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頻道 > 游記 > 西行漫記

西行漫記  作者:云水

發表時間: 2019-08-19  分類:游記  字數:5019  閱讀: 664  評論:0條 推薦:5星

一心想西,一路向西。群山之巔,眾河之源,狂野而豐饒,荒涼而生機,厚重而神秘的西部,一直魂牽夢縈。大漠孤煙直的粗獷,一片孤城萬仞山的雄偉,將軍夜引弓的孤勇,不破樓蘭終不回的氣魄。張騫的駝隊,穿越漫漫黃
 

  一心想西,一路向西。

  群山之巔,眾河之源,狂野而豐饒,荒涼而生機,厚重而神秘的西部,一直魂牽夢縈。

  大漠孤煙直的粗獷,一片孤城萬仞山的雄偉,將軍夜引弓的孤勇,不破樓蘭終不回的氣魄。張騫的駝隊,穿越漫漫黃沙,帶著絲綢和瓷器,打通域西,漫天下的駝鈴,是否 還回響?衛青、霍去病驅匈奴,平西域,設河西四鎮,釋灑置泉的河水還是否清香?本世紀元年,王道士發現敦煌藏經閣,數以萬計的絕世藏書、壁畫被發現,被轉賣,被掠奪,文明是否得以傳承?青海湖的蔚藍,茶卡鹽湖的明鏡,丹霞山的多彩,時時像線,牽引著,而來!

  晚夏,始洛陽,經西安,出蘭州、過西寧,抵酒泉。一路時稀稀小雨,時暴雨如注,時云生山巔,時風疾草動。亦真,亦幻……


   嘉峪關            


它,南依祁連雪峰,北憑黑山險阻,處西域前沿,扼絲綢咽喉,被譽為“天下第一雄關”。

1372年,征西大將軍馮勝,修建關防,建立此城,歷時168年。而他率二十余萬降眾,凱旋而歸時,等待他的卻是貶謫和死亡。

如今,人群熙攘,出入反復。數百年前,出此便為出關,出關即為出國。浩浩駝隊,穿越黃沙,抵達西域,數月,數年歸來時,穿越此關,是否榮光依然,歸心似箭?

手撫著這黃草平沙,殘墻映祁連的土墩,金戈鐵馬,獵獵戰旗,烽烽狼煙,生死殺伐似在耳邊。物是人非,滄海桑田,只此討賴,河水依然濤濤,雪山依舊皚皚。

一道墻,擋住了侵略和掠奪,也擋住了欲望與希望。一道墻,圍住了安寧和豐饒,也圍住了歲月浩蕩。綿延萬里,烽火千年,前世滄桑,誰主沉浮?顯赫墩臺,殘墻危壁,今世回望,思君若何?


敦 煌                        

 

敦,大地,煌,盛也。每個人心中都有這樣一個夢想,關于偉大與輝煌,光榮與夢想。而敦煌是這樣一個地方。他不是死了一千年的標本,而是活了一千年的生命。歷史給予他層層疊疊的厚重,成就了他的輝煌。

所以每個人都有一個關于敦煌的夢想:張騫通西域,武帝得天馬,貳師將軍伐大宛,霍去病驅匈奴,樂尊和尚開建莫高窟......成就了他的厚重。鳴沙山的五色神沙,月芽泉的神奇絕美,雅丹地貌的炫麗多彩,成就了他的美麗。

而如同事物的兩面性一樣,光明的背后就是黑暗,光榮的背后就是屈辱。1900年的6月22日,自從王圓箓道士發現了莫高窟的藏經洞開始,厄運自此開始。斯坦因用200兩銀子,盜取經卷、絹畫、文物34箱,文書570卷。佰希和用500兩銀子,盜走5000多卷精華,只展出部分后,就已世界,日本大光谷瑞,俄羅斯鄂登堡陸續盜走大量文物,更有甚者美國的華也納用強力膠水沾走大量壁畫......敦煌總量大約有7萬件,有經、史、子、集、佛、道、儒、文書、官牌等種類,有西夏文、蒙古文、國文、希佰來文、漢文......涉及天文、歷法、醫學、算學、社會、歷史、宗教、音律、占卜等等各個方面的資料,是迄今為止,全世界發現收藏最豐富的古代珍本。而我國僅存1.9冊,其他大部分流失在英、美、法、日、俄羅斯等國。而海路的開通,經濟南移,游牧民族與中原王朝在這里激烈的碰撞。致使兵戎不斷,烽火連天,沙漠侵襲,環境的破壞使這里長期的陷入了荒涼和凋敝。

抓一把黃沙,順手流逝,如同那些輝煌,記錄他的還是不是原來的那一粒黃沙。


2.jpg



張 掖 


古稱甘州,為河西四郡之一。后漢改為張掖,意為:斷匈奴之臂,張中國之腋的意思。

由紅、黃、橙、綠、白、灰、黑組成的七彩丹霞由白堊紀地殼運動形成,經造山運動、地殼運動、氧化作用,形成了造型奇特,色彩斑斕的丘嶺。其氣勢之磅礴,場面之壯觀,造型之奇特,讓你仿佛置身于彩色的童話世界。

建于1098年的大佛寺,目前仍是國內最大的室內臥佛。是全國少見的西夏皇家殿堂,國內最大的室內臥佛,世界罕見的手書金經。據說元世祖忽必烈,元順帝在此出生,素稱:“塞上名剎,佛國勝境”。



塔爾寺  


出西寧西北,至湟中縣,便到塔爾寺。塔爾寺因為先有塔,后有寺,所以又叫塔兒寺。之所以成為圣寺,是因來一個人——宗喀巴。他創立了格魯派,建立了班禪和達賴的活佛系統,至今仍是藏傳佛教影響最大,控制人口最多的教派。

或許一直與佛教有緣,到這高海拔之地,仍神清氣爽,溫度只有20度左右,儼然不像夏天,雖已是午后,各地游客仍絡繹不絕,善男信女,游人如織。因不能照相,所以沒有留下太多圖片,但富麗堂皇的建筑,琳瑯滿目的法器,千姿百態的佛像和浩瀚的文獻藏書,使寺院成為了藝術的寶庫。特別是金身佛像,由各種寶石裝飾,與禪宗佛教完全不同。壁畫、酥油花、堆繡更是此寺三絕,馳名中外。

第一次見這些紅衣喇嘛現場辯經,或手舞足蹈,或聲嘶力竭,或跺腳擊掌,或咄咄逼人,一幅不見真理,誓不罷休的樣子。每個殿周圍都有一些,五體俯地,朝拜佛祖的信徒,他們不像我們內地禮佛般的敷衍,似乎,三叩頭便把愿想交給了佛祖。而這里的朝拜,每次都是先全身俯地,跪拜,再起身,連續要十萬個,即便是身體硬朗的年輕人,全部做完它要一兩月,更何況那些一路叩向西藏的,信仰的力量是多么偉大。

或許,很多事情不去做,是不會知道其中的意義。就如同我們雖然對這些信徒發自內心的佩服,但你不去磕這十萬個長頭,你是根本不能理解其中的意義。

手撥轉經筒,心中默念:“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雙手合十,此刻一心向佛......

5.jpg


青海湖


今日立秋,三伏未過,但過拉脊山,溫度已近零度。之前還擔心會有高反,但在這近四千米海拔,稱鷹都飛不過的地方,卻發現云霧升騰,煙雨朦朧的另一番世間美景。在這里似乎一切都已靜止,只有翻滾的云霧,斑斕的經幡,訴說著信徒們堅定的禱告。

車過日月山,風蕭蕭,草瑟瑟,她靜靜佇立。想起1300多年前的正月,大唐的送親隊伍把文成公主送于此。她,立于此山,回望長安,心中多少淚,多少不舍,多少恐懼,已不得而知。鏡是滑落,是摔破,已成傳說,但她用如此稚幼的肩膀擔起了兩個民族的和平與繁榮,是何等英雄。據說松贊干部仿大唐修建了布達拉宮,以解公主思愁,又成了為后世無數人心中的圣殿。

下山便是青海湖。此刻一直陰云密布的天被風拉開了口子,湛藍如泄、天藍如洗、湖藍如碧,水天一色,風月無邊。云時如拂拂白練,時如團團白棉,時如天馬行空,時如脫兔疾躍,或如絲線拉扯,或如白煙卷卷,或如薄紗朦朧,或如墨團入水,云水一色,天水難解,真如幻境。遠看水如倒傾,近觀如置深藍,銀波泛泛,晚霞蒙蒙,真如化境。

我想這不應是公主的鏡子,而應是她的眼淚,否則不會美的如此讓人傷懷,美的讓人忘返。
6.jpg

   親歷西北,你才能明白為何春風不度玉門關,親歷西北,你才能知道什么叫西出陽關無故人。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山馬不前的悲涼;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鉤的豪爽;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勃勃生機,讓這片土地鮮活而豐饒。西部,如同這茫茫黃沙,可以掩埋一切輝煌與黑暗;如同這浩浩湖水,可以滌盡所有塵埃與浮躁;如同這巍巍雄山,可以阻擋一切陰霾和黯然……

編輯點評:
對《西行漫記》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