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頻道 > 短篇小說 > 青蠅

青蠅  作者:素虎

發表時間: 2019-08-28  分類:短篇小說  字數:3848  閱讀: 326  評論:0條 推薦:4星

“乖乖小情人,我不要活了!這貨皮太厚了,竟敢侮辱我們蒼蠅界,徹底顛覆我的生物觀”  剛才還和藹可親,對那人嘖嘖稱贊,對我耳提面命的太爺爺級老酋長無端暴吼一聲。然后,奓起翅膀,身體后挫,六只老腳在
 

    “乖乖小情人,我不要活了!這貨皮太厚了,竟敢侮辱我們蒼蠅界,徹底顛覆我的生物觀……”

   剛才還和藹可親,對那人嘖嘖稱贊,對我耳提面命的太爺爺級老酋長無端暴吼一聲。然后,奓起翅膀,身體后挫,六只老腳在圈犯人的柵欄上一彈,“嗡”的一聲,像股褐發蒼蒼的肉彈朝被告那張滿嘴噴糞的臭洞射去。臨行,它渾濁前凸的復眼還悲壯而幽怨地回望了我一瞥,回望了玻璃窗外火熱天穹下繁華的水泥森林一瞥。我正沒心沒肺地在柵欄上爬行,一邊美美捧著自己的爪子饕餮,邊吃邊吐邊拉,到處下蛆排卵。那營養豐富的爪子剛在四個法警堅挺的帽檐上攀援,在空氣潮悶的法庭內部舞蹈,還沾滿被告身上氣味酸腐的病菌。此刻,我目瞪口呆,含著食物,傻大姐兒一般眼睜睜目送自己不知經幾世渡劫而不死的老酋長失去理智,倚老賣老,豁出命去碰瓷兒。

   我和它同屬節肢動物門、昆蟲綱、雙翅目、蠅科、家蠅種,我們生于垃圾,攜帶病毒,是人類最討厭而親密的朋友。人類咬牙切齒,想根除我們,可就像根除他們四處滋生的垃圾一樣難。我體態輕盈,乖巧可人,自從在那個貼了封條的銷金窟別墅骯臟旮旯由卵而蛆而蛹而蠅,就深受蠅界天山童姥般的酋長太爺爺的溺愛。在眾多嚶嚶嗡嗡蜉蝣般生死的同類中,太爺爺最得意我這口,我們雙宿雙飛,遍游銷金窟每個角落,遍游這座城市的美廚垃圾堆。我們散布花粉,傳播病毒,一次次成功穿越咒罵、蒼蠅拍、殺蟲劑的火線。清晨起床,太爺爺正色說道:“乖乖小情人,我們蒼蠅的壽命只有三十天,明天就是你我的大限之日。你怕嗎?”

   我無語凝噎,大眼睛注滿末日的憂傷。

   老酋長歡快而蒼涼地笑起來:“這世界說起來是一套,做起來往往是另一套。我已摸索到其中長生不老的獨門秘笈,我決定和你共享,創造我們永世的愛情,無窮的子孫……”

   我又驚又喜。太爺爺告訴我,蒼蠅逐臭而生,而世間集臟臭之大成的莫過于貪官之心。此物頭頂長瘡腳底流膿,富含蒼蠅所需,俗語“壞得都招蒼蠅了”。食一口,延壽一紀,貪愈巨,效果愈佳,天山童姥級別的酋長,就是這么修煉出來的。就這樣,逐著光亮和氣味,按照指點,我馱著酋長飛行良久,潛進了這個莊嚴處所,銷金窟的主人今天在此受審,會格外分泌出一種多巴胺,我們舔舐后將返老還童。我們趕到后,正好法庭辯論結束,審判長問柵欄里戴手銬坐著的那人:“賈公仆,你最后還有什么對法庭要說的嗎?”

   我們駐足在審判席和旁聽席之間的木柵欄上,興致勃勃地打量著中間那人。我們眼睛處理閃光的速度達250赫茲,是人類的四倍,雷霆萬鈞,在我眼里只是一個慢動作。但見那人神情憔悴,頭發花白零落,皺紋間殘留的怨憤與不甘搖撼著面部神經。他嘶啞地“唔”了一聲,鋒利的目光一閃,又掩埋起來。他調整出官員作報告的坐姿,靜默了幾秒,像一面湖泊在吸納周圍眼睛的河流。太爺爺不禁贊嘆:“好強的神經,好一副驢倒架不倒的氣勢。他是很有潛力的,雖然官不夠大!我的眼光真的很棒!他身上分泌的有益物質,足可讓我們重拾青春……”

   他徐徐發言:“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書記員、檢察官,以及所有在座的先生們、女士們,大家好!感謝今天開庭,對我的錯誤進行審判。經過這次學習,使我更深刻認識到自己為人民工作中的不足。”全場騷動了一下,他置若罔聞,“我出生在一個群山環抱的山鄉,那里山高、坡陡、谷深。那里四縣一市都是國家級貧困縣,年均人收入不足四百元。是黨和國家的陽光雨露澆灌,是阿媽的含辛茹苦撫育,是小小少年的自強不息,使我走出大山,念完大學。是領導的關心,同志們的幫助,家庭的支持,才有了大山里我這第一個廳級干部,法學博士。我受命主政一方,報效鄉土,振興經濟,決心讓阿媽幸福吉祥,讓孩子們露出笑臉……”

   法官打斷他的發言:“賈公仆,你念的材料可以交給法庭。”

   他殷勤慌亂地點點頭,卻繼續搶話。我對太爺爺說:“他在討好,可心里又不服氣。”太爺爺說:“有比他大的貪官還安然無恙,難怪如此。我倒是欣賞他這種能屈能伸的勁兒,對脾氣。啊,他開始分泌多巴胺了,我們上去舔一口!”于是我們同時起飛,左右開弓在他臉上啃一口,又飛回原處,聽他發言。

   “為了報效國家,我一心撲在工作上,在貧困山區一干就是十幾年,并留下了一天不為人民服務就坐立不安的病根。我愛我的阿媽,可我不能公權私用,所以至今她還住在橋洞里,以拾荒為生。每當我看見阿媽衣衫破爛,在政府門外的垃圾箱里翻翻撿撿,我的五臟六腑都疼了!我愛我的妻子,堅持糟糠之妻不下堂。可想到城里還有那么多下崗工人,先天下之憂而憂,我讓她光榮下崗,自謀生路,靠賣土雞蛋、洋芋蛋蛋度日!我愛我的兒子,可因為我公而忘私,影響了孩子的教育,成長,使他染上了黃賭毒。他無依無靠,去企業上班,后學著做生意,吃盡了人間辛酸,后來又發生車禍,成了植物人,至今躺在醫院里……”

   他的聲音顫抖了!

   我熱淚盈眶,歪在太爺爺肩頭直抽搭:“多么有情有義的一個人吶!真是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我……”

   太爺爺充滿醋勁地白了我一眼,一言不發,飛上去又來了幾口,皺眉道:“味有點怪。”

   “所以,我針對公訴人的指控有不同見解!”他抬高聲音,“說我官商勾結,接受權力尋租,出賣群眾利益。其實我是為招商引資,搞活地方經濟;接受好處,是為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苦心培養他們知恩圖報的傳統美德;說我亂搞男女關系,生活糜爛,其實我是為栽培女干部、女老板、女個體工商者;說我猥褻幼女,其實是我關心下一代的實際行動,一切從娃娃抓起;說我通過兒子公司大肆斂財,為消滅罪證制造車禍殺人滅口,實際上是我鐵面無私,大義滅親……”我不抹眼淚了,驚訝地看著他。太爺爺幸災樂禍地壞笑著,飛上去叮了他一口,又啐了出來。

   法官火了:“賈公仆,停止你的信口雌黃,顛倒黑白!”

   他也火了:“我什么級別,你什么級別?對人民公仆打擊迫害,你們是誰的立場!”

   太爺爺頓足捶胸:“我瞎了眼咧,他咋是這樣的貨,心比我們蒼蠅還骯臟,比老虎還狠毒。我怕啃了他產生副作用!”

   真的,我也想吐。也許,我又懷孕了。

   “賈公仆,你是否要推翻前面的犯罪事實?”

   “那是因為我不懂法、不學法……”

   “你一個法學博士不學法、不懂法?”

   “實話告訴你們吧,貪污腐敗根本不應該入罪。貪腐是人的本性,社會的特質,政治的需要,人類前進的動力!奉勸你們不要螳臂擋車了,放眼全球,貪腐是無法根除的!”

   “不要狡辯了,現在我就代表人民行使權力,對你進行老虎蒼蠅一起打!”

   他霍然站起,眼珠血紅,驚得身后的四個法警一愣。

   “不要跟我提蒼蠅!我不是蒼蠅,我是社會精英!不要把我比作卑鄙、下流、骯臟、無腦的蒼蠅,看我告你誹謗!聽,權力的板塊正在茫茫宇宙中漫漫撞擊,欲望的大潮正在茫茫紅塵中波聳浪涌!看,世界末日的滾滾車輪已時不我待,麻木愚昧的眾生正等我們高貴少數的啟蒙和喚醒……”

   太爺爺渾身發抖,結結巴巴,幾乎站立不住,看來到了他修煉“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的時限了。

   “乖乖小情人,我不要活了!這貨皮太厚了,竟敢侮辱我們蒼蠅界,徹底顛覆我的生物觀……”他暴喝一聲,像股褐發蒼蒼的肉彈,朝被告那張滿嘴噴糞的臭洞射去。

   法庭上出現一陣騷動。人們發現被告忽然像發了癲癇,左扭右搖,擠眉弄眼。一只發了瘋的蒼蠅子彈般朝他叮叮當當亂撞,眼耳口鼻身都成了靶子,賈公仆像通了電一樣要從柵欄里跳出來,被法警的幾條鐵臂緊緊扭住。一身傷痕、昏頭漲腦的太爺爺并不罷休,此刻,它不再像碰瓷的滾刀肉,而像一個除暴安良的老英雄,它又一次吹起號角,爆著“撞死你這癟犢子”的粗口,凌空狠命一頭頂去。只聽咕咚一聲,賈公仆喉結滾動,將太爺爺活活吞下肚去。太爺爺肚腹為棺材,猶在里面吱吱轟鳴。賈公仆洋洋得意,咬牙獰笑!刀子樣的目光,割向審判席,割向法警,又朝面前癱軟在柵欄上的我瞪視過來,像一團烈火要把我烤焦。他唔唔發出怪叫,從血盆大口里又伸出一顆頭來,努力朝我猛撲,眼珠變得巨大、血紅。

   原來他是一只虎皮蒼蠅。

   法官拍案而起,聲如警鐘:“腐敗分子賈公仆,不要喪心病狂,須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暗室欺心神目如電!人類的德行不會消失,人類的良知不會淪陷。貪腐是一種野蠻掠奪他人勞動成果的罪惡行為,將為每一個正直的社會成員所鄙棄!我們的人民,永遠不會容忍你們的犯罪。因為我們的黨,不會放棄自己高貴的信仰,偉大的理想,更不會背離自己的人民!我們古老文明的土地,正開放血汗澆灌的自由之花!現在我代表黨和國家,要把你們膨脹的權力關進籠子,并加上不能腐、不敢腐、不愿腐的三把鐵鎖。反腐零容忍,對于你們這些禍國殃民的敗類,將是狂飆天降,群丑星散。春雷一擊,震撼四野!”

   他伸臂如劍:“法警,將腐敗分子帶下去!”

   鐐銬丁當,驚得我奪門而逃。外面陽光燦爛,人流喧嚷,整座城市都在清除垃圾。我失魂落魄,倉皇飛行,默默呼喊太爺爺,今后,我的家在哪里呢?


編輯點評:
對《青蠅》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