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頻道 > 記事 > 笑場

笑場  作者:姬建國

發表時間: 2019-09-15  分類:記事  字數:2683  閱讀: 574  評論:2條 推薦:5星

對笑場的現場描寫生動形象,讓人如臨其境,忍俊不禁。
 

  文革期間,基本上各大隊(現在的村)都有一個文藝宣傳隊,并且名字也很統一: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平時排練點小節目,像快板、三句半、清唱等,學大寨休息時,在田間地頭為群眾演唱。春節期間集中時間排幾部大戲,比如《紅燈記》、《沙家浜》、《白毛女》等在村里演唱幾天。有的大隊居住分散時,宣傳隊還到各生產隊巡回演出,聚集了人氣,為娛樂活動貧乏的鄉村增添了節日的歡樂。每過一段時間,公社還要調動各大隊的宣傳隊到公社所在地進行匯演,以此來檢查各大隊的文化活動狀況,激勵各黨支部和革委會更加努力地抓好本大隊的文藝和文化工作。

  有一年冬天,公社舉辦了一個大型學習班,由公社、大隊、生產隊三級干部參加,每個大隊立一個伙,吃、住都在會上,不能請假,不準回家。學習班快要結束時,公社又發出通知,讓各大隊的宣傳隊都到會上演出,每個宣傳隊兌一個節目,一方面為學習班助興,另一方面檢查一下各大隊的演出水平。于是各宣傳隊都摩拳擦掌,力爭拿出最好的狀態到會上一展風采。

  我們大隊參與演出的是一個以批林批孔為內容的荒誕小劇,角色只有兩個,需要一個人演孔老二,另一個人演林彪。劇情大意是說林彪緊步孔老二的后塵,積極效法孔老二的“克已復禮”,妄圖顛覆無產階級專政,復辟資本主義。這是我們以前排的節目,孔老二由我的一個發小扮演,林彪由我扮演。雖然節目已經在村里多次演出,戲文和唱詞都已經爛熟于心了,但宣傳隊長還是要求再加工、再充實,把工作做的更認真,借此到公社演出的機會大展一下我們的實力。

  那天我們的演出時間被安排在了下午。演出地點是德亭街的下廟。那是一個老戲樓,上下兩層。上面的一層是舞臺,臺上的演員居高臨下,下面觀眾站的地方越向后地勢越高,像劇院里面的地勢設計一樣,演、看角度十分匹配。快到我們演出的時候,我和發小的心情都非常緊張。因為這是在德亭公社的最大演出場所,也即全公社的“天安門廣場”演出啊。面對的又是全體三級干部和廣大群眾,共有一萬余人。這樣的演出場所和到場觀眾的規格對于我們倆來說都是第一次。宣傳隊長拍著我們的肩膀鼓勵:“不要慌,沉住氣,上臺演出的和你們一樣都是人,他們能演好,你們一樣能夠演成功”。

  該我們上臺了,報幕員一報節目,一陣緊張的鑼鼓镲響了起來,待到鑼鼓镲一停我兩個一前一后的出場了。我發小先上。他演的孔老二頭上戴了一個用鐵絲編成又用白紙糊上的大大的面具,面具上畫著孔老二的眼睛、鼻子、嘴巴、胡子等。兩只眼睛部位分別挖開了兩個小孔,使發小的兩只真眼睛能從小孔里看到外面。林彪是現代人,所以扮演林彪的我沒有戴面具,而是戴了一個古裝戲中昏官戴的帽子,兩只帽耳朵一上一下忽忽閃閃的。劇情要求,林彪是孔老二的忠實追隨者,因此林彪要對孔老二點頭哈腰,畢恭畢敬,唯命是從。一會為孔老二擦擦汗,一會為孔老二拂拂灰,一會為孔老二煽煽扇子。其中還有這樣一個動作,就是林彪得為孔老二點上一根香煙,然后遞到孔老二手里,讓孔老二接著抽。以前演出時這一系列動作做的滿熟練的,所以我也沒有什么顧慮。當我把香煙拿出來噙到我的口里,打火機把煙點上遞到發小手里讓發小接住抽的時候,一個情況發生了。因為他的眼睛從兩個小孔里往外面看時,只能看見一兩米以外,而他自己臉上的五官他是看不到的。這樣把香煙往嘴里塞的時候塞錯了地方。他沒有塞到嘴里,而是戳到了鼻孔上。這一戳不要緊,刷的一下戳中了我的笑神經。抽煙不用嘴而用鼻孔,太他媽搞笑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站在舞臺上嘿嘿嘿哈哈哈的笑了起來。當發小明白我笑的意思后,他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但他的笑完全被面具遮住,別人看不見,只有我能看見面具隨著他的笑一顫一顫地在抖動。而我的笑則無任何遮攔,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笑態丑態,暴露無遺。臺下的觀眾一看我正演戲突然笑了起來,不知道發生了啥事,但他們立即就明白過來這是笑場了,于是他們也跟著笑了起來。我知道,觀眾的笑聲里成分太復雜。他們中有被我刺激出的笑,有被身邊人感染的笑,有輕蔑的笑,更有譏諷的笑。就這樣,我在舞臺上笑了足足有一分鐘。腦子里不斷提醒自己:剎住、剎住,趕快忘記這個笑料,這是在舞臺上,臺下的一萬多觀眾都在看著你呢。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把笑止住了。但仍然又延續了兩三聲。趕快把它憋回去,結果這幾聲后綴的笑因為強制壓抑在喉嚨里變成了咕咕的聲音,好像囫圇咽下去三個剝皮熟雞蛋一樣讓我痛苦難耐。我盡量把臉嚴肅起來,不讓這幾聲笑在臉上表現出來,以至于這幾聲笑最后變成了肉笑皮不笑。

  演出在我的笑場之后接續往下進行,當全部內容表演完畢,我像逃離炮火連天的戰場一樣匆匆跑下場來。

  我知道,一場被尅在所難免。果不其然,吃過晚飯,宣傳隊長把我們叫到一起,開始了半個多小時的總結性訓話:“我們這個劇目從內容上講是非常符合當前形勢的。因為批林批孔是當務之急,其他大隊演的節目里都沒有和我們相同的內容。你們的演出技巧也無可挑剔。本來我們這次演出有可能成為全公社表現最好的節目,可就是因為一場大笑把我們從天上笑到了地下。笑、笑,笑什么笑?啥時候不能笑,偏偏在不該笑的時候去笑,演出成功后再笑不行嗎?難道你們不覺得笑的太早了嗎?”我們兩個都低著頭,像做了天大的錯事而又充分認識到自己錯誤那樣馴服、可憐、規矩,此刻再也笑不起來了。也許是我們讓宣傳隊長痛痛快快的過了一次訓斥人的癮自己得到了滿足,還是他看到我們沒有犯犟表現的服服帖帖時動了惻隱之心,訓斥到最后,宣傳隊長竟然又補充了一句讓我幾乎感動甚至想向他鞠躬而又至今難以忘懷的話:“話說回來,今天的事太偶然,如果是我在臺上,我也會忍不住的”。哈哈,真逗!

  一生中“難得”的一次笑場,讓我記憶的鏈條舍不得將它剝離。它讓我增長了見識:做一個演員美麗帥氣的形象和動人的歌喉固然重要,但學會把握自己的感情顯得更加重要。該哭的時候要會聲淚俱下,該笑的時候要笑的恰到好處。不該笑的時候而發笑,那就是犯了演戲的大忌。如何在不該笑的時候繞開可笑的挑逗,那就需要定力。好的演員都是有這種定力的。比如宋丹丹、比如范偉、比如孫濤等,他們都是能讓別人笑趴下而自己“巋然不動”的人。笑場的經歷還使我學會了敬重,敬重那些能給人帶來歡樂和愉快的優秀演員們,他(她)們能成為演員甚至名人,都不是輕而易舉的。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這個“功”的面太廣了,不僅僅是練腔吊嗓,不僅僅是耍槍弄棒,還包括克服自身的弱點和短板,還包括緊要關頭能夠淡定而又從容地繞過那從天而降的表演殺手——笑場!


編輯點評:
對《笑場》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