仔細觀察了一番,居然找到了罪魁禍首,那是人生一輩子都聞所未聞的東西:折騰了我一天的東西竟然是一根三厘米長的頭發。這根頭發已經扎進腳里二厘米左右,我不知道它是從什么角度、又是從什么時間“長”到我腳上的,總之走起路來似乎有小石子之類的東西在扎腳,如此咄咄怪事恐怕人生很難遇到一回。這真可是千鈞一“發”啊!問題的癥結就在于此,找到并拔除后,我又能健步如飛啦。
  這找原因拔頭發如此,人生的其它問題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話又回到我們所聽到的“八•一九”K165次列車遇險一事,鐵道部門大概正在張羅著要給臨危不懼、指揮若定的列車長及乘務人員頒發獎章了吧?反正眼下的正面宣傳連篇累牘,連報道的標題“洪水沖垮寶成鐵路石亭江大橋兩車廂墜河乘客‘零’死亡”都有歌頌的意味。至于事故的原因說是石亭江大橋已經有五十余年的歷史了,仿佛是在告訴人們一個真相:此次被洪水沖垮也情有可原。我不是專家,沒有資格妄加評論,然而我清楚地記得茅以升先生設計建造的杭州錢塘江大橋迄今已經快七十三年歷史了,仍然屹立在錢江兩岸,運送著南來北往的旅客。
  倘若我們不學會吃一塹長一智,不從千鈞一“發”中去尋找原因所在,那么如“八•一九”那樣的事故恐怕還會再次光臨,那可不是不幸中萬幸的事啦,因為命懸一“線”的那根“線”載不動許多次的“命”。
編輯點評:
對《命懸一“線”與千鈞一“發”》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