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頻道 > 藝評 > 《賁渾法輪寺阻雨四首》賞析

《賁渾法輪寺阻雨四首》賞析  作者:讀書人

發表時間: 2019-09-18  分類:藝評  字數:14016  閱讀: 157  評論:0條 推薦:4星

《賁渾①法輪寺阻雨四首》賞析原詩:元王沂一燈昏丈室雨聲寒,料理禪床蝶夢②殘。惆悵陸渾房次律③,琴中不識董庭蘭④。二風鈴驚鵲未安枝,山月窺床夢斷時。休問甕中書在否,前身知是永禪師⑤。三野衲窮年靜愛山,
 


《賁渾①法輪寺阻雨四首》賞析

原詩:

/王沂

            一

燈昏丈室雨聲寒,料理禪床蝶夢②殘。

惆悵陸渾房次律③,琴中不識董庭蘭④。

              二

風鈴驚鵲未安枝,山月窺床夢斷時。

休問甕中書在否,前身知是永禪師⑤。

              三

野衲窮年靜愛山,白雲一塢⑥竹千竿。

庭前柏樹何須指,架上楞嚴⑦已不看。

              四

欲冩新詩調比邱⑧,芭蕉葉老不禁秋。

法輪要識無窮轉,雲自長空水自流。

注釋:

①賁渾:古時陸渾別名。

蝶夢:莊周夢蝶的故事。

③房次律房琯(697年-763年),字次律,河南(今河南偃師)人,唐朝宰相,正諫大夫房融之子。琯少好學,風度沈整,以廕補弘文生。與呂向偕隱陸渾山,十年不諧際人事。開元中,作《封禪書》,說宰相張說,說奇之,奏為校書郎。舉任縣令科,授盧氏令。拜監察御史,坐訊獄非是,貶睦州司戶參軍。復為縣,所至上德化,興長利,以治最顯。
    董庭蘭:(約695765年),隴西(今甘肅省)人,盛唐開元、天寶時期的著名琴師,善吹西域龜茲(今新疆庫車縣)古樂器篳篥和彈奏七弦琴他曾一度做過宰相 房琯的門客,在崔玨七絕席間詠琴客詩中,熱情贊美了他和房琯的關系:七條弦上五音寒,此樂求知自古難。唯有河南房次律,始終憐得董庭蘭。

永禪師:智永禪師。智永對乃祖王羲之、王獻之的書法極為欽佩,決心使乃祖的書法萬古流芳。智永練習書法極為刻苦。他在永欣寺時,就曾蓋一座小樓專供練字,發誓書不成,不下此樓。就在這座冷冷清清的小樓里,他如癡如醉地練字,毛筆用了一支又一支,他常把用壞了的毛筆扔進大甕,天長日久,就積了好幾甕。智永后來把這些毛筆集中埋在一個地方,自撰銘詞以葬之,時稱退筆冢

: 四面高中間凹下的地方:山~。花~。

楞嚴楞嚴經,是北傳佛教中的一部具有重要影響力的經典。

⑧比邱:佛教用語,男子出家受具足戒者的通稱。

賞析:

元祐年間秋,某一天,王沂因事出行,至風景秀麗的陸渾法輪寺,天雨受阻,避雨其間,法輪寺方丈廣安看到王大人光臨,分外高興,熱情接待。

王沂首先走進新修的大佛殿,恭敬地上香參拜佛祖。之后,廣安恭敬地將王大人邀至禪堂,見禮之后奉上禪茶。

作為嵩州同知,王沂協助知州理政有方,曾經三次率眾到鳴臯山三清殿、木門義應侯廟、三塗龍祠祭祀神靈,為民祈福求佑,所寫祭文辭誠意明,虔恭有加,文采飛揚,深得治下稱道。廣安曾三次參與祭祀活動,歸來言及此事,對王大人贊不絕口。

王沂對陸渾法輪寺也早有耳聞,這次雨阻此寺,正可詳細了解一下該寺的淵源。賓主坐定,王沂便詢問起廣安有關法輪寺的歷史淵源。廣安便將寺院的來龍去脈、興廢變遷細細講來。王沂聽了其中有關清惠大師和廣安不畏風霜、四方化緣、節衣縮食、艱苦創業的故事,深受感動。言語投機,不知不覺天色向往,雨意不絕,夜來王沂下榻法輪寺客房,聽著淅瀝雨聲,不絕浮想聯翩,詩意勃興,四首佳作聯袂而來。

其一,“燈昏丈室雨聲寒,料理禪床蝶夢殘”一句先描寫環境,寒雨聲聲,小室燈暗。接下來,作者寫寢臥禪床做了個化蝶的美夢。環境靜幽,最易動思,作者浮想聯翩,做個蝴蝶的美夢自然而然。夢中醒來,作者觸景生情,一聲感慨:“惆悵陸渾房次律,琴中不識董庭蘭。”房次律,唐朝宰相房琯;董庭蘭,唐朝著名琴師、音樂家。房琯曾經與呂向隱居陸渾十年,做宰相其間,與董庭蘭交厚,相互欣賞。當時著名詩人崔玨在《七絕席間詠琴客》詩中,熱情贊美了董庭蘭和房琯的關系:“ 七條弦上五音寒,此樂求知自古難。唯有河南房次律,始終憐得董庭蘭。”而這里卻說“不識董庭蘭”,似乎有點講不通順,但仔細想來,“憐得”是同情、關護,董庭蘭琴技高超,房琯不一定全面懂得。但絲毫不影響他們的深情厚誼。在這里作者是不是以房琯自況,說自己治下陸渾法輪寺方丈廣安,德行高尚,前所未聞,真真地遺憾?對于愛民如子、一貫勤政的王沂來說,回答是肯定的。那么詩句里歉疚之余,敬重就自然而生了。

其二,“風鈴驚鵲未安枝,山月窺床夢斷時”仍然是環境描寫,秋風吹動,檐上鈴鐺叮咚,雨聲漸停,山月過窗,作者夢中醒來。一番感慨之后,意猶未盡,再次贊揚廣安的德行:“休問甕中書在否,前身知是永禪師”。南朝大書法家智永禪師,勤練書法,廢筆無數,盡入甕中,后建筆冢,留下佳話。廣安禪師也可能精通書法,或許不諳此道,但他勤苦創業,盡力維護寺院的精神與智永禪師的艱苦專一精神是一致的。因此作者借智永禪師的故事,來贊美廣安禪師。

其三,作者被廣安禪師的修為深深感動,一句“野衲窮年靜愛山,白雲一塢竹千竿”,把禪師的秉性表現得清清楚楚——清靜無為,與世無爭,潛心修行。法輪寺地處耙耬山下,或陸渾山下。九皋在望,白云繚繞。抑或就在如今屏風莊后的龜子山上,面對陸渾古關,遙望伊門三涂,聽伊畔翠竹瀟瀟之聲,觀伊川白鷺翩翩舞姿。青燈黃卷,佛理哲言,潤心澤行,大德自成。作者深深感嘆到:“庭前柏樹何須指,架上楞嚴已不看”!極盡贊美之詞。

其四,前邊三首詩作里,作者盛贊了廣安禪師的高行大德,回過頭來,聯想自身,自覺還有許多地方需要認知,需要上進。于是長嘆一聲:“欲冩新詩調比邱,芭蕉葉老不禁秋”,表達出欲建功立業而時光不待的惆悵心情。轉而一想,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運動規律,急躁不得,要想國家的長治久安,還必須沉下心來,遵從自然規律,方能達到理想的境界,于是以“法輪要識無窮轉,雲自長空水自流”作結,顯得平靜、沉穩,安然。

縱觀整體詩作,作者的思路清晰,有感而發,語言沉穩,用典準確,意境優美,不失為一組好詩佳吟。

2019.9.19


編輯點評:
對《《賁渾法輪寺阻雨四首》賞析》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