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劇本頻道 > 電影劇本 > 糧販子

糧販子  作者:歸鴻南來

發表時間: 2018-10-29  分類:電影劇本  字數:68261  閱讀: 4457  評論:0條 推薦:4星

120外景去豐聯糧庫路上日勾三敢【駕車行進在田間路上。放著二人轉豬八戒拱地】這一圈跑了十多個營子了吧?勾學貴:嗯。明后天往遠處轉,先去雙山子。那營子也有不少大戶。勾三敢:對,不管干哪行,都得多動腦子!哎
 

120外景                     去豐聯糧庫路上           日

勾三敢【駕車行進在田間路上。放著二人轉豬八戒拱地】這一圈跑了十多個營子了吧?

勾學貴:嗯。明后天往遠處轉 ,先去雙山子。那營子也有不少大戶。

勾三敢:對,不管干哪行,都得多動腦子!哎,咱這四輛大車,有啥問題嗎?

勾學貴:問題?沒有啊?都正常,大修了!

勾三敢:我是說交通事故啥的。

勾學貴:【努力回憶】我們也,嗯,有兩回差點撞車,往火車站發糧那回

 

 

121【閃回】外景            公路上                 日

勾學貴【駕駛大載重車行駛在去火車站的公路上。播放著小品《賣拐》。勾學貴隨小品情節笑著。】

【對面過來一輛大貨車,兩車快要相遇。(小品正好臺詞放到“拐呀,拐了!”)對面的車突然向他歪過來。就要碰撞的一瞬,勾學貴猛打方向,自己的車沖向路邊,緊急剎車。他啪的關掉音響。右前輪已懸在路邊深溝邊沿。他擦了一把汗,小心翼翼倒車。】

 

 

122外景         通往豐聯糧庫的公路上          日

勾學貴【倒吸一口冷氣】可把我嚇壞了!

勾三敢:我擔心的就是這些事!這年頭,加小心,加小心,事還總找你呢。五子,勤囑咐點,讓他們幾個千萬千萬注意,這好幾十噸的大車,真要出事,可就是大事啊!【車子就要到達糧庫了。】

【    糧庫院外排著一長溜糧車。機動車、畜力車;大載重車、小毛驢車。】

 

 

123外景                      豐聯糧庫院內            日

常豐收【正在指揮過磅。一根棍指手畫腳維護糧車秩序。一派忙碌有序的景象】

勾三敢【車進糧庫。他滿意的看著】

 

 

124外景                  腰營子林豐山家          日

金滿莊【指劃著碼成長垛的苞米】雞刨狗蹬,又掉水分,賣了多省心!咱出價 高!他勾三就敢保證來年肯定賣高價?

林豐山:我老林頭信得過他!你就別嚰既了,麻利上別的營子轉游去,這腰營子呢,你就別惦心了!

 

 

125外景            雙山子村某農家院             日

勾學貴【氣沖沖跑進駕駛室,掏出一個包,拽出幾個證件本扔給車下站著的幾個人】駕照、行車證!

女工商【未接,駕照等落地】經營執照!資格證!

勾學貴【指著地上的證件】撿起來!

女工商【帶答不理】

勾學貴【打了一個轉,擼胳膊】

王鐵成【撿起證件,遞給勾學貴。對女工商陪著笑臉】都在家呢,【掏手機】我讓人送來!拿著!

勾學貴【啪一下打落證件】欠手丫子!

王鐵成【通話,把駕照塞進上衣口袋】敢哥,喂,敢哥!【關機】占線!

男工商(大個、大胡子)打發人去拿!【坐進轎車】快點!【指劃著裝滿糧食的大解放】這車不許動啊,人也別走!一會我們還過來!

勾學貴【站到車前】你們也太牛逼了!要證,讓人給你們送來,憑啥扣車扣人?

男工商【搖下車窗玻璃,指著勾學貴】帶證經營!這也不懂?就知道駕照,白癡!

勾學貴【上前一步,薅住男工商領子】你是公務人,還是惡霸?找抽是吧?

女工商【下車,擋住勾學貴】阻撓執行公務,這是違法行為!知道不?

李樹義【朝女工商伸出手】拿來!

女工商:啥?

李樹義:啥?證件!

男工商【扒拉開勾學貴的手,指指女工商和自己的裝束】咋地,這還有假?

勾學貴:就這身皮,誰整不來?【又去薅男工商脖領子,使勁一拽】拿證來!別競他媽唬我們老百姓!

王鐵成【關機。臉色難看。疾步過來,拉開勾學貴拽男工商的手】咋說話呢?工商同志,有事咱好商量!

男工商:無證經營,罰死你,沒商量!

勾學貴【又要動手】

王鐵成【一把推開勾學貴】證照全丟了!同志,你們那有登記,一查就明白!

男工商【慢悠悠下車】查?早查了!你們啥時候申請登記了,啊?沒申請登記,哪來的執照?少廢話!把車開到工商局去!馬上!晚了,加倍罰款!

雙山子賣糧老頭【對勾學貴】:哎哎!我苞米錢咋整?

勾學貴【扶住老頭】老爺子,你著啥急呀?你別看這幫孫子不講理,爺們這兒絕對差不了!樹義,開車,上工商局!

李樹義【遲疑不決】

王鐵成:怕啥呀?開車去!

勾學貴:就是,那工商局也不是他們家的,咱怕他啥?咱啥都辦了,他說沒有就沒有啊?這把咱還真得跟他們轱轆轱轆,我讓他請神容易送神難!老爺子,上車,咱上工商行給你支錢去!哎,家里再跟一個人,照顧老爺子。到縣里我請客,回來我送你們!走,都上車!

女工商;把車開到你們鎮工商所去!

勾學貴【扶老頭上車】放屁呢?一會這,一會哪。老子還非上縣不可了!開車!

男工商【去擋大解放】

勾學貴【一把推開男工商,大車憤怒吼叫著,沖出院子,向大街駛去】

男工商【邊喊邊鉆進轎車,去追大車】

 

 

126內景                 丁生家                         日

丁  生【正在與家人聽大喇叭廣播】盡胡說八道!

大喇叭中蘇渣滓聲音:老少爺們,我也說不少了,反正就是這么回事,勾三這些年哪,就是扎撒著手丫子兩手空空,啥證也沒有啊,一直非法經營,這家伙栽了吧?非罰他個 吊蛋精光不可呀!

丁  雙【一拍炕沿】扯犢子,三敢不啥都有么?咋整的!

賴天芬【進屋就朝丁家二老跪下】二爺爺,你們救救三敢吧!

女人們【急忙扶起天芬,又是擦淚又是捋把】

大喇叭:咱各家的苞米趕快出手吧,這會價最高,可說落就落呀!都往雙山子中學送,我給最高價!抓緊啊!

丁  雙:說得比唱的還好聽!

丁  生【對天芬】閨女,你著啥急?明擺著,這是有人要禍害三兒,要扳倒三兒!獨霸天駒鎮糧市 !三兒對老老少少啥樣,誰心里沒數?大伙能看熱鬧?咱們找人 、找村干部,好好合計合計!

 

 

127內景       魯天縣工商局某科室內              日

勾三敢【拍打著桌子】明明白白,都是你給我辦的,登記、證書都是,咋會沒底子呢?

女工商(在雙山子扣車的)【和顏悅色】同志,別激動【她把一本厚厚的賬簿推給勾三】,你自己看看,啥時候登記的?

勾三敢【刷刷翻閱】

女工商:勾學明?我咋一點印象也沒有呢?你還記著登記號碼嗎?

勾三敢【啪的合上賬本,皺眉思索】好像是,19980744吧?

女工商【翻賬簿】19980744,孫站民,興隆號鎮。你也別蒙了,回去等候處理吧!

勾三敢【忽的站起】我找你們局長去!

女工商:找誰都沒用!有人舉報,我們才查你的!找縣長也沒用!

勾三敢【雙手攥的咔吧咔吧響,憤憤走出辦公室】

 

 

128內景               蘇渣滓家               夜

金滿莊【舉杯】哎哎,蘇哥,勾三這把徹底屁了,咱跑一杯!

小渣滓:你還整出個“跑”一杯?【端杯笑】

金滿莊:平平常常 喝一個,那叫走一個,勾三玩完,這是多大的喜事呀!說個“走”,夠力度嗎?

蘇渣滓【鼓掌】

江長波【也與所有人跟著鼓掌】

蘇渣滓【舉杯】來,跑一個!【共同干杯】

小渣滓【站起】咱邊喝邊唱不更有力度嗎?

蘇渣滓【雙手下壓】咱也別高興得太早。抓緊搶購!這可是千啥難啥的好機會!長波,這兩天進多少了?

江長波【略加思索】150多萬斤吧。立竿見影,立竿見影啊!法律這

玩意,好使!蘇渣滓:好!【舉杯】再加把勁,機不可失,啥不再來了?

江長波:時不再來!

蘇渣滓:對!猛干幾天,再劃拉個三四百萬,咱就啊,來,干了這個!

金滿莊【站起,逐一斟酒】痛快,痛快!那家伙,都他媽塌拉翅子了!車扣了,糧庫也封了!不少簽合同戶追著勾三退合同!

 

 

129外景      魯天縣大街上            日

勾三敢【盯著一藍色卷毛頭發青年,走進“魯天香飯店”,上二樓;藍卷毛一伙進入一個雅間;勾三和一根棍進另一個雅間。】

 

 

130內景            魯天香飯店內                  日

【飯店大廳散桌區座無虛席,熙熙攘攘。】

勾三敢【與一根棍在雅間侯餐。一服務員過來詢問,三敢點劃菜譜。服務員離開。二人觀察雅間內裝飾。隔壁雅間傳出的說笑聲,引起勾三注意。他認真傾聽】

隔壁說笑聲:上上下下口袋里都沒咱要的玩意!嘿,那小子還挺機靈,摸摸兜 ,狠狠盯我一眼!事主告訴,那小子就一個瞎媽 ,還是個癱巴。

勾三敢【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他探出身子,更加仔細聽。】

隔壁說笑聲:哎,別盡 錄我呀,看這小妮子多水靈,攝幾下,攝幾 

下!

另一個聲音:藍哥,接著說,接著說!

 

 

131外景     魯天縣城大街上        日

【一輛四輪農柴車載著一車人,行進在大街上。車廂一角高豎兩根捆在一起的桿子,桿子頂端卷著黃布。駕駛室里坐著丁生等幾個老頭。農柴車后還跟著幾輛農用三輪子,也坐滿了人。】

 

 

132內景                 魯天香飯店              日

勾三敢【出雅間,到僻靜處撥通手機】喂,110,110!魯天香飯店,有一盜竊團伙!快!越快越好!【他朝一根棍擺擺手,然后走回去,繼續監聽】

隔壁藍色卷毛聲音:還不上菜?吃海鮮去!哥請客!走!

同   伙【唱】說走,咱就走哦;咱們老百姓呀,今個真高興【紛紛站起聲、椅子搬動聲】

勾三敢【一步跨出,踢開隔壁雅間門,沖進屋內】

藍色卷毛【與同伙一愣,吃驚,醒悟。掏出刀,對準勾三敢和一根棍】

勾三敢【掀翻桌子,趁亂直取端著錄像機的小伙,一把奪過錄像機。】

藍色卷毛【進刀直刺勾三;】

勾三敢【閃過,抄起椅子掄向藍毛】

【警車凄厲的鳴笛聲、急剎車聲、急促的腳步聲】

藍色卷毛【與同伙慌做一團。爭相奪門欲出】

警察甲【與搭檔進入雅間。】

勾三敢【向一根棍使個眼色。他拿著錄像機疾步走出。】

一根棍【向警察敘述】

藍色卷毛【與同伙在警察押解下走出雅間】

 

 

133外景              工商局樓前                日

【樓前擠了很多人。四輪農柴、三輪子、摩托車排一大溜。四輪子上扯出一橫幅,上寫“還勾學明清白,保護合法經營”。】

丁  生【在幾個青年攙扶下,走上樓前臺階。】找他們領導出來說話!【人們簇擁著丁生向樓內走去。】

男工商【出來阻攔人群】咱

勾學貴【擠到前面,指著男工商】就是這個東西,扣咱車,揍他!【說著就要伸手。】

丁  生【冷不丁抽勾學貴一撇子】生荒子!咱是來討公道,還是打架?

男工商:老爺子,勸勸大伙,先回去,有事咱慢慢解決!

王鐵成:慢慢解決?啥時候給解決?咋解決?這幾天的損失咋整?

丁  生:小伙子,你能當家呀?

男工商:我,我

副局長【快步近前,緊緊拉住丁生雙手】二老爺子,把你老都驚動了?快進屋!咱里面說話!

丁  生【推開副局長雙手】讓小石墩子出來,我們就和他說!

副局長:老爺子,我們局長在縣委開會,您老先到我辦公室歇歇,咱等著局長回來再研究。

丁  生:不是我老丁頭不通情理,勾三啥手續都有,你們憑啥一口咬定他是沒證經營?這個,我們村老老少少都敢作證啊!你們説扣車就扣車,勾三他們等不起呀!好幾十人干瞅著,楞不敢收購 ,這會,大苞米價高啊!旺發營子老少爺們也等不起啊!

副局長:老爺子,是我們工作沒做好,望發營子出了這樣的事,我很痛心呀!

連  坤【與幾個老頭上前】哎,你是頭頭,先跟你說說也中!勾三那些證啊照啥的,我們這些老家伙都看到過,你們憑啥糟踐勾三,硬說他啥都沒辦過?這屁是誰放的?

尤寡婦【扒拉開幾個老爺們,擠到前面,指著副局長數叨】別較著有權有勢,想咋說就咋說,想咋干就咋干!勾三那執照是藍皮的吧?那啥證是個紅皮的小本本,對不對?

副局長【舉雙手】對對,

勾學貴【接聽手機電話】啊,太好了!【他幾步躥到副局長跟前,抓住他的領子,掄圓巴掌,狠狠地連抽他幾個嘴巴】

男工商【急忙上前阻擋】

勾學貴【一拳把 男工商杵到臺階下】

女工商【跑上去擋住勾學貴】你敢跑到這行兇?我報案!【撥打手機】

勾三敢【與一根棍沖過人群】好啊,你報案,我們就不用打電話了!

女工商【通話】啊,啊,盜竊團伙,偷走勾學明證照?【極為尷尬之色。她拽副局長】回辦公室去說!【幾人進大樓】

勾三敢【站到最上一層臺階,雙手抱拳,連連作揖】感謝三老四少啊!【他眼中含淚】我勾三何德何能,這樣豁動大伙呀?【舉起手里的錄像機】咱拿到證據了!一會就拿這錄像,跟他們討公道!大伙放心吧!【轉向丁生】二老爺子,領大伙去飯店,去最好的飯店!我買單!

 

 

134內景                    賴天芬家                日

蘇渣滓【從籃子里抱出小狗崽子,放到賴長富面前】叔,就下這一個

江長波:老爺子,這小崽子,可是忒金貴了,縣長局長都搶著要啊!蘇哥就送給老丈人了!哎,大叔,這么叫不生氣吧?

賴長富:【摩挲著狗仔】我不挑!哎,我聽說勾三讓哪給扣起來了,真有這事?

江長波:是呀,這把勾三可徹底完犢子了,不罰死他才怪呢!

賴長富:那片林子,也保不住了唄?

江長波:那還用說?老爺子,明個下彩禮,這是禮單【遞過紅紙帖子】

蘇渣滓【起身】我到那屋看看【進賴天芬臥室】

賴長富【把單子放在炕上】我是睜眼瞎,你先拿著。

江長波:那,我就先叨咕叨咕!冰箱彩電不用說,新款奇瑞車

賴天芬【氣沖沖進門。直奔火炕,到炕前 ,從父親手中抓過狗崽子,使勁甩到外屋,狗仔子哇一聲,就沒動靜了。】

江長波【剛反應過來,急忙向外跑】狗!狗!【與又折回來的賴天芬相撞,】

賴天芬【一巴掌煽到江的臉上】滾!

蘇渣滓【從天芬臥室跑出來,看到賴天芬憤怒的樣子,嚇得一哆嗦,向外逃】

賴天芬【茶杯飛出,連杯帶水砸在蘇渣滓后背】不要臉!

 

 

135內景                  工商局內               日

勾三敢【放錄像】你們都看看,聽聽!

放送的錄像內容:

藍色卷毛【懷抱一小妞,邊頻頻親吻,邊聲情并茂的描述】到那小子家一看,我操【巴掌插入小妞最隱秘處,使勁抽動。小妞浪笑扭動】,咋多了個會走的娘們?哥們到房后整了一把火,嘿,那娘們慌忙跑到后面滅火。哥們溜達到屋里,瞅瞅炕上又瞎又癱的老東西,不慌不忙地摸出那幾個小本本,翻了翻,用眼一掃,勾,勾學明!對,就要這玩意!【啪地親了小妮一口】完活!【從懷里掏出一捆百元大鈔,啪地甩到桌上】老板蠻大方吧?兩萬!

另一女娃:哇塞,哥哥好棒耶!

藍色卷毛【攬過另一女娃,連連親吻】等一會,哥哥給你更硬 的棒棒!

【錄像關閉】

勾三敢:咋辦吧?

副局長【與男工商、女工商及屋內其他人面面相覷】

李樹義【咔的一拍桌子】咋辦?啞巴了?禍害我們那股尿呢?

副局長【急忙站起】這樣【他狠狠瞪男女工商人員一眼】我先寫一個證明材料,立即恢復你們合法經營,【掏出筆,抻出紙 ,刷刷寫好,蓋上公章,遞給勾三敢】其它問題,我們會一一核實,慎重研究,妥善解決!

勾三敢【站起】我們先走。【盯著副局長】名譽、損失,咋處理,我三天內聽結果!走!【一行人離去】

 

 

136內景                  蘇渣滓家                  日

蘇渣滓【扔火腿腸,黑背跳起接著;再扔火腿腸,藏獒跳起接著。他滿意極了,逐一 摩挲倆狗。仰身靠在沙發靠背上。閉起眼睛。手機響,懶洋洋接聽】啊,   啥?【坐直身子,眼睛直瞪瞪地盯著什么。突然跳起,四處尋找什么。最后迅速抄起桌上的筆記本電腦,高高舉起。片刻,又無力的放下,癱坐在沙發里。】

 

 

137外景               太平地村麻禿子家院內              日

小渣滓【正在指揮人過磅裝車】

麻禿子【眼睛盯著磅稱秤桿,又看看磅盤上沒扎口的玉米袋子。】哎,哎!別裝了!

小渣滓【轉過身】咋地?

麻禿子【指著磅上的麻袋】才150來斤?【拽下袋子。站到磅盤上,撥動秤桿上的游標,仔細看讀數。】你這稱不準!

小渣滓【瞪眼】瞎說八道!剛驗完,你敢說不準?

麻禿子:昨個,我146斤,這會才138?【指著游標,讓小渣滓看】你看看!

小渣滓:不可能!

麻禿子:卸下來!

小渣滓:我看看,我看看!【到磅盤前 ,前后左右挪動一通】才驗完,不該不準呀!

金滿莊【與另一同伙過來,也忙忙活活。他趁大伙沒注意,換下秤砣】大叔,再試試!

麻禿子【推開來拽 他的金滿莊】還試啥?麻利卸車,我不賣了!

小渣滓【往磅秤上推麻禿子】再看看,再看看!【手機響,接聽】卷毛給逮起來了?還有啥證據?沒有!那些東西一到手我就讓他們全燒了!

手機中聲音:你看著燒掉的嗎?

小渣滓【半天無語】

手機聲音:安排好的事 ,都讓你整砸了!你說你還能辦啥事?麻利回來!

小渣滓【關機。怒氣沖天地把麻袋拽到稱上】看看稱!這是多少?165!動不動就不賣,沒事整事!

麻禿子:就不賣給你了!

小渣滓【掏出刀子】操你媽,賣不賣咱另說,你埋汰人,誣,誣蔑我們咋說?過秤、裝車!【沒人動手】賣不賣?我他媽捅了你【刀子指向麻禿子】

麻禿子【站著沒動。哼了一聲。他的兒子、幫忙的親戚抄起耙子木掀虎了上來,劈球啪碴一頓抽打】

小渣滓【嚇得率先鉆進駕駛室。發動,起行。】

麻禿子【堵住大門,七手八腳從車上往下拽袋子】

小渣滓【開著空車逃之夭夭】

 

 

138外景       雙山子村             日

勾學貴【指揮人過磅、裝車】

大喇叭廣播(勾三聲音):喂,喂!雙山子老少爺們,我是勾三,就是前幾天被扣車那個勾三敢!從現在開始,我又可以收購了!我勾三沒毛病!我那些證照被壞人偷了,昨個抓住那幫壞小子,找到了證據,工商恢復我合法經營權了!我手里就攥著工商的證明。王村長,你給念叨念叨?

眾  人(過磅、裝車的人們):【都停下活計,認真聽廣播】

大喇叭廣播聲:我給大伙念叨念叨啊,魯天縣工商局證明,意思就是準許勾學明恢復經營糧食,購銷,這沒差!白紙黑字,有局長簽名,還蓋著工商大印!

大喇叭里勾三敢聲音:都明白了吧?老少爺們,前后左右營子都給我宣傳宣傳,解釋解釋,我在這謝謝大伙了!

王村長聲音:我操,你還真啥啊?

勾三敢聲音:王村長,我勾三就是實實在在的人,我能在這忽悠雙山子老少爺們嗎?哎,苞米沒打的戶啊,我建議你們就別打了,都帶棒碼成垛,來年干了咱能賣高價呀!我跟你們簽合同,給你保底價,還先給你定金!

 

 

139內景              蘇渣滓家                 日

江長波:蘇哥,勾三這一還陽,這糧更不好收了,你得趕快想轍呀。照計劃咱還差200多萬斤呢!

小渣滓:干脆,咱就給他們霸王硬上弓!

江長波:那咱是收購啊,還是去打架啊?

小渣滓:看你那堆碎樣!

江長波【一墩酒杯】你多英雄,辦事件件出彩!

小渣滓:放屁【端碗就要打 江長波】

蘇渣滓【掄起巴掌,啪啪啪,連抽小渣滓幾個大嘴巴】你辦過一件光彩事嗎?臭嘴還賊拉硬!長波,你有啥著,說說!

江長波【尋思一會】蘇哥,依我看,咱把各村說得算的、豪橫霸道厲害的都給他整住了,讓他們為咱辦事。咱別和以前那樣 了,不管到哪個營子,都生拱楞造!

蘇渣滓:好,這個點子絕,借力 打力!拉人這活我拿手,我來操,操作,是吧?

江長波:對,蘇哥操作,咱就能穩操勝券!

 

 

140外景                   野外公路上                日

勾三敢【駕車行駛。打手機】趙宋嗎?這些日子銷的咋樣?啊,還剩200多噸。這樣,你倆都撤!對,交代交代馬上回來。家里實在太忙了!啊,啥紅顏知己!瞎扯!你要敢把我的號 告訴她 ,我可饒不了你!咋地?她要幫咱銷售?你可拉倒吧!一個女主持人,她能干這個?我呀,從四合堂回來,那兒有個大戶,好家伙,包了1000多畝地!嗯,有點意思了。證照?工商局給咱補辦了!【躲避一輛農柴車,他的車差點沖到道下】操你媽!啊,差點跟破三輪子撞上!哎,咱成立公司了!就這回,一塊辦的。名啊,豐民農牧!

 

 

141外景             去孤山子途中            日

【兩輛高欄板載重汽車行駛在鄉村公路上】

江長波【與駕駛車的小渣滓說話】小六,到生猛崗收糧,咱真得悠著點,摟著點。

小渣滓:咋個悠法、咋個摟法?

江長波;少來橫的,少做手腳唄。

小渣滓:奸商奸商,不藏奸耍詐,能多賺錢嗎?再說,咱干的這行,熊拉拔機的、不動橫的你能吃得開?

江長波:哼,真要整扎了,咋收場?誰給說和?

小渣滓【從座位下抽出刀子,啪的拍到駕駛臺上,】這家伙一亮,比啥都好使!

江長波:哼,別覺著咱咋咋地,種地的就都是狗食。這年頭,精明強干、吃生米、敢玩命的主有的是!

小渣滓:哼,咱做的就是刀尖上舔血的買賣!這天下不就是這么打下來的嗎?哎,就你這種人,膽比耗子還小,能干雞巴啥大事?

江長波【一拍駕駛臺】你嘴干凈點!

小渣滓:這是客氣的,不樂意聽?滾犢子!【咔地剎住車】滾下去!

江長波:你也忒牛逼了!

小渣滓:不下去?【一拳杵向江長波面們】

【后面車上的人跑過來】

江長波【嗖的鎖住小渣滓手腕,用力一擰】什么東西,敢跟我動手!

小渣滓【疼得齜牙咧嘴,另一只手摸起刀子】

金滿莊【沖上駕駛室一把抓住小渣滓握刀的手,一手去拽江長波腕子】干啥干啥,還動上手了!

江長波【氣沖沖下車】牲口八道,不懂人味的玩意!

金滿莊【拍小渣滓一把】開車吧,穩當點!【跳下踏板】

小渣滓【猛踹油門,汽車忽隆一下躥出去,向前飛去】

 

 

142外景                  孤山子村 矬叔家              日

勾學貴:矬叔,這是合同,你看看?

矬叔老伴:睜眼瞎!讓我孫女念吧!【拉過一女孩】

女  孩【接過合同,剛要念,外面的動靜轉移了眾人的視線】

【院外進來一輛桑塔納,三輛大車停在大門外。轎車上下來幾個人,邊走邊瞅院內的破吉普。】

光  頭【一腳踹開屋門,氣勢洶洶闖入】矬爺,你胡子拉茬,說話咋沒個準啊?答應好好的,還跟這幫犢子扯蛋?

矬  叔【哆嗦著往炕下挪】那啥,那

光  頭:那雞巴啥?

女  孩【抄起笤帚,點劃著光頭】陳斧頭子!跑這兒耍二橫子?我家的糧食,想賣    給誰就賣給誰!滾!

【 炕里的小孩嚇得哇哇哭】

光  頭【扒拉開笤帚】沒你事,一邊去!

勾學貴【慢慢站起】朝老的小的 使啥威風?你小子要是有種,咱到院里去!

光  頭【一邊打量勾學貴,一邊從腰后扽出一柄鋒利的斧子,掂了幾掂】荷,從哪鉆出這么個貨?這架勢,不見棺材不落淚,不沾血腥不死心,是吧?

女  孩【摸起電話聽筒,撥號】

光  頭【一揮斧頭,按住女孩撥號的手】找死?

矬  叔【哆嗦著拽走女孩】

勾學貴【突然出手,奪過斧頭,一腳 把光頭踹出屋門】滾出去!嚇壞孩子,我他媽廢了你!

小渣滓【拔刀,指向勾學貴。】

尤  強【抄起煙灰缸】

勾學貴【用斧子指著小渣滓】出去!

小渣滓【舉刀,后退,出屋門】

勾學貴【對矬叔等】別怕,別怕!【一手杈著腰板,緩步出屋】

 

 

143外景                 矬叔院內            日

江長波【坐在桑塔納里冷眼旁觀】

王鐵成【在駕駛室里撥打手機】110,110

勾學貴【嗖地把斧子扔給光頭】單挑,還是?哎,一塊上,痛快!

小渣滓【揮刀撲向勾學貴】

光  頭【繞到勾學貴后面,舉起斧頭】

勾學貴【猛撲小渣滓,一拳格開他握刀的胳膊,一腳掃向小渣滓下盤,接著一個側翻,躲開后面劈來的斧子】

小渣滓【倒地】

光  頭【發瘋似的掄圓斧頭,逼近勾學貴】

【警車呼嘯而至。幾個警察跳下車,疾步進院】

警察甲:住手!

【搏斗雙方停止爭斗】

王鐵成【跳下車,跑進院】

警察乙【奪過斧頭刀子咔上銬子】

警察甲【對矬叔】老爺子是戶主?

矬  叔【點點頭】

警察甲【指指院中苞米】老爺子,你想賣給誰就賣給誰!這是你老的合法權力。【對勾學貴】小伙子,別動不動就來這個,啊?走吧,老爺子也得去。

矬  叔【哆嗦一下】我我

王鐵成【扶著矬叔】大叔,你是證人,是目擊者!【對警察】我說的對吧?

警察甲:沒錯。要做筆錄。都上車!【該去的都進入警車。車子快速駛出院子,向村外馳去】

 

 

144內景               勾三敢家                   夜

齊  琳【進屋。把一疊紙放到桌上。】二姐回家了?

勾三敢【放下報紙“吉林信息”】啊,上大姑家去了。又查這么多了?【翻閱桌上的資料】這得啥功夫呀?

齊  琳:這還是挑著選著,尋思有用,才摘錄的。【看正在吃面片的勾母】哎,媽自個能吃東西了?

勾三敢;嗯,這幾天就吵吵自己吃!

賴天芬【用手帕擦拭勾母嘴邊湯面】小琳,你摳查那,那些啥材料,有用嗎?

齊  琳:有用沒用你問敢哥。

勾三敢:嗯,那些雜糧扔在大連后,和韓國人做成頭一單生意的那些信息,就是小琳從電腦上查到的。

賴天芬:真那么有用?

勾三敢【接手機來電】雷老板?在哪呢?啊,你要的苞米快收夠數了。沒問這事?那你

雷震聲音:你追查的那個事!我剛剛想起,我的手機在被盜前,我在那個哪打電話,跟一個朋友閑侃,介紹了我自己近幾年的情況。對,臨出屋,一個人撞了我一下。我就覺著這個人面熟!到現在也沒想起是誰。我總覺著,這個人,八成是你身邊的人!

勾三敢:我身邊的?【思索。點頭】

【座機響,勾三敢拿起話筒】啥,偷樹的?好,我這就去!替我謝謝他呀。哎,賈大哥,給你打電話那個人是誰啊?謝謝了,賈大哥。【掛機。坐下,尋思。看墻上的石英鐘:22時。】【又拿起座機話筒】喂,二大爺,背馬!快點啊!我去看看林子。

【穿上短大衣,換上一雙旅游鞋。到組合柜后抻出 掏拉巴棍,揣上手電筒。】

勾  母【爬起】黑燈瞎火的,他能鋸拉幾棵了?不去!

齊  琳:再找幾個人!

賴天芬:讓小五子、老尤家小強子跟你去!

勾三敢:折騰那么多人干啥,沒事!去個人一沖,嚇跑就行唄。【一掄手中的巴棍】有這家伙,啥都不怕!【出屋】天芬,你倆等一會,回來我送你們。

勾  母:犟種!

 

 

145外景         勾三敢家鄰居院內                       夜

二大爺【牽著備好的馬,等候】加小心。

勾三敢【接過馬韁繩,捋把馬背】二大爺,這馬上 膘了!

二大爺:哼,你這草上飛,可他媽享福,飽草飽料墩著,油光水滑,一天就溜溜灣,這家伙,就是人堆里的秧子!

勾三敢:養馬千日,用馬一時嘛!二大爺,年終給你加上一個紅包!走了!【扳鞍上馬】

【墻外拐角處倆人影一晃而逝】

二大爺:三兒,加小心呀!【夜空中傳來“哎”的回答聲】

 

 

146外景                 野外                  夜

勾三敢【坐下馬碎步疾行。路旁黑影重重。一棵大樹隱約的輪廓。】

 

 

147外景               野外             夜

狼影   【疾行。路旁黑影重重。一棵高大樹木隱約的輪廓。】

 

 

148 外景                       野外                      夜

勾三敢【偶爾回頭。一個黑影跟著。】

勾三敢獨白:狼?不能吧?有年頭沒見著這東西了!

狼 影   【距勾三敢幾丈遠跟行】

勾三敢【加速。坐下馬奔跑起來。進入林子。砍樹聲。馬兒噦噦叫。砍樹聲停止。】

狼    【撲向勾三敢】

勾三敢【扯緊韁繩,握緊巴棍。在狼就要縱起的瞬間,掄圓巴棍,閃電搬掃向狼頭】

狼    【慘叫一聲。鉆到馬肚皮下,瘋狂撕咬。】

勾三敢【坐下馬狂躁打轉。他掄動巴棍,連連擊打下面的狼。】

狼    【不斷哀號。但仍未放棄攻擊】

勾三敢【縱身下馬。雙手握住巴棍,瞅準狼腰,猛力砸下。】

狼    【慘嚎一聲,拖著傷腿,向林子外躥去。】

勾三敢【拎著巴棍,疾步追趕。】

【吉普車聲。閃爍的車燈光。】

勾三敢【停步。扶樹喘息】

【車到眼前,跳下幾個人】

勾學貴【跑到勾三敢面前,拉住勾三敢雙手,搖動】三哥!咋不 喊我們一塊來?

勾三敢:大驚小怪!【摘下帽子擦汗】

尤  強:交手了?

勾三敢:交啥手!早跑了!

勾學貴:那你

勾三敢:狼,碰上狼了!

勾學貴:【四處撒嘛】哪來那玩意?【牽馬到車前,燈光下,可看到馬肚皮上有幾處傷痕 。】真碰上這東西了!

勾三敢:走,回村!【上馬】

勾學貴【與另幾人上車。】

【人馬、汽車向林子外跑去】

 

 

149內景            蘇渣滓家               夜

蘇渣滓【與金滿莊、江長波站在窗前,蘇扶著窗臺,焦急望著漆黑的窗外。傳來咔咔撓門聲。他沖向外屋,打開門,黑背鉆進,爬抓著蘇渣滓,站立起來,頻頻搖動尾巴。他撫摸黑背帶著血痂的腦袋。】傷的不輕呀!勾三,勾三!【牙齒咬得咯咯響。】滿莊,看看去!

 

 

150外景     勾三敢家院外                   夜

金滿莊【趴著墻頭,向院里看。】

【屋內燈光明亮。有女人身影走動。還有勾三敢、勾學貴等人。院里墻邊栓著馬。】

賴天芬【與齊琳出門。】

勾三敢【也出門】我送你們倆去。

金滿莊【用拳頭狠砸墻頭。匆匆離開。】

 

 

151內景           豐聯糧庫會議室           夜

勾三敢:晚走一會,趁這會兒肅靜,咱哥幾個碰碰頭。哎,咱們成立個公司吧!

趙  宋:公司?嗯,是時候了!起啥名呢?

勾三敢:天駒鎮豐民農牧產品購銷公司!

常豐收:再加有限倆字吧,我看人家都這么叫。

勾三敢:行!豐收,你明個就去申請。下面讓豐收叨咕叨咕收支情況。

常豐收【面前放著一摞賬簿。但他沒翻】先說說支出這塊。到現在,咱隨收隨銷350萬斤,收糧款用去192萬多一點。收購預備儲存糧400萬斤,支出定金56萬,付雜糧款102萬,再加上糧庫租金、稅款、運費這三項,總支出一共是,386萬多一點。

趙  宋:好家伙,不知不覺,扔出這么多了?

由大林:那,收入咋樣?

常豐收:收入是這樣啊,雷老板500萬斤訂購糧,給咱打過來57萬定金;大連雜糧銷出三單,收入82萬,二老爺子動員來的集資款65萬,咱自籌180萬,隨收隨銷利潤是14萬,共計398萬多。

趙  宋:哎,三敢,下一步咋整?你說說吧!

勾三敢:都琢磨琢磨!從收支對比上,從大連雜糧這事上,看看能不能悟出點啥?

 

 

152內景                孫義賓家                 夜

孫義賓【端杯,勸酒】五弟,田雨兄弟,哥,老了 ,跟不上腳步了!

田  雨【與勾學貴晃蕩著站起】別,別,這么,說

孫義賓:是你們青年人,天下了,凡事,得主動,搶著參,參與,對不對?

勾學貴【干了一個】對,對!

孫義賓:開會啥的,不能落下,是不是?

【三人干杯】

 

 

153內景        豐聯糧庫          夜

由大林【沉思一會】我還隨收隨銷,不和你們摻呼!這來的多快,還把握!

常豐收:把握是把握,見利也快,就是,大伙看看啊,350萬斤,咱隨收隨走這數量嚇人吧?利潤多少?【環視大伙】才14萬!十來個人,這都一個來月了吧?

由大林:利呢,是小的有點可憐。豐收,別忘了,咱是啥?咱不就是土里刨食、拱土喀拉的農民嗎?咱不還得指著土地活著嗎?冬秋 閑著,咱也就是倒騰點糧食啥的,活泛活泛。你還真想指著這個發大財,整多大多大動靜啊?

常豐收【生氣。站起】大林,這么沒黑美白地折騰,你就這么點念想啊?

由大林:我這人,沒啥出息 ,也沒大能耐。哎,咋回事?你們往年不都這么干嗎?我就整這個了!【他瞅瞅勾三敢】

常豐收 :沒出息!你干你的,我們這攤,你少逼逼!

由大林【騰一下站起】說啥呢?年輕輕的,嘴這么損啊?

一根棍【澆開水燙雞,拔著雞毛】哎哎,該變 ,就一定得變!昨個還是黃花大閨女,一宿不就變了嗎?

趙  宋:沒正經的!

一根棍【把 斑駁陸離的雞啪的扔到盆里】咋地?我說的不對呀?過了那宿,她還叫姑娘嗎?

趙  宋【咧咧嘴】荷,荷,還雞巴啥啥一根棍呢,你還是純光棍子嗎?

一根棍【吭,一屁股坐下】那連他媽三歲小孩都知道!

勾三敢【站起】大林,坐下!都坐下。我也叨咕叨咕。大林說得呢,也不全錯。往年整對縫買賣,人家要啥,咱就給收啥 ,要多少就收多少。

一根棍【拎起拔光毛 的雞,去里屋】清燉吧,沒啥油水啊!

勾三敢:人家遞啥價 ,咱都得接受,縫小得可憐,就像剛才一根棍說的那樣,沒啥油水呀!這把栽到大連,咱爬起來,一睜眼,哎呀,這心里立個量敞開一道縫。咱天駒鎮,離大連遠嗎?咱們的雜糧直接賣給外商,這利潤,噌一家伙,翻著跟頭往上躥啊!這是因為啥?大伙都好好尋思尋思!【摩托車急剎聲,咚咚咚的腳步聲。大家都向門口看去。】

一根棍【用大托盤端著一盆熱氣騰騰的雞湯和杯瓶筷子,放到桌上】

田  雨【嘭一腳踢開屋門,闖了進來。】呵,有吃有喝,有滋有味啊。勾三,你真行啊!開會就開會唄,跑到這么背人的地,還安排在深更半夜里?啥意思呀?分紅包了,對吧?【上前一步,一抬手,圓桌立正,盆杯瓶筷唏哩嘩啦落了滿地。湯水潑灑人們一身】

由大林【猛站起,一拳杵向田雨。】胡說八道!黑天半夜跑這耍酒瘋,找抽!【又是連連擊打】

田  雨【一面抵擋躲避,一面分辨】干了見不得人的事,還不讓說?

由大林:放屁!家有千口,主事幾人!啥會都得全家參與?啊?

田  雨【擼胳膊挽袖子】你開會,你喝酒,你多牛逼啊!想他媽干啥?【上前扯住由大林領子】

一根棍【從后屋跑過來,擺正圓桌,撿拾碗筷。然后去拽田雨】

田  雨【一下扒拉開一根棍,順手煽一根棍一個大嘴巴】你算他媽老幾?滾!【指著由大林】都他媽倆來月了,一門往里砸錢,整對縫也得給錢花呀!

勾三敢【坐著,一動未動,冷冷看著】

常豐收【過來拉田雨的手】哎哎,有話不會慢慢說?

田  雨【甩開豐收的手】你們【指著一根棍】一個個都成了貼己卵子,都他媽

勾三敢【啪查!一拳砸在圓桌上。杯、瓶抖顫】你對你的縫,跑這來摻和啥?【站起。手機響,接聽】小五子?啥事 ?打聽開會的事?【啪的又 猛擊桌子】該干啥干啥,瞎打聽啥!【咔的關機】【指著田雨】田雨,我明白告訴你,就你這直巴頭子,就是該跟你說的,也不跟你合計!【使勁點劃著他的腦袋】這是啥玩意?

趙  宋:遇事尋思尋思!

勾三敢【拍拍桌子】聽著了吧?小五子打電話,沒鼻子帶臉地問我,開會為啥沒找他!你田雨破門而人、大打出手,興師問罪!誰鼓搗的?啊?好好尋思尋思,遇事要動腦!和咱們較勁的還少嗎?背后整事,捅咕傻狗上墻,人家裝槍,你就閉著眼摟火!人家就躲在旁邊,抻著脖子瞪大眼睛,等著看咱這熱鬧,盼著咱窩里斗!這么整對誰有利?好好想想吧!散了,散了!該回家的回家。哎,豐收,多安排幾個巡邏的!操他媽,里里外外都讓你提溜著心!

 

 

 

154外景            村際公路         晨

勾三敢【駕駛2020吉普顛簸在田間公路上。孫義賓、趙宋在后排座上】這破道 ,忒難走了!

孫義賓:嗯,往回拉糧可夠嗆!

趙  宋:哼,想啥法還鼓搗不回去?哎,敢哥,還有多遠?

孫義賓:也就一半!

趙  宋:一百多里?可真夠遠的!

【車滅火。三人下車。勾三敢和趙宋掀開車蓋子檢修。】

孫義賓【到路邊邊撒尿邊打手機】喂,我們去四合堂!

 

 

155外景                 蘇渣滓家           晨 

蘇渣滓【在用手機通話】駱大哥,你放心,不管別人出出啥價,,我都會超過他,給你最高價!那當然,兄弟興許缺鐵、缺鋅,就是不缺錢!

 

 

156內景          四合堂駱高峰家         晨

駱高峰【倒茶、上煙】兄弟,大老遠的,你都跑好幾趟了。這么著,今天,不管成不成,咱都定下來!咋樣?

勾三敢:好啊。駱大哥,這會兒苞米的行市咱都知道,我給的是高價吧?

駱高峰:價是不低。兄弟,你也得尋思尋思,方圓二三百里,我這單買賣是不是最多、最省心?我呢 也不多要,六角一,現錢!

勾三敢【出門,看苞米堆】駱大哥,你看你這苞米,堆骨這么大,說不定都傷熱了,你這價還一路見漲?

駱高峰:兄弟,話說到這個份上,我也不瞞你了,惦心我這苞米的可不就你一家,這兩天就有五六份,又是電話,又是來人。

勾三敢:駱大哥,行市這東西吧,可是變就變啊,可說落就落呀,一宿掉個角八分的也是常有的事,對吧?到時候別后悔!【看一眼趙宋,三人起身】我們就不打擾了。孫哥,你不要看看你大姑嗎?走,咱一塊去

 

 

157外景              公路上            傍晚

蘇渣滓【駕駛桑塔納行進在去縣城的公路上。車上還有江長波、大家樂。蘇打電話】沒講妥 ?在啥價上談崩的?啊,我還不知道咋殺價?上點心,多整點這樣的信息!【關機】

江長波:二哥,還得增加人手,整不過來呀。

蘇渣滓【掏手機】小六那事咋樣了呢 ?

江長波:蘇哥,你真得好好管管興業了,動不動就抄家伙;不管對啥主,都楞做手腳,整的還不利落,隔三插五就讓人家抓住把柄。要我看啊,不能盡使那些下三濫手段了,這樣下去,咱名聲可是越整越臭 ,還咋跟勾三較量?

蘇渣滓:該管的時候我會管他。長波,干咱這行,就憑整出正入,能有競爭力嗎?老話說的好,奸商,奸商,無奸不商!還有句老話,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

江長波:蘇哥,我也不是說

蘇渣滓:長波,我知道你的心思,我知道,你是真想干出點名堂,這沒啥不對,唉【撥號】喂,二哥,小六子他倆啥時候放出來啊?還得等幾天?哎哎,二哥,現在可較圓勁了,正是用人的時候,給咱整進去倆!真要命!二哥,你再想想法,想想法!【差點與一輛摩托車撞上。錯車】瞎種!啊,二哥,我關了。【關機】

【車速加快】

 

 

158外景          去林地的路上         傍晚

【2020吉普車顛簸慢行。車內還有趙宋、由大林、常豐收】

勾三敢:我決心鐵定,咱們就整存儲待售!

趙  宋:啥意思?敢哥,解釋解釋!

勾三敢【拍打一下方向盤】沒啥可解釋的,就是多收糧,存起來,來年賣干糧食!

由大林【急頭白臉地】我勸你還是撿把握的整,對縫,隨收隨銷!

勾三敢【使勁一踹油門,小車猛然加速,其他人都被聳到靠背上】誰不知道有風險?

由大林:你們自己的買賣,想咋干就咋干吧,我不摻呼!

勾三敢:這么多年了,從咱手里搗鼓走多少糧食啊!有上千萬噸吧?仔細想想,咱得 了多少利?一分 的縫多,最高,二三分到頂了吧?可咱這兒的黃玉米多吃香呀!到終端用戶那,價格可是不低吧?有時還出口!中間那么大的差價都跑哪去了?啊?再說了,咱老老少少,哎,也包括咱自個啊,辛辛苦苦汗珠子摔八瓣,忙活一年,咱落幾個大子?地少的戶,整不好還得賠上!大林,是不是這么回事?我瞎說了沒?我看你也整存儲待售吧!

由大林【無語。過了一會,點頭】道理呢,是這么個道理。可存儲就不要本錢啊?

趙  宋:當然要本錢!

由大林:那不結了!

常豐收:大林哥,我和敢哥算過,存儲成本呢,烘干占大頭,一噸大約在三十至四十五元。存儲一斤,成本是一分到二分二左右。到來年,每斤至少能多賣一角八九!你掂量掂量,就是擔點風險,整存儲待售是不是值過?

勾三敢:我不會搞精算,可是,連著多少年了,大苞米到第二年價都很高,這是公認的事實吧?這是不是機遇?該不該抓住這個機遇?【再次加速。車子飛一樣奔馳】還是那句話,看不到機遇,他就是瞎子;抓不住機遇,他就是笨蛋;不敢抓機遇,是啥?【他使勁連連拍擊方向盤,加重語氣】他就是軟蛋!是他媽傻蛋!就這樣決定了!下一步,給林老板收夠數后,隨收隨銷 業務立刻停止!全力以赴,開始大批量收購!一粒不走!質量,分類,都要嚴格把關!【咔,猛踩剎車。后面的人“匡”的撞到前面座椅上。】都不說話?那就是沒意見?【等待一會】啊?就這樣!還有不少細節,咱邊干邊琢磨,邊落實!【小車爬上公路,瘋狂奔馳開去】

 

 

159內景                 魯天縣城一飯店          夜

蘇渣滓【放下酒杯】駱哥,你可真敢要!五角七?就你這價,你要能找到買主,我,我【指著窗戶】就從這四樓栽下去!

駱高峰:多高價都要,啥都缺,就是不缺錢!這話是不是你說的?【一推酒杯,酒水灑出老多】

大家樂【正好從外面進來。手上,胳膊上掛著、拎著大兜小包。她看到怒氣沖沖的駱高峰,急忙上前,拉把椅子 ,湊近駱高峰,摸索他的手背】吆,駱大哥

駱高峰【甩開大家樂的手】少來這套!【指著蘇渣滓】你這不是往死坑我嗎?又是電話。又是去人,死皮賴臉要我的苞米!就是聽你了的話,我才把勾三敢打發了!160多萬斤,咋整吧?

蘇渣滓:訛人啊?做買賣不就這樣嗎?此—時啥一時嘛。

江長波:就是,市場這價格 ,誰能說了算?此一時彼一時嘛!駱老板,我可聽說了啊,興隆號那邊,苞米價可是要往下出溜!

駱高峰【猛站起,抓起杯子,砸向蘇渣滓】你還他媽是個人嗎?

蘇渣滓【側身躲過。順勢抓起小文件包,離開座位】這是啥雞巴人啊!哎,姓駱的,我買單了啊!拜拜了您!【朝外走去】哎,這可是四樓呀,加點小心!

駱高峰【一把掀翻圓桌。唏哩嘩啦。朝外走去】

女服務員【攔住去路,指指桌子】

駱高峰【氣鼓鼓掏錢,扔出兩張百元鈔。走出屋】

 

 

160外景                 豐聯糧庫               日

【兩輛車在卸糧】

田  雨【氣呼呼 往下扔成袋子的玉米袋】隨收隨發不是讓停嗎?

勾三敢:有啥話呀?說!

田  雨【停下活,雙手插著腰】你這不是放屁嗎?

由大林【一腳踹向田雨大腿。田雨差點閃到車下】會說人話吧?

田  雨【爬起】我還就罵了,能雞巴咋地?

由大林【還要掄拳】

勾三敢:大林!姓田的,有話快說!我還有事!

田  雨:你們定下來的,這咋還忽忽隨收隨走?嗯?

勾三敢【轉了兩個磨磨。指著田雨】有你啥事啊!人家林老板要300萬斤,定金咱都收了,還沒給人家收夠數 呢!那份200萬斤的還一粒沒收 !

田  雨:沒下定金,憑啥給他收 ?

勾三敢:寧叫天下人負我,我絕不負天下人!這就是我勾三做買賣的信條!

田  雨:我也不管你雞巴啥信條不信條,反正干這行,就得不見兔子不撒鷹!

勾三敢【跺腳】說話不算數,拉屎往回坐,那是人干的事 嗎!不管是我一個人的買賣,還是你倆的生意,都該這樣干!

田  雨:你們雞巴嘴大,橫豎都是你們的理!【使勁踹下去一個袋子。扛袋子的小工被砸得 一咧嘴】

由大林:不知道細情,瞎雞巴管閑事!干活!

勾三敢【走向2020吉普】

 

 

161外景           去縣城的路上           日

勾三敢【駕車行進。接聽手機】啊,駱大哥!

駱高峰說話聲:那個姓蘇的,王八蛋,忒不是東西了!

勾三敢:咋回事?大哥,慢慢說!

駱高峰說話聲:他媽耍我!

勾三敢:壓價!是吧?

駱高峰說話聲:五角三!王八蛋 !想找便宜!兄弟,我看你這人挺那啥,咋樣,我這些苞米?

勾三敢【敲打著方向盤】駱哥,我包圓 !要現款呢,一斤五角六。要是存儲的話,六角五!

駱高峰說話聲:現錢,現錢,再給哥加一分!

勾三敢:駱大哥,我建議,你啊,還是簽合同賣,你就給它帶棒儲存,不招蟲子,干的快,來年賣干糧,那價格是賊高啊!哎,我說那個六角五可是保底價呀!來年要是高于六角五,咱就隨行就市!咋樣?

駱高峰說話聲:嗯,我尋思尋思,再跟家里人合計合計,行吧?

勾三敢:應該應該,你這份是大戶,這么多糧,是得慎重!不過,我提醒你啊,駱大哥,市場這股脈,咱哥們誰都把不準,是吧?這不是嚇唬你吧?

駱高峰說話聲:我知道,我知道!

勾三敢: 那好,駱大哥,今晚,十點吧,我聽你準信!咱哥倆要是成交,我明天就去你那簽合同!【加速。車子飛馳起來】

 

 

162 外景              魯天縣信用社            日

蘇渣滓【一邊從業務室往外走,一邊跟張信貸說話】張哥,勾三火燒屁股似的躥錢,他抵押貸款那事,你可

張信貸【拍拍蘇渣滓肩膀】放心,兄弟,有我在,他就別想辦成。再說你們老板也跟上上下下打招呼了!

蘇渣滓【連連點頭】那就好,那就好。一會飯店見!喝完咱再去泡泡搓搓!

勾三敢【開車進了信用社 院。他和柳繼明下來,直奔辦公樓。與蘇渣滓和張信貸在臺階上相遇。雙方對視而過。】就是這些人撥楞著我貸款的事!

柳繼明【點點頭。二人走進信用社業務室】

 

 

163外景               豐聯糧庫          日

田  雨【底朝上扯起一個麻袋,玉米四處迸濺】這碼一垛,那堆一趟子,哪來這么多臭規矩!有啥用?成心折騰人!

常豐收【牢牢抓住田雨去拎另一個袋子的手】干啥!干啥?這么碼放,那是研究定下來的,大伙都得執行!

田  雨【一杵子捅到常豐收胸口。】滾一邊去!

常豐收【被杵倒,躺在糧食垛上】你他媽瘋了?

田  雨【指著常豐收】你他媽充啥大尾巴鷹?我倆的苞米!憑啥沒有說話權力?

常豐收【捂著胸口慢慢站起。撥打手機,半天按不準號碼,他遞手機給王鐵成】給,敢哥----田雨,耍橫,咱整不了!

王鐵成【撥號】喂

 

 

164內景             信用社業務室            日

勾三敢【聽著手機,走出業務室】讓田雨接電話!【等待】

田  雨說話聲:告我?誰怕誰呀?

勾三敢:田雨,你少扯犢子!大林你倆入股那份,你湊多少錢?

田  雨:【無聲】

勾三敢:就拿出一千多塊,還是大林幫你墊上的!誰不比你多?成天耍錢,你正正經經干幾天活 ?貢獻不大 ,盡他媽整事!你攪和啥?你到底啥意思?我告訴你啊,你那股要是想撤,你就給我早點摳出去!想要那股,你就老老實實給我干活!就這兩條道 ,馬上決定!

田  雨說話聲:啥雞巴油多的,啥雞巴蛋啥的,往大堆一倒,都雞巴一個樣!

勾三敢:按品種碼垛,分等分級堆放,當然有他的道理!

田  雨說話聲:沒聽說過,誰像咱們這么麻煩,整得 這么累!

勾三敢:狗屁不懂的玩意!黃花閨女和半大老婆子,都是女人,那,那能一樣嗎?【氣得啪啪直拍窗臺板】人家指名道姓地要娶大姑娘,你他媽硬給人家介紹四五十歲的二婚,人家能同意嗎?【急得只打轉轉】

田  雨雙說話聲:比嘴茬子,我整不過你,我就覺著這么整,把大伙都快折騰死了!

勾三敢:讓我咋說你好呢!啊?自己好好尋思尋思,幾天幾宿耍錢,你咋不喊累?喝大酒,騎摩托車往樹上撞,你咋不害怕?行了,我沒功夫和你扯王八犢子!還是那句話,不想干就麻利滾蛋!【咔地關機。氣呼呼走進業務室】

 

 

165內景                 信用社業務室          日

王主任:咱倆同學一回,你還是頭一次找我,又不是為自己辦事,按說,我真該幫你,可這樣的情況,上面確實不允許,也沒這個先例。

柳繼明:那你就啃一把螃蟹唄,為咱魯天縣開出一條農民抵押貸款的河拉溝子!

王主任:說得輕巧,那螃蟹就那么好啃啊?

柳繼明:現在上下都鼓勵創新,倡導摸著石頭過河,你就不敢試試?就怕犯錯誤!都雞巴啥歲數了,咱倆都快到站了吧?這輩子你就不想整出點動靜來?

王主任:誰不想呀?可那風險太大了!

柳繼明:和大學時 一樣,樹葉掉了都怕砸著腦袋!哎呀,瞎了勾三那片樹!還老吵吵啥啥雞巴綠色銀行呢,純他媽扯犢子!

勾三敢【緊扯柳繼明袖子】

柳繼明:我說啥他不都得聽著!

王主任:就你這破嘴,得罪多少人?該上上不去!沒記性!

柳繼明:哼,該說的不說,該干的都不愿干,有多少正經事就這么耽誤了?哎,別說咱倆了,還得說勾三這事。【拍打著勾三肩膀】老同學,知道我為啥這么使勁幫這小子吧?

王主任【搖搖頭】

柳繼明【推推勾三敢,示意他出去。勾三敢出屋。】和這小子,我們是一不沾親,二不帶故,別看是一個營子的人,可這些年,我一直在外面轉游,原先還真不太了解他。也就是回到天駒鎮這些日子,和他接觸幾次,嘮的挺多,這才發現,這家伙還真不簡單!再加上望發營子老少介紹,我更覺著他確實是個干正事的人物!

王主任【睜大眼睛】哎,讓你夸獎的人可是沒幾個呀!對他評價這么高?

柳繼明:你別打岔呀。前幾天,有人糟踐他,誣告他無證經營農產品,工商局勒令他停止經營。那家伙,全營子有分量的村民呼啦啦干到工商局,替他討公道。這小子也賊牛逼,愣是整著了能證明自個清白的錄像帶,送到工商局一放,都傻眼了:人家是真被誣陷了,人家真是啥證照手續都不缺呀。立馬補辦一切證照,恢復正常經營!

王主任:白活,白活!你這家伙,不去整影視創作,可真瞎了!

柳繼明【推過水杯】倒水!

王主任【斟上開水】忽悠,接著忽悠!

 

 

166內景               信用社院里              日

勾三敢【在2020吉普車里。正用手機通話】駱大哥!這么快就決定了?

駱高峰說話聲:不是,兄弟,你讓我簽合同存儲,這心里咋,我可實話實說了?

勾三敢:駱哥,我是拐彎抹角、云遮霧繞的人嗎?咱就實話實說!

駱高峰說話聲:那好。整存儲,來年賣,我這心里沒底呀!你看呀,來年苞米價要是不高,咋整也上不去,那咋辦?

勾三敢:我不跟你說了嗎?給你保底價!再加上定金,一斤就是七角七八,扣除四五分錢的運費、傭金,一斤穩巴賣七角三四!這個價我給你兜底!對吧?

駱高峰說話聲:那,那你們來年要是死活退貨,不要我的苞米了,我不是活崴嗎?

勾三敢【笑出聲】駱大哥,你呀,你尋思尋思,我不要你苞米了,就是我毀約,定金不就是你的了嗎?苞米還是你的,你再賣一把,是賠還是賺?這個賬不明擺 著嗎?

駱高峰說話聲:啊,是這么個賬!那,那你們也整不了幾個子啊?

勾三敢:我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駱大哥,我勾三啊,還真不是想在做糧食買賣、糧食經紀上賺多少多少,我不缺錢!我有三百多畝林地,都要成材了,那得出多少錢?大哥,我勾三幾輩子的錢都夠花了吧?我是吹牛逼嗎?我一直在尋思,你說這人,一輩子就都為錢活著?他就不應該再 干點別的什么?

駱高峰說話聲:兄弟,我聽出來了。哎呀,像你這樣的,以前還,從來沒聽說過!這把要不是遇上你,我老駱說啥也不信!就咱刨壟溝、拱土塊的,能出這樣的人物?不簡單,真不簡單!剛才我還納悶,你咋就舍得少拿錢,把大頭都讓給咱種地、賣糧的呢,明白了,明白了!哎呀,一樣的人,姓蘇的那么缺德,兄弟你---啥也不說了,我老駱走好運了!那,合同的事?

勾三敢:明天簽!咋樣?

駱高峰說話聲:好,哥在家等著你!我得多整點像樣的酒菜,多找幾個像樣的人,咱好好喝 一把!順便得 好好宣傳宣傳兄弟!那咱明天見!

 

 

167內景內               信用社業務室                  日

柳繼明:【遞過去勾三敢印制的儲存售糧合同】你好好看看,這樣的合同,是不是有意向賣糧農民傾斜?

王主任【仔細看合同】哼,定這樣的合同,不是外行?就是缺心眼!

柳繼明:勾三比誰都精明,再說,就這份合同,他還特意找過幾個這方面的律師咨詢過!剛才我也介紹不少了,咋樣,是我忽悠,還是?

王主任:信,我相信!他那片林子,真出奇,在咱魯天縣可算是頭一份!

勾三敢【進業務室】王主任,也知道我那片樹?

王主任【遲疑一下】前幾天,我帶著幾個內行,到那轉了轉,那品種楊堪為一流!

柳繼明【騰一下站起】你這個家伙,都搞評估了,還在這涮我!

王主任:你也別高興得太早!抵押貸款申請報告前幾天才遞上去,能不能批復 ,啥時候批復,還是未知數!

柳繼明:這不很有希望嗎?老同學,再給燒把火!哎,再給你透漏個秘密!【趴在王主任耳邊嘀咕半天】咋樣,稱得上英雄吧?

王主任【看看勾三敢】當然!

柳繼明:值得使勁幫吧?

王主任【連連點頭】值,值!

柳繼明:那就看你的法力了!走,我請客!

勾三敢【興奮不已】

王主任【看看手表】哎,我得去見一個領導,請客就免了!改日去我家,咱連喝 帶嘮 !

 

 

168外景                 豐聯糧庫 院內                日

由大林【扶住老田頭】大叔,你別著急 ,上屋慢慢說。

老田頭【淚流滿面】兒媳婦跑了 !我能不著急嗎?完了,這回可真完了!家散了!啥都沒了,值錢的都劃拉走了啊!【癱坐在糧垛上】

由大林【雙拳狠砸麻袋】不爭氣的玩意!【撥通手機】喂,喂!

 

 

169外景              鄉間公路上               日

趙  宋【駕車急駛。手機響。摸自己手機,聽聽,放回衣袋。減速。手機仍在響。掏勾三敢手機】喂,大林!找敢哥?睡著了。讓他在迷糊一會吧。啊,啊.哎,大林,這么著,你想法借一套攝像頭,

由大林說話聲:借那玩意干啥?

趙  宋:你就去借吧。早合計要收拾他呢!就他這道號的,不管你咋說,不管誰勸 ,沒用!這就去。不好借 ?想想法唄!

 

 

170外景               豐聯糧庫                 夜

【火勢逼人。一垛垛糧食變成一條條火龍。模模忽忽、動蕩搖曳的人群。常豐收、尤強、蘇渣滓、金滿莊等等在奔跑,在潑水,在跳躍。】火!救火!

 

 

171外景                  田間  鄉間公路上            日

趙  宋【推推勾三敢】

勾三敢【忽地站起。腦袋空一下撞著車頂鐵框。他睜開眼。揉揉】

趙  宋:做夢了?

勾三敢:嗯,這把火,真嚇人!【擦腦門子上的汗珠子】哎,趙宋,真得好好琢磨琢磨,就咱們這買賣,存儲量這么大,要是都等 來年現找 下家,這心里是不是不托底呀?

趙  宋:那還用說!你咋尋思的?

勾三敢:咱不能只顧一門收糧,咱還得趕早抓緊踅摸下家!這下家呢,最好是大用戶!

趙  宋:問題是,著急馬慌、一時半會上哪踅摸【匡!車子急速向前,朝拐彎處的深溝杵去。趙宋猛踩剎車,手剎也同時到底。二人緊緊抓住方向盤、上面的把手。但是仍然吭的一下撞到風擋上。車子停在深溝邊沿,一個前輪已懸空。二人摸摸腦門,長出一口氣。】操他媽!就這樣的手把,也敢上路?差點把咱咱倆整下去!太懸了!【二人擦汗,趙宋向前看。】

勾三敢:瞅啥?早他媽沒影了!哎,趙宋,這開車的可不是二把刀,絕對是個高手!【手機響。接聽】啥,都要退合同?在糧庫?好馬上到!

趙  宋【倒車。加速。小車飛馳起來】

 

 

172外景          豐聯糧庫院內                   日

【一群人圍著常豐收,舉著合同,七嘴八舌,】

【2020 吉普進糧庫。行駛到辦公室前。人群呼啦圍住正要下車的趙宋、勾三敢,大喊大叫】“退合同!”“不賣了!”“給我退了!”

勾三敢【困在擁擠的人群中,他雙手下壓】聽著啥謠言了吧?

連  坤:啥謠言!就是你倆下的套!

勾三敢【與趙宋吃驚地盯著連坤】下啥套?

勾學貴【與常豐收、孫義賓也擠進人堆。勾學貴薅住連坤領子】胡說八道!誰給你下套了?【啪啪倆嘴巴】

連  坤【捂著腮幫子,一只手舞舞扎扎,要還擊】

田  雨:啥他媽人呀,煽耳光子就能封住人嘴呀?

勾學貴【指著田雨】再嚕嚕一遍!

勾三敢【一腳踹向勾學貴,勾學貴倒地】

勾學貴【爬起,委屈地辯解】就這樣的漢奸,不該收拾呀?

勾三敢【對連坤】咋回事?直接了當地說!

連  坤:聽著你倆錄音了!背后算計大伙 !

勾三敢:啥錄音?在哪?

趙  宋:錄音?

連  坤【模擬勾三敢、趙宋腔調】簽了合同,那就把握 了?

村民甲:“都是二百五,咱一忽悠,全上套了!”

村民乙 :“那幫玩意,傻帽,一唬一個準 !”

趙  宋:爛七八糟,從哪整來的?

連  坤【指著旺發營子方向】村里這會還在聽錄音呢!大伙還都拿 你們當好人 呢!屁!吃人飯,不拉人屎!麻利退合同!少說廢話!快點!

勾三敢【把勾學貴、由大林拉到一邊】馬上回村,把錄像帶整到手!快去!

由大林【與勾學貴飛快地去推摩托。摩托呼嘯著沖出糧庫】

勾三敢【面對連坤,猛拍車蓋子】連四,我還真沒法叫你四哥了!【指著大伙】!你們拿到定金了沒?

眾  人【互相瞅瞅】拿著了。

勾三敢:那些苞米棒子,是不是還在你們自家院子里?

連  坤【與眾人】是呀!

趙  宋:有比我們出價高的么?

連  坤【與眾人互相看了幾眼,相繼搖搖頭】

勾三敢【一拍車蓋】滾!滾!

趙  宋:扳著驢屁股親嘴,不知香臭的東西!

勾三敢【搶過連坤手里的合同,用拳頭鋼鋼狠砸車蓋,眼里含著淚花子】這,這是擦屁股紙呀?我們不要大伙的苞米,那些定金還能拿回來嗎?啊?

趙  宋:好心當成驢肝肺!哪頭炕熱乎不知道啊?【常豐收、孫義賓也跟著數叨村民】

勾三敢:誰忽悠你們都上道!這玩意【指連坤等人的頭】 就是囊飯的家伙呀?【手機響。】

【走到一邊接聽。】

孫義賓【也跟過去,裝作查看糧袋子。側耳細聽。】

勾三敢【通話】占二叔!是嗎?剩下的讓一家包銷了?【他原地連轉幾個圓圈。飛快擦去淚水。攥著連坤的合同手使勁晃動】太好了!包銷商問咱還有綠豆沒,還說啥樣的都可以,越多越好!

孫義賓【盡量接近勾三】

勾三敢【斜一眼孫義賓,走開】二叔,我,我沒聽錯吧?是真的?哎呀,二叔,咱碰上哪路菩薩了呢?啊。包銷商是連江的?啊。啥?你想把雜糧款全都打過來?好啊,這兒正為湊錢的事 著急上火呢!打過來吧!【關機。折向人群。久久咬牙切齒地凝視人群。果斷地喊】連四!你那些 綠豆賣了嗎?【朝人群走來】

趙  宋【走過去,截住勾三敢】雜糧銷出去了?

勾三敢【點點頭】

趙  宋:馬上來現錢了?

勾三敢:對!

趙  宋【壓低聲音】正好來一筆購糧經費!

勾三敢:那咋行?都給人家付了,剩下多少算多少!

趙  宋【跺腳。小聲地】湊錢多難啊,咱就倒幾天!【拽住勾三敢不放】

勾三敢【輕輕推開趙宋】兄弟,那錢,咱一天也不能占!【走近人群,一咬牙】

勾三敢獨白:這幫東西!太不招人可憐了!說你們啥好呢?

勾三敢【向人群招招手】哎,雜糧款明后天就到,一分不少,一次付清!

眾  人【你看我,我看你】真的?

趙  宋【焦躁,一只手狠狠砸在麻袋上。】

勾三敢:還有,家里還有綠豆啥的,折騰干凈嘍,一半天就收!

連  坤【小眼瞪得溜圓】啥價呀?

勾三敢【又一咬牙】兩塊二!

連  坤【與要退合同的村民雀躍、喊叫】“真的?”“還有這好事?”“錯怪好人了”

趙  宋【氣沖沖跑進人群,連踢帶杵】都回村去!媽拉逼地,麻利退合同!

連  坤【一把奪回勾三捏著的合同】拿回來吧,退,退,退,還退雞巴毛? 【一揮手】回家!【走向自己的馬車】

村  民【哄地散開,各奔自己的坐騎】

【三輪子、四輪子、農柴車、摩托、驢車、馬車都動了起來。馬達轟響,驢馬嘶鳴。呼呼隆隆干出糧庫】

趙  宋【與常豐收、勾三敢一起目送離開的人群】這幫犢子!活活氣死你!

 

 

173外景             雙山子中學(蘇渣滓糧庫)        日

小渣滓【駕駛皮卡與蘇渣滓駕駛桑塔納進院,停車。下車。對下了車的蘇渣滓嘮叨】哼,剛才要是開著這臺車【他摸嗦著皮卡】,把握把他倆掘到大溝去!

蘇渣滓:這倆種死沒死?【撥通手機】喂,在哪兒呢?豐聯糧庫,勾三他們在嗎?都好好的呢?【嘭,一拳砸在車蓋子上】這倆種,又逃過去了!哎,退合同那個事,有啥動靜嗎?

手機中說話聲:白費心血!

蘇渣滓:連坤他們懷疑錄音了?

手機中說話聲:不是,勾三、趙宋這倆小子,嗚里哇啦一白話,再加上,那幫犢子的雜糧

蘇渣滓:大連的雜糧?全銷了?

手機中聲音:嗯,好像全銷出去了。還要把咱營子剩下的雜糧都收了。

蘇渣滓:這個王八種!都鼓搗到哪去了呢?那退合同的

手機說中話聲:又是要付雜糧款,又是收購剩下的雜糧,給那么多好處 ,啥人收買不了?哎,蘇哥,由大林、勾五回村弄那盤錄音帶去了!

蘇渣滓:嗯,知道了。【又撥通手機】喂,錄音停了,放好!【無力地靠在車身上。】唉!

 

 

174 內景              豐聯糧庫宿舍            傍

【勾三敢、趙宋倆人都仰靠在一根棍他們卷成卷的行李上。】

趙  宋 :哎,敢哥,真想睡一覺啊,還是有啥保密 事啊?

勾三敢【打哈欠】我真想好好睡一覺,兄弟,不行呀,這么多事追著咱,睡不著。

趙  宋:接著嘮找下家、找大戶的事?

勾三敢:比這事要緊!

趙  宋【歪著頭,疑惑、思索】

勾三敢:兄弟,再出去辦事,咱倆別在一個車上了!

趙  宋【略加思索,點頭】剛才撞車 ,是想要咱倆命?

勾三敢:那不明擺著?還有,再做合同時 ,咱倆分片跑,不能全是我簽字,你那片,你簽字!

趙  宋:有這必要嗎?

勾三敢:不能不防, 就這么著!

趙  宋:問題是這些 用糧戶,來年要用的糧食差不多都該收足了。這會,上哪踅摸這樣的大戶呢?沒處找,難,忒難了!

勾三敢:廢話!要是一劃拉一火車,那不都成了李嘉誠、包玉剛了嗎?哎,【他雙手兜著后腦勺,躺在行李卷上,架著的二郎腿不斷點動】趙宋,你說,啥樣的戶,有可能會讓咱們,為他代儲呢?

趙  宋:代儲?咱這的村民不都-----哎,你又冒出啥想法了吧?

勾三敢【坐起來】怨我,怨我沒說明白!是這個意思,在咱要踅摸的大用戶中,有沒有,需要讓咱們為他存儲苞米的?

趙  宋:就是代儲?

勾三敢【一拍腿】對,就是這意思!哎,帶著煙沒?

趙  宋:煙?你,想抽煙?讓你訓怕了!誰還敢帶呀?

勾三敢:哎,一根棍,三哥!有煙嗎?

一根棍【腦袋探進屋】旱煙!太沖!在我行李底下呢。

勾三敢【摸出煙包,卷上,抽著。深吸。咳嗽】勁,勁太沖了!

趙  宋:一興奮就要抽煙,敢哥,又整出個新習慣?

勾三敢:不知咋回事,反正總覺著這是個大事,頭等大事!早就琢磨,這把,總算抻出個思路了!

趙  宋:怪不得大伙管你叫三敢呢 ,你可真敢,瞎想!我看簡直就是胡思亂想!沒聽說過!

勾三敢【猛吸一口,徐徐吐出】哼,市場上沒這種干法,第一個這么整的,不就是大贏家嗎?

趙  宋:問題是,就算有這樣的戶,在哪兒呢?上哪去找?

勾三敢【湊近趙宋,低聲地】你看啊,咱吉林有不少地方種專用玉米的吧?

趙  宋:專用玉米?

勾三敢:就是高油、高蛋白玉米!

趙  宋【點點頭。】有點印象!

勾三敢:專用玉米,就是廠家和種糧戶簽合同,你給我種 ,我保證高價收。咱天駒鎮沒撈到這樣的好事,咱這都是普通玉米,經營普通玉米,就得琢磨代儲這種絕招!找到代儲戶,咱就能和他簽合同,拿到定金。能整到這步 ,咱心里不就有底了嗎?

趙  宋:經費解決了,資金能周轉開了,跟咱簽存儲待售合同的村民也安心了,是吧?

勾三敢:那當然!

趙  宋:就是難度太大了!中國這么大,上哪踅摸讓咱代儲的用戶呀!

勾三敢:要是沒難度,那還叫絕招嗎?那還能出奇制勝嗎?就這么整!這十來天,咱倆就使勁琢磨這個,別的事都放在第二位!【騰地跳下地,要進廚房】哎,還沒整好啊?餓癟了!

一根棍【應答】馬上開飯!

勾三敢:哎!【示意趙宋到跟前。壓低聲音】代儲,絕密!就咱哥倆知道呀,要有第三個知道,我就【做揍人的動作】

 

 

175內景          大家樂家            傍晚

蘇渣滓【坐靠在沙發上,大家樂枕著他的腿 ,躺在沙發上。已睡著。他一只手揉搓著大家樂的乳房。另一只手捏著手機通話】啊,勾三可能有重大行動?【坐直身子,停止揉搓】啥行動?你掌握多少?【挪開大家樂的頭,站起,走動】要有絕密動作?找 大用戶,給大用戶代購代儲?扯犢子!他小門小戶的,大用戶搭理他?做夢去吧!

 

 

176外景            豐聯糧庫院內            傍晚

勾三敢【靠著2020吉普。通話】老叔,貸款的事,啊,行,聽你的,抓大事。

柳繼明說話聲:上千萬斤糧啊,這是頭等大事吧?

勾三敢:老叔,我跟趙宋合計了,別的事都放在第二位,我倆全力以赴跑銷售!對,要是賣不出去,賣不上好價,存的越多 ,賠的就越多!懂 。【向四處張望一下】哎,老叔,我有個思路,【捂著手機】搞代購代儲!就是想法踅摸這樣的大用戶,咱給他儲存來年全年生產用的苞米,

柳繼明說話聲:好思路!就是難度大,對吧?嗯,關鍵是啥?對,關鍵是找到這樣的用戶!好,保密?對,這是商業機密啊,放心,你小子誰都信不著?

勾三敢:不是信不著啊,老叔。剛才你不強調了嗎,這可是上千萬斤的買賣,是關系我們身家性命的大事!

柳繼明說話聲:我知道!玩笑是玩笑,你叔這個分寸還把握不住?哎,福建啥電視臺一個女記者吧,咋回事?

勾三敢【思索】啊,連江的,咋了?

柳繼明說話聲:你小子挺能整啊,啥時候拉格上的?給我說清楚!

勾三敢:就見過兩回,不過十多分鐘!有啥說的?

柳繼明說話聲:不說,好,你可別后悔!哎,那些雜糧就是人家幫你聯系的!人家要幫你搞銷售!不領情?行,我 關機了!

勾三敢:哎,老叔,別關機!別關機!爺們,找個時間,詳細匯報行不?號碼,號碼!

柳繼明說話聲:憑啥給你號碼?人家三番五次給你打電 話,你接過嗎?你咋那么牛逼呢?連電話都不接,要號碼干啥?

勾三敢【作揖打躬地】哎,老叔,老叔,勾三有眼無珠,有眼無珠!

柳繼明說話聲:別關機,給你發過去!

 

 

177內景             蘇渣滓子家                夜

蘇渣滓【衛生間。刮胡子。手機響。接聽。】要賣林子?勾三遞三百萬?他要啥價都沒關系!拖住他是目的,對!讓那個人去見他。【關機。一拳重重砸在窗臺上。照鏡子,瞪大雙眼、咬牙切齒】蘇昌業,你他媽也是五尺五 的漢子!你財大氣粗!憑啥整不過勾三?【猛然一拳,擊碎鏡片。手指染血。門鈴響。出衛生間。穿衣服。江長波進來。】長波,有事吧?

江長波:蘇哥,我看咱也和村民簽合同,整帶棒存儲待售吧?

蘇渣滓:咋地,多整隨收隨銷不好?來的快,還省心。

江長波:整這個是快,也省心,就是利太小了。

蘇渣滓:咱不是也搞存儲待售了嗎?

江長波:蘇哥,咱收的可都是散苞米呀。雙山子中學那場地太差了,來年能搞 晾曬嗎?全靠烘干呢,成本可就高了。

蘇渣滓【思考一會】你說的也有道理。那咱也整帶棒存儲。不過,你說咱能整過勾三嗎?

江長波:價格提高點唄。

蘇渣滓【點點頭】那就這么整!馬上開始?

江長波:越快越好!

蘇渣滓:長波,【貼近江長波耳邊】咱給勾三來個火燒聯營,咋樣?

江長波【思考。搖搖頭】

蘇渣滓:咋地,不敢干?

江長波:不是。蘇哥 ,你看啊,豐聯糧庫剛打了防火專用深井,又備齊配套設施了,是吧?

蘇渣滓【點頭】

江長波:勾三又準備了不少滅火器,連拉糧車都有滅火器!還請消防隊培訓。這全套設備措施,都快趕上中儲庫了!另外,除了有專人打更巡邏外,那幫小子還輪流值班。你尋思尋思,火燒連營能成功嗎?再說,那得擔多大風險呀?

蘇渣滓:那,還是想別的招吧。

 

 

178內景         勾三敢家           夜

勾三敢【伺候完母親大便】媽,這兩天咋樣啊?

勾  母:挺好的。你二姐會伺候人啊,挺得勁地。那倆丫頭也長在這,心里敞亮!

勾三敢:那就好。【撥通座機】喂,您是柏小姐嗎?

柏凌寒說話聲:我是柏凌寒。您是?

勾三敢:我是勾三,勾學明!奧,柏小姐,您好!

柏凌寒說話聲:哎,你可真難找耶。不過,還好,總算給我來電了。

勾三敢:太感謝你了,柏小姐!謝謝,謝謝!

柏凌寒說話聲:敢哥,我這樣稱呼,你不介意吧?

勾三敢:怎么會呢?

柏凌寒說話聲:敢哥,說感謝的應該是我們!是連江人民 是那些被救的孩子,是那些家長!如果感謝,那也是雙向的,對不對?

勾三敢:有個事,我實在不好意思再開口了!

柏凌寒說話聲:敢哥,我知道,自己沒能力在銷售上幫你。雜糧的銷售,也只是我們開展“贊英雄\學英雄\幫英雄”活動,感動了糧商宋先生,他包銷了你們的雜糧。我真是營銷外行,不過,如果你銷售遇到啥困難,交流一下總可以吧?我們也許可以從別的途徑想想辦法嘛。

勾三敢:柏,柏記者,情況是這樣,我們收儲了大量苞米,就想馬上找到能讓我們為他儲存糧食的大用戶、買家。你朋友多,見識廣,消息靈通,給我留點心。

柏凌寒說話聲:這沒問題,我未必能直接聯系上讓代購、代儲的用戶,但是我可以幫你找線索。哎,連江這邊組團,不日去你們天駒鎮,開展聯誼活動,你可是一號人物,到時候可別躲著!順便給我當導游!

勾三敢:應該應該!【關機。手機又響,接聽】大林啊!田雨媳婦回來了嗎?錄像了?好,找個時間,好好收拾他!

 

 

179 內             齊琳臥室            日

齊  琳:【記錄電腦網上的內容。扔下筆,興奮地跳躍。打開功放。“藍色多瑙河”的旋律】敢哥!找到了,你的小親親給你找到了【跳躍】

齊  母【趴門詢問】:小琳,又唱又跳的,小瘋子!

齊  琳【跑過去摟住母親的脖子,又是晃悠又是磨蹭】找到一條信息!太有價值了!

齊  母:看把你樂的,真瘋了!

齊  琳:【把母親推出門】快看《劉老根》去吧!【掏手機迫不及待的撥號】敢哥!敢哥!哥!【未通。失望的坐在床上】

 

 

180 內景             田雨家           日

勾三敢【啪啪抽田雨倆大嘴巴。】大叔,心疼不?

田  父:我心疼?打得輕,狠狠抽!

勾三敢:多好的媳婦,耍跑了吧?這回清凈了,沒人敢擋了,是吧?田雨,前天,陳七他們贏你三千多,是吧?

田  雨【抬頭看看勾三敢】

勾三敢:想知道咋贏的吧?

田  雨【瞪大雙眼】點背唄!

勾三敢:還傻犟!大林,讓他看看!

由大林【放錄像。】

【錄像中:陳七三人與田雨玩三打一。】

勾三敢:睜大眼睛,好好看看!【眾人也全神貫注看錄像】

【錄像中:陳七傳大王、一個2給同伙。】【手機響。】

由大林【掏出手機接聽】啊,找敢哥?在這。哎,敢哥,小琳電話!

勾三敢【接過手機】

【錄像中:田雨掏出五百塊錢,扔給陳七同伙。田雨洗牌】

勾三敢:我手機沒電了。是嗎?太好了!我馬上去,你在家等著!【附耳跟由大林低語。匆匆出門。回身】田雨,好好尋思尋思!這就是你好哥們!【離去】

 

 

181內景柳繼明家夜

柳繼明【用座機通話】厲鎮長!正想明天跟你商量呢,我打算去江西福建廣東,搞一個玉米銷售調研。啊,跟望發營子勾三一塊去。勾三,就是那個挺有影響的經紀人!

厲鎮長說話聲:啊,是叫勾學明吧?我知道,那影響是相當大啊。那就明天研究吧。

 

 

182內景            火車臥鋪車廂日

柳繼明【翻動勾三大提包。】都啥玩意啊,滿滿當當的。【掏出幾張光盤】哎,黃色的?

勾三敢【放下正在看的一疊資料】也就你們當官的吧,都好色!

柳繼明:二人轉吧?

勾三敢:還二人轉呢,我自個就轉蒙了!【手機響。接聽】駱大哥!在火車上呢。蘇渣滓收苞米去了?啊,啊。我這就派人去!謝謝你啊,駱大哥,再見。

柳繼明:四合堂的駱高峰吧?

勾三敢:你也知道?

柳繼明:魯天縣幾個人不知道?一家伙承包上千畝土地!

【手機響】

柳繼明【去摸手機】

勾三敢【掏出手機】我的!一離開書記寶座就啥了吧?

柳繼明:不習慣。這多清凈!

柳繼明【舉著光盤】我交給乘警了?

勾三敢:都是經營活動的錄像!

柳繼明【睜大眼睛。點頭。拍打著筆記本電腦】好玩意,干你們這行的更有用。

勾三敢:我知道,齊琳早就攛掇我學。這也站不住腳啊。

柳繼明:你就買個筆記本【拍打著電腦】,方便,走到哪背到哪,有空就鼓搗。【打開電腦】,你看,我找的資料,還有我自個打的資料,全在這里面了,要用哪個就啪啪一點【一邊說一邊操作演示】不難學!

勾三敢:嗯,絕對是 好玩意!

 

 

183內景       豐聯糧庫辦公室           夜

趙  宋【用手機通話】大林,明個上四合堂,簽合同。在家等著,我順你那走。哎,田雨咋樣了?啥,啥?【提高聲音】信號不好,明天再說吧!【關機】哎,豐收,咱倆再捋巴捋巴,尋思尋思,糧庫安全這攤,還有沒有啥漏洞?

常豐收【閉上眼,思索一會。】大事呢,就是防火。設備該弄的咱也備齊了,滅火器、深水井,水桶、沙袋都有了。庫里要緊的地方咱也心里有數,糧垛是重點,滅火器就在旁邊。烘干塔這應該沒啥事吧?哎,趙哥,再讓消防隊小劉來一趟唄,不少人還不會使滅火器。

趙  宋:那就明天,后天吧,把人整齊了,好好演示演示。哎,豐收,整一套滅火光盤唄?

常豐收:對。還有,值班得加人。

趙  宋:啥吧,敢哥出門這幾天,我天天晚上過來,咱哥倆帶班,值班也加人!

常豐收【站起,伸伸懶腰】出去溜達溜達!

趙  宋【也跟著常豐收出了屋。】豐收,糧垛那還得加幾個燈,要害部位都拉上燈!

常豐收:好,一會先在糧垛這加四個!

 

 

184內景          蘇渣滓家            日

蘇渣滓【正在接聽座機電話。】好!哎,這個事準嗎?勾三這個種可真他媽鬼道!

電話中說話聲:百分百!和老柳頭一塊走的。

蘇渣滓:是嗎?好,好。肯定是踅摸大用戶去了吧?

電話中說話聲:這個,嗯,差不多。

蘇渣滓:謝謝呀,老哥,你在鎮政府大院,消息靈通,咱哥們多交流,多及時交流,啊?老哥,哪天咱上縣溜達溜達!別客氣呀,應該的,應該的!再見!【輕松地坐下,掏手機,撥號】

 

               【未完待續】







編輯點評:
對《糧販子》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