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頻道 > 雜記 > 清代狂生吳兆騫的坎坷人生

清代狂生吳兆騫的坎坷人生  作者:掃花煮史

發表時間: 2019-09-06  分類:雜記  字數:18658  閱讀: 222  評論:0條 推薦:4星

”生男聰明慎勿喜,倉頡夜哭①良有似!受患只從讀書始,君不見,吳季子!“這是清代詩人吳偉業(梅村)感嘆其好友遭際的一首詩。其中的吳季子,即清代被譽為”江左三鳳“之一的江南才子吳兆騫。吳兆騫吳兆騫,字漢
 

”生男聰明慎勿喜,倉頡夜哭①良有似!受患只從讀書始,君不見,吳季子!“這是清代詩人吳偉業(梅村)感嘆其好友遭際的一首詩。其中的吳季子,即清代被譽為”江左三鳳“之一的江南才子吳兆騫。

“生男聰明慎勿喜,受患只從讀書始”,清代狂生吳兆騫的坎坷人生

吳兆騫

吳兆騫,字漢槎,號季子,江蘇吳江(今江蘇省吳江市)人。出生于明崇禎四年(1631),出身于名門望族,其祖上曾官至明刑部尚書。“吳氏為東南右族,……門第清華,資產素饒。”富饒的家境使吳兆騫自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少穎悟,有俊才”,九歲時即寫出了數千字的《膽賦》,十歲寫《京都賦》,見者驚異。博涉文籍,讀書不倦,清代筆記《今世說》說他“每鼻端有墨,則是日讀書必數寸矣。”但他為人簡傲自負,不拘禮法,不諧與俗。少年在私塾讀書,見同學脫下的帽子,常竊取出來小便在里面。面對先生的責問,倨傲地答道:”這帽子放在俗人頭上,還不如拿來盛小便。“先生嘆道:”這孩子將來必成盛名,然當不免于禍。“吳又曾對好友汪鈍說,”江東無我,卿當獨秀。“由此,鄉里有很多人不喜歡他。

“生男聰明慎勿喜,受患只從讀書始”,清代狂生吳兆騫的坎坷人生

清代兒童戴的瓜皮帽

崇禎十七年(1644)清兵入官,明、清改朝換代。清順治十年(1653),吳偉業應召入京,路過蘇州虎丘,邀集江南各地名士,舉行大會,到會者五百人(一說近千人)。會上吳兆騫與吳偉業等前輩耆宿即席唱和,有踔厲騰越之概,四座傾動,”吳偉業嗟嘆,以為弗及“。一時吳下英俊,都以結識吳兆騫為榮,時人把他和宜興陳維崧、華亭彭師度并稱“江左三鳳凰”,從而奠定了吳兆騫在江南士林中的地位。期間與吳兆騫與吳傳業、顧貞觀結為好友,與顧貞觀(梁汾)猶善。

清順治十四年(1657),這一年是丁酉年,27歲的吳兆騫參加了當年八月的江南闈鄉試,中式為舉人,就在他春風得意之時,卻鬧起了”南闈科場案“。原來在這次鄉試中,有人沿明代積習,行賄通關節,鬧得滿城風雨。于是朝庭統治者抓住把柄,借以殘酷打擊反清思想強烈的江南士子。

順治十五年(1658)順治皇帝福臨下令順治十四年丁酉南闈鄉試舉人進京復試。三月初的一天,春雪帶寒,順治皇帝親自在瀛臺主持這次復試,他讓復試的士子站立在宮殿之外答題。“天子親御殿前,士子數里外,攜筆硯,冰雪僵凍,立丹墀下,頃刻成數藝。兵番雜沓,從旁羅之。如是者三試而后己。”“是時每舉人一名,命護軍二員,持刀夾兩旁,與試者悉惴惴其栗,幾不能下筆”②,這哪是考試啊,分明把士子當成罪犯對待!吳兆騫激憤地說:”焉有吳兆騫而以一舉人行賄者乎!“③遂交了白卷。

三月九日,北京上空狂風怒號,黃沙撲面。吳兆騫被戴上枷鎖,從禮部押往刑部審訊。路上他想及自己無辜被罪,蒙冤下獄,忿然悲歌:

倉皇荷索出春官,撲目風沙掩淚看。

自許文章堪報主,哪知落網已摧肝。

冤如精衛悲難盡,哀比啼鵑血未干。

若道叩心天變色,應教六月見霜寒。

——《戊戌三月九日自禮部被逮赴刑部口占二律其一》

與吳兆騫同時被捕下獄的還有江南舉人十余人,這就是清初有名的“丁酉科場案”。據王先謙《東華錄》載,丁酉科場案”處置極其嚴厲,不僅殺了兩個主考,而且連十六名房考官也都被處于絞刑。對吳兆騫等人免去舉人,“俱著責四十板,家產籍沒入官,父母妻子并流徙寧古塔。””寧古塔在遼東極北,去北京七八千里。其地重冰積雪,非復世界……“遙遠冰冷的寧古塔是清代發遣、軍、流等罪犯的場所,流放到那里的人可謂九死一生。在這次株連甚廣的科舉案中,滿人用殺戮的方式立威。早管不得什么冤枉二字了!

“生男聰明慎勿喜,受患只從讀書始”,清代狂生吳兆騫的坎坷人生

寧古塔流人

吳兆騫少有才華,名重江左,無辜被遣,長流塞外,引起了朝野人士的廣泛同情。吳偉業的《悲歌贈吳季子》凝聚血淚,廣為傳頌:

人生里與萬里,黯然消魂別而已。君獨何為至于此,山非山兮水非水,生非生兮死非死!

十三學經并學史,生在江南長紈綺。詞賦翩翩眾莫比,白璧青蠅見排詆。

一朝束縛去,上書難自理。絕塞千山斷行李,送吏淚不止,流人復何倚。

彼尚愁不歸,我行定已矣。八月龍沙雪花起,橐駝垂腰馬沒耳。

白骨皚皚經戰壘,黑河無船渡者幾。前憂猛虎后蒼兕,土穴偷生若螻蟻。

大魚如山不見尾,張鬐為風沫為雨。日月倒行入海底,白晝相逢半人鬼。

噫嘻乎悲哉!生男聰明慎勿喜,倉頡夜哭良有以,受患只從讀書始,君不見,吳季子!

七月兆騫抵戍所寧古塔舊城(今黑龍江海林舊街),城內外僅三百家,其地重冰積雪,非復人間,至此者九死一生。順治十八年(1661)吳兆騫在《上父母書》信中說,“寧古寒苦天下所無,自春初到四月中旬,大風如雷鳴電激咫尺皆迷,五月至七月陰雨接連,八月中旬即下大雪,九月初河水盡凍。雪才到地即成堅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

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吳兆騫妻子葛采真和妹妹吳文柔從蘇州千里迢迢來到關外,“攜來二三婢仆,并小有資斧”,吳兆騫的生活有了明顯的改善。吳兆騫從那時候起開始教徒生涯。是教那些流人子弟。后來少數民族子弟也有來學者。

康熙四年(1665)夏,吳兆騫與張縉彥、錢德惟等結七子詩會,為黑龍江首個詩社。分題角韻,月凡三集,后以戍役分攜而罷。朝鮮王朝節度使李云龍以兵事路過寧古塔,吳兆騫作《高麗王京賦》,他不假思索,欣然命筆,“遂草數千言以應”。李云龍被吳兆騫的絕代才華與敏捷的詩思所震驚,回國后,四處傳揚,因此“其國頗以漢槎為重”。

康熙十三年(1674年)秋,黑龍江將軍巴海聘吳兆騫為書記兼家庭教師,教其兩子額生、尹生讀書,巴海“待師之禮甚隆,館金三十兩”,而且“每贈裘御寒”。

在清代,像吳兆騫這樣被長流的罪人,赦還的可能十分渺茫。盡管如此,吳兆騫昔在江南的友人們,也一直不忘對其營救。

康熙十五年(1676),吳兆騫的好友顧貞觀經國子監祭酒徐元文推薦,入內閣大學士明珠府中住塾師,與權相明珠之子納蘭性德(容若)相識,成為交契篤深的摯友。就借機為兆騫求援于納蘭容若,容若沒有當即答應。這年冬,顧貞觀寓居京師千佛寺,冰雪中憶及兆騫,賦《金縷曲》二闋以詞代書,詞曰:

其一

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記不起,從前杯酒。魑魅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云手,冰與雪,周旋久。

淚痕莫滴牛衣透,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夠?比似紅顏多命薄,更不如今還有。只絕塞,苦寒難受。廿載包胥承一諾,盼烏頭馬角終相救。置此札,君懷袖。

其二

我亦飄零久!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宿昔齊名非忝竊,只看杜陵消瘦,曾不減,夜郎僝僽,薄命長辭知己別,問人生到此凄涼否?千萬恨,為君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此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詩賦從今須少作,留取心魄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壽!歸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后。言不盡,觀頓首。

詞中關之切,情之深非一般友誼所能替代。納蘭性德見之,為泣下數行,感慨道:“何梁生別之詩,山陽死友之傳,得此而三。”這是說拿顧貞觀與吳兆騫詞中的友誼,比歷史上李陵與蘇武、范式與張劭的傳世之誼。納蘭容若也和了一首《金縷曲》送給顧貞觀,并表態說:“此事三千六百日中,弟當以身任之,不需兄再囑之”。于是兩個約定營救計劃以五年為期。期間,納蘭容若帶顧貞觀見自己的父親時任吏部尚書納蘭明珠求情。明珠也是文人,對顧貞觀、吳兆騫惺惺相惜。有一次宴會,明珠斟滿一大杯酒對顧貞觀說:你只要喝滿這一大杯酒,我就為你救漢槎。顧貞觀素不喝酒,為此他一飲而盡。明珠說:我是和你開玩笑,你不喝酒難道我就不救漢槎了嗎?。

康熙十七年(1678),清廷遣內大臣覺羅武默納等敕出使東北封長白山之神,視察寧古塔等地時,聞兆騫才名,乃向其索詩賦。兆騫作《長白山賦》數千言,詞采極其瑰麗。使臣回來將此賦獻給康熙皇帝。”圣祖御覽,動容咨詢,然有作梗者,召還未果。“康熙看后,十分贊嘆,問了吳兆騫的情況,然而因為有人作梗,這次并沒有赦吳兆騫回來。

康熙二十年(1681),經納蘭容若、徐乾學、顧貞觀等諸多友人戮力營救,在明珠的幫助下,集資銀子兩千兩,終于以認修內務府工程名義將吳兆騫贖罪放還。七月底,還鄉詔下,十一月中抵京師。前后歷經二十三年。回程中,將軍巴海派兵護送,并撥給驛車驛馬和飲食。徐乾學于宴會即席有《喜吳漢槎南還》詩,和者后多至數十百人。王士禛句云:“太息梅村今宿草,不留老眼待君還”,最為人傳誦。

二十三年,彈指一揮間,吳兆騫終于生入雁門關,回到北京后,他一直住在徐乾學家里。后來納蘭明珠邀請他作自己小兒子的老師,兆騫總算在北京也有了生計。一次因一些細故,吳兆騫和顧貞觀產生嫌隙,顧貞觀也不辯護。明珠知道了,就帶吳兆騫到自己的書房,當兆騫看到明珠房內掛的“顧梁汾(貞觀)為吳漢槎(兆騫)屈膝處”幾個字的時候,不禁大慟,聲淚俱下。

康熙二十二年(1683),吳兆騫返里省親,并在友人資助下,筑屋三間,命名為“歸來草堂”。長期的嚴寒生活,兆騫已不適應江南水土氣候,大病數月,赴京治療。康熙二十三年十月十八日(1684年11月24日),因疾客死京邸,時年五十四歲。臨死前對其兒子說:“吾欲與汝射雉白山之麓,釣尺鯉松花江,挈歸供膳,付汝母作羹,以佐晚餐,豈可得耶”,可見其于那流放了二十多年的白山黑水亦有著濃濃的鄉愁。

吳兆騫身后留《秋笳集》詩文八卷,“胡笳羌管,獨奏邊音”,“悲涼抑塞,真有崩云裂石之音”,因有“邊塞詩人”之譽。沈德潛在《清詩別裁集》中評論說:“詩歌悲壯,令讀者如相遇于丁零絕塞之間。……倘以老杜之沉郁頓挫出之,必更有高一格者。”《四庫全書總目》則說:“兆騫詩天賦特高,風骨遒上。”

“生男聰明慎勿喜,受患只從讀書始”,清代狂生吳兆騫的坎坷人生

吳兆騫與其《秋笳集》

”生男聰明慎勿喜“”受患只從讀書始“正是吳兆騫一生坎坷命運生動而深刻的寫照。假若吳兆騫沒有那么的恃才傲物,桀驁不馴,以他的才華,必然能在朝堂上取得一定的地位,安享一生的富貴。然而若沒了那份狂簡,吳兆騫也就是不吳兆騫了,而白山黑水的歷史,也將少去一抹人文的燦爛。


本文參考:

  1. 百度百科吳兆騫詞條

  2. 王紅云《流放的歷史》

  3. 吳兆騫詩集序言

①《淮南子·本經訓》記載: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

②見王應奎《柳南隨筆》

③《吉林通志》寓賢傳


編輯點評:
對《清代狂生吳兆騫的坎坷人生》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