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頻道 > 時評 > 啟東728大規模群體事件誰之過

啟東728大規模群體事件誰之過  作者:袁鳳強

發表時間: 2012-08-01  分類:時評  字數:8133  閱讀: 62325  評論:67條 推薦:5星

   7月28日,發生在江蘇省啟東大規模群體事件,引起了廣泛關注,這起事件的起因是日本王子紙業在中國的工廠的排污口經過江蘇南通市政府批準,安排在江蘇啟東。王子紙業發出公告說,排污是南通市承諾建設項目。啟東市百姓抗議日本王子紙業向啟東附近海域排污,但是市政府置若罔聞。
  從圖片、文字、視頻等報道,約有數萬人沖進了市政府,數萬民眾沖進市政府,占據大樓,警車被掀翻,啟東市委書記孫建華被扒光衣服,狼狽不堪,現場來了大批警察帶走市長,被抗議民眾包圍,民眾要求官員穿上“強烈抵制王子排污”的文化衫。游行事件從有序到對峙,然后施暴,通過大量圖片與視頻,可以看到有許多市民被治安人員進行圍毆,也有個別治安人員受傷的。大規模游行,沒有沖突是不太現實的。有些輿論好象同情官方,這種觀點是因為對事件了解不夠全面造成的,如果你看到被圍毆的市民一動不動地躺在那里,你會如何去想。在這里,我們不必簡單地指責任何一方。
  抗污抗議事件西有什坊,東有啟東。啟東群體事件有較少的相關評論見諸媒體,但聲音表達只是表面現象。啟東事件無論是臺前還是幕后,我們應清楚事件是多層次的,從臺面上來講,它是人民最基本的訴求,從某種意義上講,是多角色相互利益之間的博弈;從就事論事的觀點進行延伸,窺豹一斑可悟全局,只有這樣,思考才不會停留在表面,啟東事件,應該給人民或者地方政府,更加深層的思考才會有意義與價值,有些評論用雙贏這樣字眼,明顯是亂戴帽子的話語,語言顯得蒼白無力且不堪一擊,這里不存在雙贏。
  一個人在許多年前上訪,被稱為神經病或專業戶,一群人表達訴求,多年前被稱為被不明真相的群眾,這樣的語言表達,以前多被媒體使用。目前,一個上萬人的群體事件,各媒體或是只言片語,或是只字不提,這種媒體禁聲的做法,從一種角度去看,是政府的思路還是以堵來維穩,這種思路的延續,會給國家將帶來更多的麻煩與災難。
  啟東728大規模游行事件,我們有必要傾聽一下當地現場目擊者及各界網民的看法:
  (1)@tufuwugan 對公權力無限寬容,對公權力使用暴力無限的包容。對民眾的一點不理智的行為無限上綱上線,無限的警惕和污蔑,對民眾的要求已經接近民主國家水平,對民眾道德的要求已經到圣人的標準,什么暴民,什么文革之類的帽子就戴上,當然相對于給暴政戴帽子風險要小。@趙楚:支持民權跟什么支持暴力毫無關系,民眾沒有暴力能力,也沒有這個意愿,民眾真有暴力的能力,那也不需要大家支持圍觀離開。喋喋不休地跟手無寸鐵的人勸告“千萬不要暴力啊”,而無視這些手無寸鐵者面對的人在干什么,這不僅是偽善和陰險,而且是人格和智力的雙重硬傷。
  (2)@趙楚:市長扒個衣服有什么了不起?那么多房子扒了、祖墳扒了,不也沒人怎么樣嘛?市長這份職業工作環境本該如此,但還是比散步者職業環境、福利好一大截!老百姓自己逛進政府大樓有什么大逆不道?那些樓本是他們出錢修的,是他們的。@Funpea 市長被脫了件衣服,市長本人還笑呵呵的,新浪微博的各路人馬就開始同情心泛濫了,尊貴的市長大人怎么可以被脫衣服,太殘忍了,看著都心疼。而對于那些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市民,到覺得是活該。這是不是古裝片看多了產生的后遺癥?
  (3)@慕筱瑜tanya:氣死我了,TM的那些同情市長被扒衣的,反對群眾占領政府大樓的,你們在現場嗎?了解真實情況嗎?政府屏蔽了部分地段的手機訊號,我已經又好久沒接通老爸的電話了,還有我那些從小一起長大在現場的朋友們,完全聯系不上好嗎?外來警力一批一批地沖向我的家鄉
  (4)@李承鵬:我也勸市民在冷靜,因我怕他們遭秋后算賬,無數例子擺在面前,秋天其實并不遠。什么叫暴力?啟東市民扒了市長上衣叫暴力,外國市民扔了臭雞蛋到總統臉上叫不叫暴力?把鞋子砸布什頭上叫不叫暴力?裝大尾巴狼誰不會哪,關鍵得分清在這事兒上孰羊孰狼。@葉匡政:如今總有人說到暴民。在我看來,一個社會真正的暴民,是那些貪污腐敗、肆無忌憚地破壞法律底線與社會規則的官員。這些貪腐官員高高在上,才有能力向整個社會施暴。他們是真正的暴民。
  就此啟東警民沖突事件,從深層次來觀察,筆者覺得應從三種視角看,需要思考的角色應該為,一是政府的視角,二是民眾的視角,三是國家與媒體視角.
  一、政府的視角:
  1、有一種傾向是各地政府與民眾脫節現象
  現在的官員,真正深入百姓當中的,越來越少,這與改革之初有明顯的區別,官員已經逐步在與百姓拉開距離,他們不會微服私訪,他們一般視察,一級一級的,他們聽不到真實的聲音,他們只需要這些高高在上的感覺,這是可怕的。一個地方主要官員調走,百姓不罵那就是好官了,脫節,會導致與民眾溝通不暢,官如果堅持這樣下去,民的抗議訴求,還會增多的。
  脫節,會變成“你表達你的,我說我的”,這樣表面上互不影響,最后是影響最大的。地方官員對待表達,最希望采取,我說什么你就聽什么,其實,現在是個多元的社會,如果以犧牲全部民眾的生存利益,來換取政績與GDP,短期以政績你能升官,但從長遠角度看,這是中國的土地在流血,民眾的生命受到環境的威脅,一個有良知的官員,不會以犧牲環境來取得政績的。
  2、各層級政府的隊伍要對待腐敗內部肅清
  首先是腐敗問題,不談腐敗,不代表沒有腐敗。必須優化管理機制,達到減少腐敗。朱在職時,有腐敗的官員,過得擔驚受怕的心,哪有心思去腐敗,而今對待腐敗問題,有寬容環境的嫌疑。腐敗是因為有產生的土壤,不進行全力整頓,對腐敗是沒有震懾力的。
  其次是官員的思想,現在的地方官員,不是圍繞百姓生活轉,而是圍繞富人轉、圍投資者轉,這倒也沒關系,關鍵是轉的時候,不能以損害大眾利益,而去謀個人的政績或個人利益,如果這樣,你就違背了為人民服務的宗旨,而變成“只為人民幣服務,其他一概拒之門外”
  3、國家應該藏富于民,而不是藏富于國。
  同理,貧富分化不談,不代表差距不大。勞動法的執行力在中國非常差,政府應減少民企的稅收,嚴格用勞動法提高工人的工資水平。采取強有力的措施,而不是幾十年工資水不沒有多大變動。人民生活水平無法提高,物價無法得到控制。國家成了GDP的機器,這樣做,無法拉動內需,資本在中國的剝削必須控制一個合理的范圍。
  中國捐款手筆很大氣,但是有沒有考慮到國民?中國政府下半年援助歐盟1000億美金,援助東盟100億美金,昨天又宣布無償援助文萊40億美金,40萬人的小文萊相當于每人1萬美金。著名經濟學家、耶魯大學陳志武教授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的錢美國可以用,非洲可以,朝鮮可以,政府可以,官員可以,富二代可以,二奶可以,唯獨老百姓不能用。這從一個側面看出,中國的政治趨向,存在非常大的缺陷。
  4、為什么三十年前沒有維穩之說,而今天要維穩。
  實際上,近些年來,隨著官員腐敗加劇,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人民基本權利得不到保護等原因,同時信訪等法律規定的申訴渠道作用微弱,底層人民不得不頻繁作超出法律規定的反抗,部分地方政府為了“維護社會穩定”,對這些活動持不支持甚至強硬打壓的態度,即“維穩”。這種“維穩”在具體實施過程出現很多“問題”,官員為了維穩被默許可以用盡幾乎任何手段,包括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的非法手段。
  維穩,這一詞也是在三十年前不曾聽的,而現在總是大談特談。中國需要這么多維穩嗎?中國為什么要維穩?政府應該去想一想為什么?當官員與民生脫離時,或是對立時,說明我們的官以不再為民著想了。除了去堵塞,就是啟動國家機器。這成了各地政府的常態,這很可怕,事情一出現,你不是想著去解決,而是先想到進行強力控制,不惜施暴力,這在什坊事件中,表現的很清晰。如果各地政府,都以這種方式去做,那么維穩是越維越難穩。
  二、民眾視角:
  1、當理性訴求被冷漠對待,群體抗議就易發生
  在項目立項初期,2005年1月4日至7日召開的政協啟東市第十二屆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和1月5日至8日召開的啟東市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期間,環境保護,尤其是水環境保護成為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關注的熱點。市第十四屆人大三次會議議案組共收到10人以上聯名提出的議案12件,其中周志新等20位代表提出的《關于對南通市達標工業廢水排海工程的議案》和顧邦祥等19位代表提出的《關于堅決制止日本王子紙業污水東排的議案》,引起“一府兩院”高度重視,與其它2件議案一起被列入2005年市人大常委會或主任會議審議議題(詳見啟東“兩會”:水環境保護成熱點),但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提案被擱置。
  在啟東將承受這樣巨大的污染源的時候,沒有任何組織和部門向全體啟東市民說明污染的程度和危害,相關部門沒有公示和認真聽取啟東各方民眾的意見,漠視民意,對于污染物的排放含糊其辭,到底達不達標?達到什么標?始終沒有人出來說明,是典型的坑蒙拐騙。在南通舉行的所謂聽證會根本沒有得到啟東沿海民眾的同意。地方領導強行代理簽字,這樣的聽證會應視為無效。這樣的特大型污、廢水排海工程,在沒有得到受污染區原住居民的同意,是不合法的,侵犯了民眾的知情權和表達權。
  要求政府相關部門拿出環評,拿出科學依據。但多少個日日夜夜過去了,民意始終被漠視。現在,民眾強烈質疑這項巨大的污水排海工程有沒有進行環境評價論證。啟東市副市長張建新在7月26日在啟東市政府官方網站發布一段視頻,題為《至全體市民的一封信》,使用緩兵之計,說是暫停項目,等待評估。民眾憤怒了,他們沖進了市政府。這不難理解,什么叫做暫停,當一個民族情緒達到能量時,不是一句暫停就能暫停的,你說停就停,你說不停就不停,領導不要把自己成為權力的為所欲為者。從2005年的訴求到瞞報、公務不透明,這說明當局本身就不想項目透明化。公信力的缺失,暫停,你讓人民如何信你。沒有公信力,暫停就成了另一種陰謀。公眾只有唯一選擇,就是群體抗議。
  2、底層社會民眾沒有話語權。
  沒有話語權,你的聲音就表達不出去,也不會有人去傾聽。有民眾發貼表示,江蘇啟東目前已經全面進入了白色恐怖時期,各行各業的人都被禁止參與抗污行動。老師、學生由教育局鎮壓;個體戶、企業由工商鎮壓;普通老百姓得到民警、居委會各種百年不遇的特別大的媒體也都不敢報導,竟然是來自日本的媒體予以了報導,而新浪、搜狐、騰訊等各大媒體轉載日媒報導之后短短數小時內被封。
  從現場民眾人數看,中青年居多數,有些學生沖到第一線,他們絕大部份學生不接受老師和政府的控制,沒有簽保證書,他們更具有愛國愛家園的精神,他們有自己的思想與主張,他們更希望這個國家不是以污染來獲得GDP或者利益的。周邊地區還有民眾趕來,據說周邊的客運班次都被取消了,同時,有大量軍警正在駛入現場。
  民眾平時沒有話語的表達權,而各級政府靠輿情專報來反饋得到信息,地方政府不是想著如何解決問題,而是想著如何維穩壓制與封鎖消息。有貼就刪除,有表達就壓制,這種做法得不償失。最后既欺瞞了上一級官,又壓制了基層百姓。縱使民眾有表達的渠道,但問題得不到解決,一樣會激起人民憤怒,其實,誰都不希望看到出現警民對峙的事件,縱使開動國家機器,他們也是人民的子弟兵,他們身上也是流著人民的血。
  3、產業鏈利益與民眾訴求一致時,呼聲會更高
  眾所周知,啟東呂四漁港是聞名天下的著名漁港,其漁業產值占江蘇省同行業的三分之二。南通市大型排海工程選址啟東塘蘆港沿海海域,即東經121°50`7“,北緯32°00`11”。其地理坐標位置,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2002年2月發布的《中國海洋漁業水域圖(第一批)》顯示,正好處于黃海與長江口(長江下游)、東海的交界處黃海近海中上層魚類、黃海長江口中上層魚類和黃海近海底層魚類分布的洄游通道、產卵場和索餌場的范圍,即“重要的漁業水域”;正好處于經國務院批準的《江蘇省大比例尺海洋功能區劃報告》劃定的“啟東灘涂養殖區”;也正好處于岸線內人口密集并且受污染十分嚴重的長江下游地區及黃海海域這個特別敏感的區域。
  一個養殖產業鏈受到損失,會讓許多人面臨損失與失業,因為啟東漁業相關從業人員有十七萬多,包括生產者、經營者、消費者。當然,有消息稱啟東呂四港鎮的相當多村里干部因為承包了海面搞養殖,這些地方官員每年都可以賺取上億元。不排除這種可能,就算是部分民眾為生產者所利用,又能怎樣,因為最重要的是養殖產業利益者與民眾的訴求是相同的,這談不上利用,只是有相同的訴求點被點燃而已。最為本質的是,如果產業鏈的生產主與民眾的訴求達不到一致時,既使幕后慫恿,也未必達到民眾的高度認可。其實事件之初已使當局政府妥協,但沒有實質上的妥協,還需評估,將有許多不可預測性。這不可避免民眾受到愚弄的心理存在,民眾也等不及或等不起官方的左右周旋。于是,大規模游行必然發生。
  4、由污染帶來的民眾疾病是上升趨勢
  2009年《江蘇省海洋環境質量公報》:第12頁順數第七行:監測與評價結果表明,2008年實施監測的5個重點排污口鄰近海域中,排污口鄰近海域水質均為劣四類,不能滿足海洋功能區要求,生態環境質量全部處于極差狀態。因此,加強對入海河道和排污口的監管力度,減少陸源入海污染的排放量,實施污染物排海總量控制,已刻不容緩。--在這樣嚴峻的事實面前,每天向啟東沿海傾倒含有1500噸黑液和3000噸工業堿的15萬噸污水,真是喪盡天良。
  相關啟東惡性腫瘤病例統計:根據啟東癌癥登記處1972年1月1日--2001年12月31日全部惡性腫瘤發病登記報告,30年間登記并核實診斷的惡性腫瘤病例共58937例,其中男性37731例,女性21206例。再對啟東癌癥登記處2001年1月1日至2005年12月31日期間惡性腫瘤登記資料進行分析,新發惡性腫瘤14215例,統計結果顯示:啟東粗發病率為248.03/10萬。中國標化率為109.79/10萬。世界標化率為159.12/10萬。統計結論:前10位惡性腫瘤為肝、肺、胃、食管、直腸、乳腺、胰腺、腦、結腸、膀胱腫瘤。肝癌一直是啟東的第一位惡性腫瘤。腫瘤防治工作任重而道遠。而肝癌的主要致病因素有:病毒性肝炎感染,食物中的黃曲霉菌毒素污染,以及農村中飲水污染。
  曾經的傷痛:上海由毛蚶引起的30萬人甲肝大流行1988年初春,在上海市民心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一場突如其來的甲肝大流
  行,打亂了上海這座大都市的正常生活。空前擁擠的醫院門診,擺滿病床的工廠倉庫,甚至是旅館和學校教室,還有街頭關于疫情蔓延的傳聞和流言....這場疫病流行,整整持續了二個月,甲肝感染者超過35萬人,死亡31人。一時間,分管衛生的上海市副市長謝麗娟站在了風口浪尖上....鄰近上海的江蘇啟東是甲肝高發區,早在1983年,上海市居民曾有4萬余人在食用被污染的毛蚶后患上甲肝。此后,政府職能部門下禁令不準啟東毛蚶入市。而其原因就是1987年底,因啟東毛蚶大豐收,大量受污染的毛蚶進入上海菜場.....
  再看沿長江而上的工業污染:南通境內的啟東北新化工園區、海門臨江化工園區、海門青龍化工園區、海門港開發區、南通中新開發區、南通經濟開發區、長江兩岸化工廠一片一片,繼續引進的化學工廠一批接一批,污染的毒氣滾滾而出,污染的毒水源源不斷,更有甚者,海門、常熟等地的污水處理廠不經過處理直接偷排污水進入長江(見攝影家盧廣先生的獲獎照片),還有好多我們沒有看到的所謂污水處理合格排放會是啥樣?這一樁樁一件件,又怎么能讓普通市民相信建成運行的污水處理廠的運行質量?
  三、國家利益及媒體
  1、發達國家正在推進向發展中國家污染項目轉移。
  啟東市人原人大主任施仲元先生發言時說,日本王子造紙這個項目從全球角度來看,是日本發達國家向我們發展中國家轉移的一個污染項目。是一個污染項目向我們中國轉移。盡管這是日本向我們中國投資最大的項目,但是,這個項目是以犧牲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根本的、長遠的、經濟和根本利益為代價來換得這個政績和私利,日本人正在敵視著中國,轉移著污染源,而中國的地方官員充當了日本廠商的道具或利用通道,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這個項目完全沒有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于環境保護法在我們重要的海洋漁業保護區不得設立排污口的規定。這個達標水,也還是污水。對啟東肯定有影響。啟東是全國四大漁港之一,啟東直接漁業從業人員有五萬多,相關從業人員有十七萬多。這個污染排過來,是以犧牲啟東漁業的代價,換取王子造紙的利益。這個明明有影響的,為什么要說沒有影響?一直說達標過標,這個肯定有影響,并且影響會越來越大。這是對漁業生產有影響,對漁民的生存有影響。
  這個項目沒有按照中國人民共和國的有關法律法規。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海洋漁業管理法等關于在重要漁業區不得設立排污口的規定。江蘇省海洋環境質量公告,提到長江北岸、長江口區,已經是污染嚴重的地區,水質達到劣四類。必須對該地區進行監管,要對污染物進行控制。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那么,為什么海洋漁業局這樣明確規定,為什么還要把排污口設在這里呢?
  2、我國以生態環境破壞換來成果的行為必須制止
  在我國,以生態環境破壞而獲利的短視行為,比比皆是。以在江蘇儀征市的楊州農藥集團企業投產4年來,使當地癌癥發病率升64.8%!其2萬噸有害物及超標10倍的污水直入長江;
  第30屆尤金史密斯人道主義紀實基金在美國紐約美國亞洲協會舉行隆重的頒獎儀式,來自中國的盧廣以《關注中國污染》的專題攝影獲得了尤金史密斯人道主義攝影獎。攝影中展示了2005年11月25日,廣東省貴嶼鎮河流、水塘都已被污染,村民們只好在被嚴重污染的水塘里洗滌;2006年4月22日,寧夏石嘴山湖濱工業園區高大的煙囪上粉塵從天而降,當地居民叫苦連天,他們出門就得做好防范措施;2008年3月25日河南安陽鋼鐵廠出來的污水流入安陽河;2009年4月24日浙江蕭山化工園區的工業污水排放河道后再經過河閘排放錢塘江;2009年5月15日江蘇泰興化工園區的化工廢料堆放長江堤上。
  土壤污染帶來了嚴重后果:一是影響耕地質量,造成直接經濟損失。據估算,全國每年因重金屬污染的糧食達1200萬噸,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超過200億元。二是影響食品安全,威脅人體健康。土壤污染造成有害物質在農作物中累積,并通過食物鏈進入人體,引發各種疾病,最終危害民眾健康。
  3、媒體及政府不能發揮其作用時,民眾只能通過游行表達訴求
  媒體與網絡為了能夠及時快速屏蔽事件,已達到了數秒前新聞,數秒后屏蔽的效果。媒體集體禁聲也達到了一致性。只有極少數媒體進行了蜻蜓點水式的報道。同時,聽不到當局事態及時的進展,從表面上看起到了封閉事件現場的作用,但它也是一把雙刃劍。從另一種層面上講,它更加激發了各地民眾的真相求知欲,反面起到了:“你越不讓我知道,我就越想知道”的反效果。
  在某種層程上講,國家的利益是非常重要的,國家環境污染就是國家的重要利益。如果各地國土存在污染,媒體有責任發出聲音,而事實恰恰相反,集體禁聲或者不給報道,這不能不讓人遺憾。退一步講,如果在訴求最初就能及時或者不間斷聽到媒體有關民眾訴求的聲音,當地政府就會傾聽民聲,就不容易暴發大規模游行。但媒體是政府的喉舌,這又使媒體的報道更加具有選擇性與服從性,這不能不讓當地民眾極其失望。這是雙向的,媒體在平時民眾的訴求時都禁言,那么關鍵事件上,禁言也是形同虛設。
編輯點評:
對《啟東728大規模群體事件誰之過》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