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頻道 > 思享 > 世紀之交中國官場政治生態的惡化

世紀之交中國官場政治生態的惡化  作者:李東海

發表時間: 2017-10-15  分類:思享  字數:21262  閱讀: 146156  評論:10條 推薦:5星

 


 

要致力于中國的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就不能不研究中國社會的政治生態環境;而研究中國社會的政治生態環境,首先必須研究中國官場的政治生態環境。

從縱向比較來看,新中國成立以后的將近70年里,世紀之交的1989年至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這一時期,是官場政治生態最為惡化的時期。當然,說這一時期官場政治生態的惡化不是對這一時期整個官場所有官員的全面否定。官場政治生態環境再惡化,照樣有好官流芳百世;官場政治生態環境再優良,照樣有貪官遺臭萬年!從橫向看,某個地方或某個領域的官場政治生態的優劣又往往與這個地方或這個領域官場的權力核心人物的個人品質密切相關。“社會風氣看官場,官場風氣看首長。”權力核心人物清正廉潔,會直接引領一個地方或一個領域的官場的風正氣清;權力核心人物昏庸腐敗,往往會導致某個地方或某個領域的“塌方式”腐敗。所謂“權力核心人物”可能是官場的“一把手”,也可能是某一時期某一領域的幕后實權人物。如果在一個社會政治腐敗時期內,一個特定地區或領域的官場核心又被一伙政治流氓或社會敗類掌控著,那么這里的官場政治生態環境就會迅速惡化,成為一個典型的腐敗黑暗的官場。本文所說的“官場”主要指的是這一時期我國一些地區或一些領域的官場。


一、官場政治生態環境惡化的特征之一:官員不講科學,不講實證,不講邏輯,不講實事求是,只講惟上是從。

科學和學術的規則就是講究實證,講究邏輯,講究實事求是。而在中國某些官場,這些說法只能作為口號,喊喊而已,絕不會當真的。

邏輯具有客觀性、普遍性和工具性三大特點,是正確認識客觀事物、“利用已知求未知”的推理論證科學,是人類認識世界的重要手段。嚴復曾強調邏輯是“一切法之法,一切學之學”。但邏輯到了世紀之交的中國官場就行不通了。這一時期中國官場的反邏輯現象比比皆是。中國的腐敗官場是最不講邏輯的地方、最不講實證的地方、最不講實事求是的地方、最不講真話的地方,是最講惟上是從的地方!這里經常發生一些荒謬的事情。“指鹿為馬”的例子在這時的中國官場屢見不鮮。在這一政治環境下,一些人一旦當上官,就會自覺地放棄科學理性,放棄科學精神,甚至無視邏輯,無視實證,敢于公開地顛倒黑白,混淆是非。因為他們清楚地知道:在這些官場上,關鍵是要“跟人走”,而不是“跟真理走”。

在政治生態環境惡化的官場上,有很多法則與科學精神、實事求是精神是背道而馳的。在政治清明的官場上,都是講真話比較容易,既不需要多大勇氣,也不需要承擔風險,而講假話則需要很大勇氣。因為你騙人是要承擔后果的,搞不好就要身敗名裂。可在腐敗官場正好相反:講假話很容易,張口就來,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臉不發紅心不跳;而講真話卻需要極大勇氣,甚至需要冒坐牢的風險。所以中國的一些官場上充斥著瞎話、假話、套話、大話,就是不敢說真話!

在中國的這些官場上,喊得最響的東西往往不是他們真正踐行的東西。譬如中國官場常常把“實事求是”喊的震天價響,但是,如果你在這個官場上真要實事求是,那你可能真的混不下去。例如,秘書為領導寫了一份年終工作總結報告,其中引用到很多統計數據,在某些官場,這些數據并不是越準確可靠越好,越實事求是越好,而是領導的認同度越高越好。為了領導的“認同度”,數字是可以改來改去的。一個副職領導去處理一件事情,并不是你處理得實事求是就好,處理得合情合理合法就好,而是你處理得符合一把手的意圖就好!這里根本不允許實事求是!這時候秘書或副職領導若埋怨一把手“不懂邏輯”“不講實事求是”,一把手會罵你“不懂政治”,“不懂官場規矩”。

中國人民大學東門正門口放著一塊巨石,巨石上鐫刻著“實事求是”四個大字。要進入學校就要從這塊巨石的左邊或右邊繞過去,一座座教學大樓當然就在這塊巨石的后面。前來進修學習的深諳官場潛規則的黨政干部們根據他們的“理解”對此做了說明:遇到“實事求是”,要么從左邊繞過去,要么從右邊繞過去,如果直接奔“實事求是”而去,保證你撞得頭破血流。那么應該怎樣對待“實事求是”呢?他們用了四個警句來回答:“迎著實事求是來,繞開實事求是走,背著實事求是學,離開實事求是干。”

這就是中國某些官場中大家對待“實事求是”的真實態度!這就是官場中大家心照不宣的游戲規則!


QQ圖片20171015203105.png

中國人民大學東門口的“實事求是”石

                                             

二、官場政治生態環境惡化特征之二:官員踐踏法律,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權力大于法律 ,法律成了權力的婢女。



對于鬼神,中國人有人害怕有人不害怕,但對于權力,中國人是沒有不害怕的;對于上帝,中國人有人信有人不信,但對于權力的力量,中國人沒有不信的。所以,中國的有些知識分子一旦做了官,往往就會逐漸褪化了他們孤傲、清高的思想品格,也褪化了他們獨立、敏銳的思想能力,褪去了知識分子特立獨行的本色和愛憎分明的政治操守,再也不敢具有“自由之精神,獨立之思想”了。他們在“書生氣”逐漸減少的同時,其身上的政客氣、市儈氣也就一天天增多。他們會逐漸學會看風使舵,學會諂媚取寵;學會“對下級哼哈,給上司下跪,給老領導撓癢,給新領導捶背”。我們不是常常見到某些知識分子當上官之后在上司面前那種受寵若驚的寒傖相嗎?這是被官場“馴化”了的結果。學會隨機應變,看人下菜,看風使舵,是官員的“入門課程”,是官場修煉的“基本功”。

如果法律高于權力,人們遇到問題就會向律師求助,通過法律解決;如果權力高于法律,人們遇到問題就會向權力求助,運用“關系”解決。在世紀之交這二十年里,中國人有了冤屈往往首先不選擇打官司而是選擇找熟人托關系,找不到熟人就選擇上訪。這二十來年群眾越級上訪的規模之大為中國史上所罕見,原因就在于他們不相信法律而相信權力,他們相信在中國權力大于法律。你不要埋怨他們沒有法律意識,他們的這種認識是從無數個鮮活的實例中得來的!君不見在某些官場上的官員們占山為王,踐踏法律,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甚至勾結黑惡勢力,欺壓百姓,玩弄法律于股掌之上,何其霸道,何其囂張!官員不守法,你只要求老百姓守法,有用嗎?

西北政法大學圖書館前有一尊不銹鋼雕塑,雕塑的下部是一本巨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書本模型,在書本的上方有兩跟支架,支架上是一個偌大的地球模型。地球的正中,是中國的地圖。雕塑的工藝雖然粗糙,但它要表達的意思卻也直白清晰,它形象地表達了憲法的非凡地位和作用:憲法支撐著整個世界的文明和進步。

世紀之交,有人給這個雕塑命名為:“憲法頂個球!”。

這一惡搞的“命名”既令人震驚,也令人扼腕。這種黑色幽默的表達不僅形象,而且深刻,切中了這一時期中國憲政困境的諸多要害,包括憲法的價值、憲法的地位、憲法的效力等等憲政的基本問題皆被觸及。雕塑被惡搞命名后產生的實際效果與創作者的初衷完全背離,而且一經流布,便迅速傳播,根本無法控制和逆轉。據說,西北政法大學領導聞聽此雕塑被如此惡搞后,已經把雕塑拆除。

QQ圖片20171015203059.png

西北政法大學圖書館外的“憲法頂個球”雕塑



對于權力的無條件敬畏,對于法律的漠視,這就是這一時期中國的“權本主義”!這就是人治社會的典型現象!

這一時期,由于司法失去了公信力,司法機制運行行政化,執法權力邊界不清晰,導致在社會治理方面積累了一系列深層次的矛盾與問題。城管、上訪、拆遷,成為這一時期執法亂象的高發區。在某些地區和領域,官員們也很無奈,也難以依法行政,因為他們的做法、說法都必須遵循“領導的看法、領導的想法、領導的講法”。法律成了權力的婢女,權力“強奸”法律的現象比比皆是!各級司法部門擺脫不了各級行政的制約和干擾。法官判案遵循什么原則?法官們說:大案講政治,中案講影響,小案講關系。就是不講依法辦案!在這一時期里,某些法官們的評判標準無關乎公平正義,無關乎法律,無關乎道德,無關乎信仰……只關乎權力!

在法治不彰的社會環境下,貪官和刁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既然官不以法行政,民自然也不依法律己。貪官們胡亂執法,老百姓自然也會審時度勢與之博弈:你高壓,他當順民;你寬松,他成刁民;你失控,他為暴民。這是法治不彰的社會環境官與民博弈的必然結果!但刁民的不斷纏斗會削弱黨政機關的執政的權威性,降低政府的公信力、號召力、動員力,影響力,增加國家治理成本,也誘導著老百姓朝著“痞子化”的方向發展。“公民”是法治的產物,“刁民”是人治的產物。走出這一官民博弈的唯一途徑是法治。只有在法治的陽光下,讓官員的權力在陽光下運行,刁民才會轉化為公民。如果我們繼續走“人治”的老路,誰也解決不了中國老百姓的大規模上訪問題!

法治興則國興,法治衰則國亂。什么時候法治昌明,什么時候就國泰民安;什么時候法治松弛,什么時候就國亂民怨。法治,才是治理國家、管理社會的最可靠的方式。依法治理才是最可靠的治理。道德引導民心,導民向善;法律規范社會,調整行為。“盛世”的特點就是法治與德治的融合。“亂世”的特點就是司法與道德的全面潰敗。

目前,反腐敗浪潮正洶涌澎湃,驚濤拍岸,已形成壓倒性態勢,老百姓拍手稱快。但是,我們必須清楚地認識到,砸碎產生腐敗官員的“生產流水線”才是反腐敗的治本之策。這個生產流水線不拆除,你把中國官場的官員換完了也不行!大家都知道痛恨腐敗官員,豈不知那條“貪官生產線”才是禍根!“權力反腐”只能是權宜之計,只能解決“不敢腐”的問題;而“制度反腐”“依法反腐”才是長遠之策,才能解決“不能腐”的問題。

中國的威權政治導致社會治理體系中監督機制先天不足,監督機制先天不足又必然導致權力腐敗。監督機制疲軟,誰掌握了權力誰就會貪污腐敗。打掉一百只“老虎”就會新生一百只老虎,因為有一百頂“魔力官帽”。魔力官帽戴在誰的頭上誰立馬由人變成老虎。“武松”在,他老老實實;“武松”一走,他立馬變成老虎,馬上貪贓枉法,敲詐勒索,無惡不作。難道我們能為每一位官員配備一名“武松”?況且,打老虎的“武松”也是人,他頭上也有一頂魔力官帽,他自身也是只老虎。“武松”無法無天時,誰來打他?!

可以預見,中國數十年之內,一場由威權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轉型已勢在必然。這是我國政治體制改革的大勢所趨,我們沒有退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完全有能力、有信心對社會政治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國方案!中共“十八大”以來的司法體制改革就是中國走向法治社會的重要一步。民主與法制的道路是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必然走向,也是改良中國官場生態環境的治本之法。


三、官場政治生態環境惡化特征之三:官場的逆向淘汰。

世紀之交中國官場惡劣的生態環境嚴重扭曲了國家吏制,產生了巨大的腐蝕力。在這惡劣的官場生態環境中,誰要真心想反腐敗,就會遭到集體圍攻。一個清正廉潔的官員一旦進入這樣的官場環境中,馬上就會被視為異類而被邊緣化。所以中國官場政治生態環境的惡化導致了官場上一個奇怪現象——“逆向淘汰”:平庸淘汰杰出、壞官淘汰好官、腐敗的淘汰清廉的、低劣的淘汰優秀的、霸道的淘汰親民的、忽悠的淘汰干事的……官痞子、官油子、官混子在這里如魚得水,具有真才實學和道德操守的官員在這里遭到冷遇、排擠、打擊和壓制。

官場“逆向淘汰”不僅驅逐了部分清正廉潔的干部,而且迫使越來越多的干部走向違法亂紀、貪污腐敗的歪路。在這種惡劣的政治生態環境中,是容不下執政為民的好官的!

如果人們發現,很多官員靠貪腐獲得金錢,再以金錢開路去跑官、買官,這些官員不僅沒有因為腐敗受到懲處,反而越腐敗越升遷,這種官場生態環境會倒逼一些正派官員變節以求生存。前幾年,人民論壇問卷調查中心相關專題調查結果顯示,65.3%的受訪者認為“腐敗蔓延讓官員身不由己”是導致官場逆向淘汰的原因。“不跑官買官,只靠政績不管用”列受訪者選出的官場潛規則首位。57.8%的受訪者認為,必須建立官場正淘汰機制,凈化官場政治生態,改變小圈子文化。

官場“明規則”本應發揮凈化政治生態的功能,然而,在惡化的官場生態環境中,“潛規則”往往使明規則形同虛設。官場的“圈子文化”會迫使官員們主動向某些勢力集團靠攏,以免在圈子林立的官場被邊緣化。并不是所有官員都先天缺乏黨性原則,而是在這惡化的官場生態環境中黨性原則很難與這套潛規則相抗衡。這與我們歷史上形成的人身依附、裙帶政治、惟上是從等官場文化有關。這些幾千年沉淀下來的官場文化糟粕為官場逆向淘汰現象的產生提供了溫床。

大多學者與官員們認為,中國官場腐敗的原因主要在于一些黨員干部經不起權利、金錢、女色的誘惑等個人品質上。我不完全贊同這一觀點,因為這種分析沒能基于生態學的特有觀點來看待中國政治生活中的問題。

要論中國的官員,我們決不能以偏概全。把官員都看成唯利是圖之輩,那肯定是偏頗的。公正地說,中國官場既有社會精英,也有社會敗類;既有治世良才,也有政治流氓。在求官者的隊伍里,也有一些人的動機非常純正和高尚:想施展聰明才智,造福百姓,造福社會,報效國家,也實現個人價值。但是,官場的潛規則常常讓那些正直無私的官員無可奈何。很多官員慨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環境如此,不得已而為之”。正派官員常有被綁架感,難以獨善其身。他們經常被潛規則嚇得膽戰心驚,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一些有操守、有良心的人們一旦進入這樣的官場,他們可能一天到晚都在做著令他們痛苦不堪又不得不做的事情,在煎熬和痛苦中,他們變得無所適從。這往往導致他們其中的一部分最終不敢堅守自己的原則,漸漸失去了自我,甚至被“逼良為娼”。曾有官員說,在官場上,你不貪,不色,也不加入領導的幫派,那就沒人敢把你當作親信,而在官場上沒有親信,你什么事都干不成,更不用說升遷了。官場上的人對此稱之為“沒有政治資源”。有人把這樣的官場形容為:

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寵愛,

做事的不如告密的受信賴;

當好人不如當壞人升的快,

忽悠的比敬業的更豪邁。

于是,一些好人們也就慢慢地也變成了潛規則的俘虜。

官場的逆向淘汰就是這樣形成的。

正象培育一種農作物的新品種一樣,首先要確定育種目標,如果培育的是高桿品種,就得不斷地選取長的高的植株,拔掉長得矮的植株,一代一代選擇的結果,使作物后代越來越高。如果要培育的是低桿品種,就要選取長的矮的植株,拔掉長的高的植株,一代一代選擇的結果,作物的后代就變得越來越矮。那么,中國官場一代一代逆向淘汰的結果會是什么呢?大家可想而知。難怪這一時期官場出現那么多的政治流氓、政治惡棍,那么多的雞鳴狗盜之徒!


四、官場政治生態環境惡化特征之四:好人斗不過壞人,好官斗不過壞官,君子斗不過小人。

無論在電視劇、電影的故事情節還是現實社會中,君子常被小人打敗。君不見,德才兼備者困厄于僻野,雞鳴狗盜者得志于官場;君子屈于小人,小人凌駕圣賢。在職場上或者官場中常常見到有能力的被束之高閣,平庸之輩青云直上。為什么在官場上會常有好人斗不過壞人的情況呢?為什么那么多的壞人在官場上混得如魚得水呢?好官為什么反而不容易升遷呢?道理很簡單,因為小人什么手段都使得。我們不妨加以分析。

“小官不使壞,上司不垂愛。”這句話在現實中雖然還不是普遍規律并有夸大其詞之嫌,但不能說沒有一點道理。因為,壞人謀求升遷的辦法的確比好人的辦法多得多,也有效得多。

小人的特點是:臉皮厚,心腸黑,膽子大,善于撒謊,善于投機,不太受道德約束,花招詭計多多。他們往往把利益看做唯一的價值追求,他們會把信仰、理想、道德看的一錢不值。這些阿諛逢迎之徒是官場上的虱子和臭蟲,而腐敗官場這塊政治土壤非常適應這類生物的滋生、發育、生長和繁殖。

“君子”開始追求升遷之前會有一定的責任感,他會考慮這個官位對應的責任。所以目前條件不成熟的他不會去追求,不大適合自己個性的位置他不愿去追求,自感能力不及的位置他不敢去追求,要低三下四向上司獻媚的,他羞于去追求……思想顧慮較多。好官的出手概率就比壞官小!而小人則不同,他反正也沒打算負責任,只要有升遷機會,他會無所顧忌,一概先追到手再說。他們絕對有這種膽量!有人說:“無私者無畏”,而我說:“無恥者也無畏”!

好官往往難以成為領導的心腹,尤其難以成為壞領導的心腹。你和領導一起做過好事,不一定會成為領導的心腹,但你和領導一起做過壞事,則一定會成為領導的心腹!你和領導“一起扛過槍,一起下過鄉,一起開過荒,一起同過窗”,都不一定成為領導的心腹;但你只要和領導“一起分過贓,一起嫖過娼”,則一定成為領導的心腹!壞官不僅自己做壞事,而且善于引誘領導做壞事,更喜歡和領導一起做壞事。于是,他就很容易成為領導的心腹。前幾年曝光的上海法官集體招嫖事件暴露出至少三個令中國司法蒙羞的細節:一是法官結成死黨集體招嫖;二是很多律師賄賂法官,包括性賄賂;三是紀檢干部參與其中。試想,我和你們紀檢干部、律師、法官一起嫖過娼,我以后去嫖娼不是更膽大嗎?

好官相對比較誠實,羞于自我吹噓,也羞于對上司露骨地恭維,肉麻地吹捧。好官都有一些正義感,原則性較強,做事都會有底線。哪怕是上司,如果突破了他的底線,他也會爭辯、拒絕。一旦遭到昏庸上司的無端責難時,常表現出抵觸情緒或不滿情緒。而小人已經習慣了對上司花言巧語,一有機會就把上司伺候得舒舒服服。他們常做的事就是:“領導講話,帶頭鼓掌;領導唱歌,調好音響;領導洗澡,搓背撓癢;領導泡妞,放哨站崗。”他們能做的事就是:“領導不在時當好看家狗,領導被圍時當好獵狗,領導在任時當好哈巴狗。”他們信奉的是:“不怕群眾不滿意,就怕領導不注意,只要自已能爬高,那怕百姓戳斷腰。”他們對上司的“負面形象”會主動地幫助遮掩,上司一旦工作中出點紕漏,這些人還會毫不猶豫地為領導擦屁股。這樣,他們與領導的親密程度大大增強,這很容易成為上司的“貼心人”。他們也就在無形之中多出很多操縱上司行為的機會。上司一旦被這些小人粘上了,他就必須重用這個小人。再者,小人往往臉皮厚,能夠輕易在領導那里自輕自賤。他們總是心想:反正我沒有真才實學,當官不過是做一場游戲,被罵一句也沒有什么損失,只要他能給我升官的機會,我何必得罪他,生個什么氣啊?——心態更“平和”。他們的這種圓滑反而顯得更加“成熟”。壞官要的只是眼前的個人利益,當然更容易為達到目標而迎合上司。

小人討上司歡心的經驗通常比好官多得多。一批混跡官場的“官油子”一有機會就出手,即使不成功也積累了經驗,時間長了就逐漸了解了上司的心理,摸透了上司的脾氣。有時候上司反而會對小人一再讓步,甚至徹底淪為小人的玩物。小人憑著大量的“實戰經驗”在上司能看見地方把表面工作做得八面玲瓏,而好人只會采取光明正大的手段,討領導歡心的機會十分有限。而小人可以不擇手段,死纏濫打,威逼利誘。上司一般容易向無賴而又強勢的人妥協,常常擺脫不了小人的下三濫手段。

曾經聽說過,那些喜歡“團結”女人且混到好多女人的男人都曾經被女人斥逐過,但人家不在乎,繼續厚著臉皮往女人身上貼,結果人家最后總是“收獲頗豐”。那些喜歡拍馬屁的小人也都被馬“踢”過,但人家不在乎,繼續拍,結果人家就“成功”了。官場上這樣的小人“成功”的幾率也相當地高。

小人能做到的,君子為什么做不到呢?很簡單,因為君子受倫理道德約束,十分在乎道德與責任,顧忌太多。有的上司對一身正氣的干部不敢隨心所欲,覺得難以駕馭,有時上司做了不符合原則的事,正直的官員往往敢于犯言直諫;有些同僚們呢,既感到這些正直官員與自己不是一路人,不敢在他們面前放肆,又覺得他們是“另類”,可能成為相當一些人的威脅與障礙。這就是好官在一些官場上受孤立的原因。他們不是在群眾中孤立,而是在官場中孤立。于是,他們不得不在夾縫中艱難掙扎。

提拔干部是很有導向性的。用一賢人則群賢畢至,見賢思齊就蔚然成風。用一小人,則小人就會像蒼蠅逐臭一樣蜂擁而來。一個人買官買成功了,就會有十個、二十個人去買;一個人跑官跑成功了,就會有十個、二十個人去跑。實際上大家也都清楚,一些人以不正當的手段謀取到職位,被提拔重用,表面上看誰也說不出什么,什么程序都是合法的,但是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這種現象帶給官場的必然是一種懈怠散漫。認真干工作的難以升遷,不干工作的卻飛速提拔,大部分人的積極性也就被瓦解掉了!這是腐敗官場的常態。

在腐敗的官場上,攀登權力之峰的競賽常常是既缺乏科學的規則,又缺乏公正的裁判,政壇惡棍們的卑鄙齷齪、殘酷歹毒的陰謀詭計往往能夠大行其道。在這里,正應了北島的兩句詩:“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你卑鄙,那你就可以在官場上暢通無阻;你高尚,那你就為你的高尚殉葬吧!

所以,有時候你在官場上得不到升遷,并不是因為你不夠優秀,而是因為你不夠卑鄙!


五、官場政治生態環境惡化特征之五:官員沒有政治操守,沒有政治信仰,他們不效忠國家,不效忠百姓,只效忠提拔他的人。

在成熟的民主政治國家,那些官員們有時寧肯得罪某些權貴,也不愿得罪選民,他要向選民負責,也就是向老百姓負責。因為他的官是老百姓選舉的,他如果不對老百姓負責,老百姓還可以把他選下來。但在中國就不同了。中國幾千年來官員的任用一直采用的是“上級任命制”。中國官員的晉升之道不是“民選”而是“官選”。特別是世紀之交這20年來的某些地區或某些領域,官員的任用提拔常常是“少數領導欽定”,其他的程序都是“走過場”。正是這種官員選拔機制使選拔上來的官員和人民群眾沒有多大關系,所以“官選”上來的官員只效忠提拔他的人,只向提拔他的人負責。他們認為自己就是上級派來統治管理人民的,他也就沒有服務的觀念,沒有公仆的意識,這種觀念實際上就是這一時期官民矛盾頻發的主要原因。這就難怪這些官員沒有政治信仰,沒有政治立場,沒有政治操守,也沒有政治擔當,只有政治伎倆!只有政治權術!他們只懂得惟上是從,惟權是從!這些官員既不向國家負責,也不向老百姓負責。哪怕國家亡了,只要給他官做,他還是照樣做他的官。因為他清楚地知道,哪怕你全縣的老百姓都不滿意他這個縣長,只要領導喜歡他,他這個縣長就可以照當不誤。正像乾隆時期的和珅,全國的官員都知道他是個貪官,但是因為乾隆皇上喜歡他,他還是照當他的官,上上下下的官員和老百姓對他無可奈何。到了嘉慶時期,嘉慶皇上不喜歡他了,他也就完蛋了。因為和珅的官不是老百姓選舉的,老百姓又罷不了他的官,這種“機制保障”使他不必效忠國家,更不必效忠百姓。那么他效忠誰呢?理所當然,他只效忠那個能給他官做的人,只效忠那個曾經提拔他和可能繼續提拔他的人。因為他能當上這個官與老百姓無關,他能不能繼續升官也與老百姓無關。對一個官欲薰心的政治爬蟲來說,你能給他一點做官的希望,就像給了哈巴狗一塊骨頭似的,他就會對你服首貼耳,言聽計從,百依百順,甚至一天到晚跟在你的腳后跟搖尾乞憐。

在某一具體的官場,誰能給下屬們升官的希望呢?答案很明確:就是某一地區或某一領域的官場核心人物,尤其是“一把手”。在中國,官場的“一把手”就是他管轄范圍內的土皇帝,除了他的上級,誰也制約不了他。不但沒有反對黨制約,沒有權力分立的制約,沒有選票制約,沒有獨立媒體制約,什么有效的制約都沒有!一個官員,只要搞定了“一把手”,只要不“站錯隊”,他基本上就可以為所欲為!他即便沒有政治立場,沒有政治操守,但只要有“跟定一把手”的意識,他在領導眼里就算“政治可靠”了。中國的老百姓說:“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而現在的貪官們把它換了一個字:“當官“若”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這就是中國官場某些官員們的內心獨白!

凡一個政治問題或者社會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甚至愈演愈烈,根源很可能是體制性原因在起決定作用。哲學上有這樣一條道理: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決定了事物的性質和發展方向。我國政治體制和運行機制的缺陷,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國官員不效忠民而效忠官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官場政治生態惡化時期,這一問題表現的尤為嚴重。


六、官場政治生態環境惡化的嚴重后果:官場山頭林立,權力網絡盤根錯節,貴族利益集團坐大,黨風政風敗壞,導致整個社會肌體的潰爛,也瓦解了中國的社會治理體系。

從上世紀最后十年到本世紀最初十年,中國經濟粗放型發展,社會粗放型管理,貴族利益集團十年形成,十年坐大;對貪官污吏,十年放任縱容,養虎遺患,十年“虎患”成災,不可收拾。官場山頭林立,權力網絡盤根錯節、縱橫交織,吏治、司法被大大小小的“山頭”所控制,大批官員忙于尋找自己的政治靠山,鞏固自己的政治堡壘,熱衷于權力尋租,無暇顧及國家與社會的治理。這一時期的某些官場成了腐敗黑暗而又神秘的社會層面。進入這些官場,就像進入西游記里的盤絲洞,蛛網密布,洞穴幽幽,每一根看不見的蛛絲都通向一個秘密所在,蛛絲縱橫交織,哪怕是一點點風吹草動,都會觸及某個蜘蛛甚至引起整個巢穴中蜘蛛們的騷動。那里有特殊的游戲規則,大家一個個對這里的潛規則心知肚明,但又心照不宣。那些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貪官污吏們結成一個又一個頑固的堡壘,他們會充分利用潛規則,將權力的作用在交換中發揮到極致,擴大權力的邊際效應和疊加效應,使權力最大限度地服務于個人或小集團利益。這些官場的人際關系被權勢、金錢嚴重污染和異化,官員對國家和社會沒有責任意識,官場的政治原則、政治紀律等明規則形同虛設,潛規則大行其道,甚至形成權力機構與社會黑惡勢力相互勾結的一個個堅固的利益共同體。

這一時期內的某些地區,在黨內、軍內、政府內、司法界及企事業單位,形成了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政治山頭”,山頭的官員們喪失了政治信仰、政治立場和黨性原則,無視政治規矩和組織紀律,置國家利益于不顧,肆無忌憚地濫用職權,甚至勾結社會黑惡勢力,損公肥私,貪污受賄,明目張膽地結黨營私,買官賣官,其黨政軍的腐敗程度和規模史上罕見!

官員對社會風氣的引領十分關鍵。官場缺德,社會就缺德;官員缺德,公民就缺德;官風不正,民風就難正。在世紀之交這20來年里,官場政治生態環境惡化,導致我國全社會的世風日下:社會道德體系崩潰,社會價值系統瓦解,相當一大批國民沒有了信仰,沒有了敬畏之心,大家唯一追求和崇拜就是權力和金錢。

這一時期,社會腐敗從官場蔓延開來,如惡性腫瘤細胞迅速擴散到社會各個領域,引起整個社會肌體的潰爛。由于“上行下效”的社會運行規則的作用,這一時期社會上“三百六十行,行行出腐敗”,各行各業都曝出貪腐丑聞。社會上眾口一詞,都把官場腐敗看作各種社會亂象的源頭。以致妓女們都會公開對警察說:我不偷不搶,不貪污不受賄,我以自己養自己,我比貪官們高尚多了!你們為什么抓我不抓貪官!?小偷們也公開對警察說:我們小偷當然應當受到鄙視和懲罰,但“大偷”呢?貪官們可以在一個堂堂正正的簽字儀式上把幾百萬人民幣賺到手里,這些江洋大盜比我們小偷危害大多了,你們為什么抓我不抓貪官!?販毒者公開對警察說:“我販毒無非危害到一小部分人,而貪官污吏則是危害到整個國家和整個社會,你們為什么抓我不抓他們!?”嫖娼者也公開對警察說:“貪官們三妻四妾,養小三,包二奶,他們包養多名情婦,一包幾年,而我只不過包了一個女子一小時,你們為什么抓我不抓他們貪官!?”倒賣火車票的“黃牛”們說:“我買幾張火車票,然后加價賣了,獲利幾十元或幾百元,而貪官們常常占有房產幾十套待價而沽,等房價漲了,然后加價賣了,獲利上千萬,你們為什么抓我不抓他們貪官!?”賭博者說:“我賭博遵守賭場規矩,輸贏都是我自己的錢,而那些證券行業的高管們,那些金融大鱷們,用非法技術手段,違規操作,違反證券交易規則,破壞金融秩序,動輒就把幾十萬、幾百萬收入囊中,坑害股民,你們為什么抓我不抓他們!?”……人們再次驚呼:長此以往,國將不國! 腐敗不除,將動搖國本!中國面臨亡黨亡國的危險!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社會下層怨聲載道,民怨沸騰。各階層的有識之士憂心如焚,頓足捶胸,又一籌莫展!而社會底層人民更是發出憤怒的吼聲:“絞死貪官,鏟除腐敗,為國除奸,為民除害!”

這一時期內,官場腐敗超出了老百姓的容忍底線。吏治腐敗導致人民群眾對各級官員尤其是對基層官員失去了信任,司法腐敗導致社會綱紀不彰,亂象叢生,政弊百出,賄賂公行。法治既約束不了官員,也就難以約束百姓;官員敢徇私枉法,老百姓也就敢無理取鬧。官場上充斥著政治流氓,社會上也就充斥著地痞無賴,社會下層一些真正蒙冤受屈的冤民裹挾夾雜著一些社會流氓無賴合流為洶涌的“上訪”大潮,源源不斷地涌入各級黨政機關,提出各種各樣的利益訴求,讓那些處于權力與法律摩擦地帶的地方官員束手無策,難于應付,只好以“維穩”的名義,用臨時性“和稀泥”的辦法“花錢買穩定”,以求“守住攤子”,息事寧人。官員們都心知肚明地在“拖”,拖一天是一天,拖一月是一月,只要不在我的任期出大亂子就行。結果是越“維”越不穩,反而使“維穩經費”不斷攀升,社會的治理成本不斷增加,這也降低了政府的公信力、號召力、影響力,從而導致整個社會治理處于癱軟無力、混亂無序的狀態。這種危機局面一直到2012年“十八大”以后才得以遏制。


七、結語:如果身處惡化的官場生態環境,我們的官員們需要擁有靈魂的定力,需要敬畏之心,需要“慎獨”的境界。

黨的“十八大”以后,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受任于社會潰亂之際,奉命于黨國危難之間;挽狂瀾之即倒,扶大廈之將傾;以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勇氣,以猛藥去疴,以重典治亂,以排山倒海之勢,雷霆萬鈞之力,掀起中國歷史上最為波瀾壯闊的反腐大潮,把追逃貪官的大網撒向全球,將成千上萬的貪官污吏繩之以法,才遏制了腐敗蔓延的勢頭。但是,目前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中國的懲腐反貪的壓倒性態勢雖然已經產生了強大的震懾作用,但要達到“不能腐、不想腐”的目標仍然需要時日;治理惡化的官場生態環境雖然已大見成效,但要徹底廓清二十年形成的官場陰霾仍然任重道遠。冰凍三日非一日之寒,冰化三尺也非一日之暖。我們毋庸諱言,如今的某些地方或某些領域,官場的政治生態環境依然險惡。身在官場的朋友們,請看護好你曾經的政治激情和政治理想,不要忘記了你為報效國家、為報效社會、為造福一方、也為實現自己人生價值而來到官場的那份初心。其實,惡化的政治生態環境能否真正改變你自己,主動權畢竟還是握在你自己手里。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做人的底線,為官的本分,工作與生活的終極目的,都是值得你叩問心靈的嚴肅問題。如果心無敬畏,內心的閘門被撞開,亂心智,棄操守,縱欲念,那就難免像江河潰堤,濁浪斜出,惡水橫流,那么最終底線失守,人格淪陷,就勢在必然。如果身上捆著名韁利鎖,腦中想著進退去留,眼里盯著功名利祿,那么最終翻船落馬也是勢在必然。

官場政治生態環境能夠影響官員的思想和行為,官員的思想和行為也能夠影響官場的政治生態環境。存在決定意識,意識對存在又有反作用。這是辯證唯物主義的一個基本原理。就官場的政治生態環境而言,每個官員又都是這個生態環境的一部分。身處不良生態環境中,你被生態環境改變,這個生態環境就會惡化一分;你抱定操守,能夠出淤泥而不染,這個生態環境也就變好一分。

處在惡化的政治生態環境中,我們尤其需要靈魂的定力,需要敬畏之心,需要“慎獨”的境界。定力讓你守住底線,敬畏讓你知道羞恥,而“慎獨”的境界就是:獨自一人時也有一雙慧眼觀照自己,在別人不能看見的地方也慎重行事,在別人不能聽到的時候能保持清醒。如果在惡化的官場政治生態環境中你感到了良心的折磨,那是你良心未泯的最好證據!請讓我們的良知如同剛剛走出校園時一樣新鮮而單純。

  身處惡化的官場政治生態環境中的朋友們,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我們依然需要信仰!人們敬重你的不是你的“適應”,而是你對良知的“堅守”!官場不缺少有智慧的人,但缺少有骨氣的人!不缺少有能力的人,但缺少有信仰的人!不缺少高情商的人,但缺少大情懷的人!我們不用在意聰明的人說你不夠“明智”,不用顧忌圓滑的人說你不夠“成熟”,我們需要選擇對良知的堅守,選擇傾聽自己內心的呼喚。如此,我們才能在官場上擁有靈魂的定力,才能在官場上邁開瀟灑從容的步伐,才能擁有最飽滿、最豪邁、最無愧的仕途人生!


編輯點評:
對《世紀之交中國官場政治生態的惡化》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