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頻道 > 小品 > 千古誰識賈寶玉

千古誰識賈寶玉  作者:羅飛

發表時間: 2008-07-13  分類:小品  字數:5665  閱讀: 28050  評論:233條 推薦:4星

   今天我要說的是,賈寶玉或者說《紅樓夢》里賈寶玉這個形象,是曠古絕今第一好男人的形象。
  你可能覺得很不屑,賈寶玉算得什么好男人,整天混在脂粉堆里,無所事事,好吃女孩子嘴上的胭脂,還和秦鐘、蔣玉函搞同性戀,《紅樓夢》里那兩首西江月批得極恰的:“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縱然生得好皮囊,腹內原來草莽。潦倒不通世務,愚頑怕讀文章。行為偏僻性乖張,那管世人誹謗!”“富貴不知樂業,貧窮難耐凄涼。可憐辜負好韶光,于國于家無望。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寄言紈绔與膏粱:莫效此兒形狀!”就連林黛玉,也引用《西廂記》里一段戲詞戲謔他:“"呸!你原來是苗而不秀,是一個銀樣蠟槍頭”。
  那么,賈寶玉如何又是“曠古絕今第一好男人”呢,聽我說出道理來。
  
  一、賈寶玉對青年美麗女性的戀慕、體貼與敬重無人可及
  
  這個在《紅樓夢》里已有多次傳神的正面或側面刻畫,如賈寶玉影子甄寶玉對小廝們說的一番話:“這女兒兩個字極尊貴,極清凈的,比那阿彌陀佛,元始天尊的這兩個寶號還更尊榮無對呢!你們這濁口臭舌,萬不可唐突了這兩個字要緊,但凡要說時,必須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設若失錯,便要鑿牙穿腮等事。”還有賈寶玉自己淋了雨不覺,反而喊著讓齡官趕緊避雨;自己燙了不覺,反關心一旁的玉釧兒燙著沒有等等,這對女性是怎樣一般體貼和尊崇呀。孔老夫子一句“惟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讓后世多少女子抬不起頭挺不起腰來,而賈寶玉卻把女子們捧到了天上,給這半邊天以極高的地位,豈不是比圣人還要偉大?而且賈寶玉的女性的愛不摻雜質,如警幻仙子所批的:“淫雖一理,意則有別。如世之好淫者,不過悅容貌,喜歌舞,調笑無厭,云雨無時,恨不能盡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時之趣興,此皆皮膚淫爛之蠢物耳。如爾則天分中生成一段癡情,吾輩推之為‘意淫’……”。其實表現在賈寶玉身上的這般奇異的癡情并非曹雪芹原創,在明代馮夢龍所編的《警世恒言》這部小說集里,有一個名為秋先的灌園叟對花兒也有這般的癡性,且看他怎樣一般癡法:
  “秋先每日清晨起來,掃凈花底落葉,汲水逐一灌溉,到晚上又澆一番。若有一花將開,不勝歡躍。或暖酒兒,或烹甌茶兒,向花深深作揖,先行澆奠,口稱花萬歲三聲,然后坐于其下,淺斟細嚼。酒酣興到,隨意歌嘯。身子倦時,就以石為枕,臥在根傍。自半含至盛開,未嘗暫離。如見日色烘烈,乃把棕拂蘸水沃之。遇著月夜,便連宵不寐。倘值了狂風暴雨,即披頂笠,周行花間檢視。遇有欹枝,以竹扶之。雖夜間,還起來巡看幾次。若花到謝時,則累日嘆息,常至墮淚。又不舍得那些落花,以棕拂輕輕拂來,置于盤中,時賞觀玩,直至乾枯,裝入凈甕之日,再用茶酒澆奠,慘然若不忍釋。然后親捧其甕,深埋長堤之下,謂之“葬花”。倘有花片,被雨打泥污的,必以清水再四滌凈,然后送入湖中,謂之‘浴花’……”
  這段文里不僅形象刻畫了秋先花癡的形象,而且還有了“葬花”一詞,我們都愛秋先的這般癡性,其實,賈寶玉的癡性正是秋先的翻版,只不過對象一個是花,一個是女人罷了,而花與女人,本就是一體。
  
  二、賈寶玉文才和相貌均壓倒潘安,其清秀俊雅古今罕見
  
  寶玉長得怎么樣呢,“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鬢若刀裁,眉如墨畫,面如桃瓣,目若秋波。雖怒時而若笑,即嗔視而有情”,真真的是英俊無比,又兼秉賦一股清秀聰明之氣,真正人見人愛。老祖母疼得跟寶貝似的常抱在懷里,伯母刑夫人見了不舍得放他離開,拿手在他肩上后背反復地摩挲。連相貌出眾的北凈王見了寶玉也贊道:“名不虛傳,果然如寶似玉”。
  寶玉的文采怎么樣呢?和寶釵黛玉在一塊時,寶玉作詩填詞還是講論典故都是比不過的,這是曹雪芹有意的通過貶寶玉來襯托釵黛的文采出眾。可是當寶玉當著父親賈政的面,和一幫門人清客在一塊時,或者和賈環、賈蘭在一起時,其先天空靈涓逸之氣就表現出來了,比如小小年紀給大觀園各處起的名字就超逸不凡,而后寫《姽婳詞》更是脫口成長詩,精彩絕倫,最顯其文采的還是那篇悼念晴雯的《芙蓉女兒誄》,真可謂驚天地,泣鬼神,古今無雙的天下奇文妙文。而且這篇奇文寫出來后并不是被當作珍寶一樣藏起來,竟是被寶玉毫不可惜的燒去了,這比那些寫了點文字就想流芳百世的人境界上要高了一大截。
  賈寶玉文而不泥,身上是有許多快樂細胞的。比如《紅樓夢》第四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語,意綿綿靜日玉生香”那節,寶玉和黛玉躺在一處,寶玉就居然隨口杜撰了一個“林子洞、耗子精”這樣相當奇絕的故事來調笑黛玉。
  
  三、賈寶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真正是古今罕有的典型
  
  生長在賈府那樣能“引誘著薜藩比當日更壞了十倍”的污濁環境中,又是極受寵愛的公子哥兒,而毫無驕衿腐化之氣,仍能保持品性的高潔,賈寶玉真正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古今罕有的典型。
  焦大罵賈府的掌權者,“爬灰的爬灰,偷小叔子的偷小叔子”;賈珍、蓉父子倆跟賈珍的小姨子尤二姐、尤三姐鬼混一通,賈璉背著王熙鳳偷人老婆、包養小老婆,就連女兒出疹子避的幾天,也動了斷袖之癖,“挑些清俊的小廝來泄火”。府風不正,仆傭也歪,寶玉的小廝茗煙才多大呀,就按著丫頭行那警幻仙子所授云雨之事,而且連那女孩兒年齡多大都沒問。至于其它陰暗污濁之事,真是數不勝數,無怪乎柳湘蓮評價賈府:只有門前那對石頭獅子是干凈的。
  賈寶玉十來歲上,茗煙就給他從外邊找來了什么飛燕合德外傳,武則天外傳之類的黃色小說來看,寶玉讀得如醉如癡。翻遍《紅樓夢》,寶玉最常在一起喝酒逗樂而且關系頗好的男子竟是打死人命揚長而去好色好淫的呆霸王薜藩。就是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中,賈寶玉整日泡在脂粉叢中,面對桃夭李艷,竟然無絲毫淫邪之心,反而對女子們愈加體帖敬重,足見其品性之高潔。
  有人會問,賈寶玉也是有污跡的,比如他和秦鐘之間的纏綿,和蔣玉函之間的曖昧,和襲人之間偷偷發生的性關系,和碧痕在一起洗澡兩三個時辰的不明不白,對金釧兒的調情致其被逐出大觀園并自盡。現在我一一來回答:寶玉和秦鐘之間的纏綿是幾歲時小兒間的事,這個時期按心理學上來說喜歡同性是很正常的,不足定為同性戀傾向。和蔣玉函之間的曖昧無非指兩人互換了腰帶,需知蔣玉函藝名琪官,是演女旦的男戲子,而且可能名氣頗大。賈寶玉又是對有品貌的女子天生有一段癡性的,所以,愛慕體貼蔣玉函也很正常。就是不沖這一點,單從蔣玉函的相貌上來說,蔣是如此俊雅,而寶玉也是俊雅一類的人物,彼此喜歡也很正常,彼此一見就討厭才不正常呢。至于和襲人偷試云雨情,書中也說了,“襲人素知賈母已將自己與了寶玉的,今便如此,也不為越禮”。至于寶玉和碧痕一起關起門洗澡兩三個時辰,弄得“地下的水淹著床腿,連席子上都汪著水……”這段是晴雯玩笑著對寶玉說的,我看好多喜歡探隱的人都沖著這段肯定地說這是賈寶玉和碧痕發生性關系了,這樣理解,實在是想歪了。一者依警幻仙子的定論及寶玉的日常品性,他并非那類濫交的人,即所謂的“皮膚淫濫之徒”。二者如果這種推測是事實,賈寶玉聽了晴雯的話就不會那樣一幅坦然的表情了。晴雯說這番話是因寶玉要她和自己一塊洗澡,從說話語氣可看出寶玉應是經常和這幫女孩們一起洗澡的。賈寶玉既稱女兒家是清凈的,并通過茗煙的口讓人得曉他來生愿做一女兒家,在和這幫女孩兒一起洗澡,是象他喜歡吃女孩子們唇上胭脂一樣,其本質是思無邪的,晴雯在這里不過一句玩笑,試想,真有床闈淫亂之事,有賈政老爹和生恐兒子被丫頭勾引的王夫人在,誰敢亂說一通。而且依著襲人那種見了寶玉黛玉間關系有些微妙就以為不得了趕緊向王夫人敲邊鼓的脾性,豈能容忍?至于挑逗金釧兒致其最終自盡一節,賈寶玉實在是冤哉枉也。寶玉習慣了和丫頭們廝混在一起,吃人唇彩本是常干之事,竟然就被王夫人聽到了。而寶玉,又未將事情想象的那么嚴重,王夫人竟然執意要把金釧兒趕出去,而金釧兒呢,又竟然因此而自盡。寶玉主要因為這件事被賈政暴打。而他也一直為此事懊悔不已,在金釧兒生日忌日那天也是鳳姓的生辰那天,專門偷跑出城憑吊。
  
  四、賈寶玉并非一味天真癡狂,該世故時他是很世故的
  
  賈寶玉的天真癡狂,只是和女孩子們在一起時。在男人和長輩面前,他還是蠻世故的。比如賈寶玉路謁北靜王水溶時“言語清楚,談吐有致”,讓水溶對其父親賈政感嘆“令郎真乃龍駒鳳雛!”在自家親長面前,賈寶玉也是禮數周全,連賈母也承認這一點,說要是寶玉在這大家禮數上不能周全,別的也不容其胡作非為了。不僅這些,雖則賈寶玉自稱“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見個女兒,我便清爽;見了男人,便覺濁臭逼人”,然則他竟與薜藩這類濁臭之人保持著非常友好的關系,紅樓夢里寫寶玉幾次外出吃酒,晚上醉熏熏回來,大都是和薜藩在一起,而且他在酒席上居然也能容忍薜藩那些惡俗不堪的酒令。一次為邀寶玉出來吃酒聽戲,薜藩竟然讓小廝“假傳圣旨”,騙說是賈政要見寶玉,可見兩人關系之不一般。
  寶玉世故在《紅樓夢》第四十三回“不了情暫撮土為香”一節里,有了很好的體現。那日是鳳姐的生辰,賈府里熱熱鬧鬧為鳳姐作壽。賈寶玉卻因“心里有件私事”帶著茗煙素服偷偷往外跑,原來這天也是金釧兒的生辰忌日,寶玉想要祭奠一番。又怕別人知道,連和茗煙也不說去干什么。到水仙庵看到庵里有口井,因為金釧兒是投進死的,寶玉本就是要找個井口祭奠,但又怕茗煙識破,故意磨蹭說這兒臟,那兒不干凈,不能燒香,非得讓茗煙找到并說出這個井臺,這才到井臺上祭奠。這是寶玉玩得小聰明,也是一種做人的世故。
  有人批寶玉不能持家養家。這對一大家公子哥兒實在要求過于苛刻,連賈政這類人都不想理的“俗務”,你又想要求寶玉怎樣呢?何況當時父伯健在,老祖母掌權,賈鏈、鳳姐兒當家,食無憂衣無愁,何必操那份閑心。賈府最終是被抄家才落敗的,在皇權時代抄家是凡常又常是突然之事,擋無可擋,若非家被抄,終賈寶玉一生也是不用為衣食操心的。何況在高鶚續寫的后四十回里,賈寶玉不是參加科舉了嗎,而且還考了個很不錯的成績。這說明,寶玉是完全有養家能力的,只是他過的生活沒到那一步罷了。
  有人批寶玉不讀書,不事科舉,這也可笑之極。寶玉不讀書哪來那么清麗的詩句,不讀書如何有續寫莊子那段佳話。而且四書五經這類我們認為可能不符寶玉脾性的,寶玉也大加贊揚。至于不事科舉,人就非得走科舉當官這條路才算正業嗎?依寶玉的才華,在漢唐重詩賦年代,加上其風流俊秀,類士族的身份,謀個一官半職,是不成問題的。而明清科舉主要考什么呢?八股文。那般考試方法,象蒲松齡這樣的才子都考不過,如何非要強求衣食無憂的貴族公子賈寶玉呢?
  
  五、賈寶玉對林黛玉的一腔癡情足可感天動地
  
  有人居然懷疑賈寶和和林黛玉之間的不是真愛,試問這樣的癡愛都不是真愛了,那什么才算是真愛?難道是馬克思和燕妮之間那種革命式純潔的愛情叫真愛?難道是賈璉對王熙鳳說的那句“昨晚我只不是換個姿勢,你就扭捏的那般”這類露骨的私房話叫真愛?難道是十五六歲就雙雙為愛殉情的梁山伯與祝英臺之間的愛叫真愛?
  賈寶玉和林黛玉之間的愛情是如何發展起來的呢?第一個原因是自小一處吃一處臥,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而且那個時代姨表、姑表親結婚很正常,在人眼里也是親上加親的美事。第二個原因是兩人是思想感情上的知己,大觀園的所有女子中,最能理解賈寶玉的還是林黛玉。
  不錯,賈寶玉對林黛玉的愛里確實有種疼惜與關懷的成份,但疼惜與關懷本就是真愛的表現呀,這有什么可指責的。一個人不愛另一個人,怎么能設身處地地為他或她著想,從心底里對他或她無私的關心關懷?寶玉挨了打,黛玉眼哭得根核桃似的。紫娟慌稱黛玉要離開,寶玉就急出了一身的病。寶玉最常去的,是林黛玉的瀟湘館;寶玉最留心的,是林黛玉有什么樣的表情和感受。整部《紅樓夢》,寶玉有很多快樂不快樂,都是由黛玉帶來的,寶玉曾私下對黛玉的丫頭紫娟表態:“活著,咱們一處活著;不活著,咱們一處化灰化煙”。
  值得一提的是,情到深處,賈寶玉也有過對林黛玉的性的渴望。在“瀟湘館春困發幽情”一節里,寶玉午間去找黛玉,卻聽黛玉在屋里細細的長嘆了一聲“每日家情思睡昏昏。”寶玉不覺心內癢將起來。再看時,只見黛玉在床上伸懶腰。……寶玉見黛玉星眼微餳,香腮帶赤,不覺神魂早蕩,一歪身坐在椅子上……對離開道茶的紫娟笑道:“好丫頭,‘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鴛帳,怎舍得疊被鋪床’?”這是西廂記里張生想要與鶯鶯同床共枕對紅娘的調戲之詞。無怪乎同樣看過西廂記的林黛玉聽后會又哭又惱。還有一節,賈寶玉看到薜寶釵雪白一段藕臂,不禁悠然神往,想這樣的臂膀要長到林妹妹身上就好了,還能摸摸。這些細節,都表明寶玉不僅愛黛玉,而且其愛也是正常的男女之愛。
  
  有人不能容忍賈寶玉在林黛玉之外和襲人偷試云雨情,對別的女子也是見一個愛一個。上文已經說過了,襲人是是賈寶玉未正式納入的妾,賈母、王夫人都是承認的,寶玉和襲人自己是知道的,連林黛玉也知道,都趕著襲人叫嫂子。兩人之間的關系,不為越軌。而且在舊時代,男人納妾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我們不能以現在一夫一妻制的眼光來評判古人。至于對別的女子見一個愛一個,都掏心掏腹地對待,這正是寶玉的可愛之處,他對別的女子們的愛,如同秋先對百花的癡愛,那是一種對美麗生命的敬重,思無邪的敬重!
  
  另外,在賈寶玉身上還體現出的樸素的平等觀念也是超越時代的。試問這樣一個相貌英俊、文采出眾、脾性溫柔、超凡脫俗、多情而又專情,悅美而不放蕩的男子天下有幾,古今有幾?!豈非曠古絕今?!
編輯點評:
對《千古誰識賈寶玉》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