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詩詞頻道 > 文言 > 文言小說《妖宅》

文言小說《妖宅》  作者:妙慶居士

發表時間: 2019-08-22  分類:文言  字數:5487  閱讀: 614  評論:1條 推薦:5星

妙慶文言小說集
 

余外祖母幼年,父喪,隨母攜弟扶梓歸葬。舟至木瀆,遙見高閎顯第,石獅蹲踞,是為祖宅也。然啟扃,落葉盈庭,雜蒿沒甬。入其室,蛛網四布,杌倒幾覆,塵敷如氈,鼠跡錯綜。母大不悅,責之閫傭(看門人),傭為一髠頭倭叟(光頭矮小的老頭),赧顏囁嚅(不好意思張口結舌),似有隱言。母亟延鄉婦清掃,皆對無暇,懸值累巨,方集四五。然灑掃庭除,頗甚草草,覷日西斜,遽托辭擁離。

秋月朗朗,鳥啾蟲唧。家人舟船勞頓,睏乏不支,胡亂食訖,即秉燭扃(關)戶。母子牽裾,拾梯登樓。行之半,廳扉自辟,初意風為,再扃,再辟。如是者三,心甚駭之。遂母子協力,疊杌倚抵,方不復焉。蹀躞(小步走)至寢室,門應手而開。尚訝異,忽聞火柴桀桀聲,繼,臺燭瑩瑩自明。細窺床第,帳幔已落。俄,一裸臂自帳中出,取幾上花露水自灑,濃香四溢。

母子大駭,號啼驚厥,爬滾下樓,疾呼鄉里。四鄰無有應者。良久,方有巡夜鄉勇荷鐮鋤至。然則,室內帳懸燭新,闃(寂靜)無人跡也。巡勇忿恚謂:“爾自驚也,枉擾四鄰。朗朗乾坤,焉有鬼祟!”母子諾諾萬謝。然懸想莫名,百思不解,觳觫前庭,不敢入寐。

夜闌人寂,秋露凝霜,子女瑟縮盹寐,始移至客廳,相擁而眠。忽聞革履蠹蠹援梯而上,繼而有男女呢喃調笑,嚶嚶膩語,間或酒酣者作態狂言,乳兒咿呀學語,樓頂履聲籍籍來去,牖扉(窗門)亦無端自辟闔。母聒耳沸心,遂執菜刀力拍案幾,詈喝:“何方妖魅,猖獗若此!孤寡尚不懼死,且速現身,吾與汝決!” 諸聲稍頓。無何,復作。母無奈,哀良人早逝,憂家無長男,心甚怛之,不由悲從心起,幽幽飲泣。囊(先前)之聒雜聲頓弭。俄頃,悠悠然有唱機聲作,乃周璇歌曰:“好花不常開,好景不長在……”初依稀可辨,后聲遠漸稀,終不聞也。由是長夜寂寂,數日不復擾也。鄉人俱訝異。

旬月,有警察臨門,遍搜廳室,自中庭地下起獲贓物無算。刻,數警捽男女出,皆縲紲(繩捆)。一一指認,俱不諱也。方知前夜擾者,非狐鬼,賊也。

蓋斯宅久無人居,淪為賊窟。賊眾故作異響,阻嚇四鄰。閫傭、鄉人俱有聞焉,然皆惕惕自保,諱匿不言,遂徒使孤寡惶遽夤夜。民心實不古矣,惜孤憐寡尚不及賊耳。

居士曰:世間焉有妖魅耶!愚氓自欺久矣,臆幻相惑,妖自心生,奸人攜隙而漁,蓋莫非焉。此聞截自家母回憶錄,誠不妄也。

 

 

鏂囪█灝忚-濡栧畢1.jpg


《妖宅》譯文

我外祖母年幼時,她父親去世,隨著母親帶著弟弟送棺材回老家安葬。船到了木櫝,遠遠看見高門顯府,石獅子蹲在門口,這就是祖宅。但是打開門,落葉堆滿了庭院,雜草淹沒了甬道。進到屋子里,四處都是蜘蛛網,桌椅翻到,塵土厚如毛氈,上面印滿了老鼠的爪痕。母親很不開心,為此責備看門人,看門人是一個禿頭的矮老頭,滿面羞愧張口結舌,好像有什么隱衷。母親去請鄉村婦女來清掃,村婦們都回答說沒空,開價逐步提到很高了,才召集到四五個人。但是清理工作卻十分潦草,看看日頭西斜,就都找借口相互拉扯著離開了。

秋月明朗,夜鳥啼秋蟲鳴。一家人乘船辛苦,又困又乏,胡亂吃點東西,就點起蠟燭關上房門。母子拉著衣擺,登上樓梯。才走了一半,大廳的房門自己就打開了,起初以為是風吹的,可幾次關上幾次打開。這樣好幾次,心里十分害怕。于是母子三人一起用力把桌椅摞起來抵住門,才不再開了。小心翼翼地走到臥室,手剛碰到門,門就自己開了。正在驚訝間,忽然聽到劃火柴的聲音,接著,床頭柜上的蠟燭竟忽悠悠地自己點亮了。仔細看床上,帳子已經放下,一會兒,一條赤裸的胳膊從床帳里伸出,拿起床頭柜上的花露水自己灑起來,濃濃的香氣四散開來。

母子嚇壞了,驚叫起來,連滾帶爬跑下樓梯,大聲呼喚鄉里鄰居。四鄰卻沒有人回應。很久,才有巡夜的鄉丁扛著鋤頭鐮刀到來。可是,臥室里帳子吊著,蠟燭也是新的,靜靜地毫無人跡。夜巡的鄉丁惱怒地說:“你們自己嚇唬自己,白白攪擾了四鄰。朗朗乾坤,哪里有鬼怪!”母子三人唯唯諾諾連連感謝,但是實在想不明白,只能膽戰心驚地呆在院子里,不敢去睡覺。

夜深人靜,深秋的露水凝著寒霜,子女打著寒戰沖盹,這才轉移到客廳,相互依偎著睡覺。忽然聽到皮鞋咄咄地沿著樓梯走上去,接著傳來男女悄悄說話調笑和甜言蜜語的聲音,中間時不時傳來醉漢口出狂言撒酒瘋的聲音,吃奶小兒呀呀學話的聲音,樓頂上腳步聲踢踢踏踏走來走去,窗門沒緣故地開開合合。母親聽得耳噪心亂,就拿起菜刀用力拍打著案桌,罵道:“哪來的妖孽,猖狂到如此地步!我們孤兒寡母還不怕死,趕快現身出來,我和你拼了!”各種聲音稍微停頓了一下。沒多久,有都冒了出來。母親無可奈何,悲嘆丈夫早逝,擔心家里沒有成年男人,心里哀傷,不由得悲從心起,小聲地哭了起來。先前那些聲音頓時消失了。一會兒,輕輕地傳出唱機的聲音,原來是周璇的歌:“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起初模模糊糊地還聽得清,后來聲音漸漸遠去,最后聽不見了。從此,夜晚安安靜靜,一連好幾天都不再來攪擾,鄉里鄰居全都十分驚訝。

十來天后,有警察上門,把大廳和臥室搜了一個遍,從中廳地底下起獲了數不清的贓物。一會兒,幾名警察推著一男一女出來,都被五花大綁著,過來一一指認,全都承認了。這才知道前夜攪擾的并不是狐貍鬼怪,是賊。

原來,這所宅院很久沒人居住,竟成了賊窩。賊們故意弄出怪聲響,嚇唬周邊的鄰居。看門人、鄉民全都聽到過,但是都小心謹慎地自保,避諱不說,才白白的讓孤兒寡母驚惶一夜。百姓的道德確實不同古人了,憐惜孤寡還不如賊。

居士說:世間哪里有鬼怪!糊涂人自我欺騙太久了,臆測和幻覺交相迷惑,妖怪就從心里產生了,壞人借此而牟利,沒有不是這樣的。這段故事載自我母親的回憶錄,真不是假的。


編輯點評:
對《文言小說《妖宅》》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