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頻道 > 隨筆 > 打秋棗兒

打秋棗兒  作者:王福光

發表時間: 2019-10-06  分類:隨筆  字數:2094  閱讀: 71  評論:0條 推薦:4星

 沒有那么一首歌,我們總想跟著輕輕的和;有沒有這么一首情景詩,我們總想和著輕輕的歌。走過夏,迎來了秋。走過翠綠,迎來了金黃。秋兒在四季之神的庇護下,姍姍來臨,大家閨秀般神采奕奕迷人端莊引領著豐收的碩
 

    沒有那么一首歌,我們總想跟著輕輕的和;有沒有這么一首情景詩,我們總想和著輕輕的歌。走過夏,迎來了秋。走過翠綠,迎來了金黃。秋兒在四季之神的庇護下,姍姍來臨,大家閨秀般神采奕奕迷人端莊引領著豐收的碩果。瞧,這朱紅的秋棗兒,她更是一副襲人的模樣,惹得無處不呈現出一派豐收的希望。

dcbdb39e0fed4e7da4f71ccc18ec679a.jpeg

  瞅著朱紅的秋棗,看著眼前豐收的一切。打濕的小心情,或許,在每個季節的深處,我們也總微微裹著自己的小故事。心情游弋,激動的情懷無處安放。或許,美好的事物她總在這回想刻,時而如洪水一樣泛濫,時而又如泉水一樣叮咚,稍縱即逝,無不悄演繹著生命的美好,微觸動著靈魂深處這淺淺的渴望。

  因為與姥姥家僅隔了一條馬路,所以小時平時沒什么事的時候,總愛到姥姥家去玩。而我呢,也總喜歡跟著略長幾歲的小表姐四處屁顛屁顛的嬉耍。記得,那時,舅舅家的老院,有一棵高大茂盛歪曲的老棗樹,尋常的一切情景,就如這開花、結果,到成熟,好似一刻也不曾落下,因為我總懷想著它成熟后果兒的甘甜,也總盼望著樹下她這打秋棗時的美好時光。

  盼著星星,盼著月亮,農歷七月十五后,秋棗兒開始香甜了起來,而我去表姐家的次數也不由多了幾回。“姐,哼,這秋棗兒啥時間才能打呢?”“小饞貓,看把你急的。”表姐她也總是回頭一邊樂呵的笑著,一邊拉著我的手一同跑去那棵老棗樹下張望。一顆顆青澀的果實這時瞬成了這小姐弟的守望,秒成了這小姐弟倆共同的竊喜。是呀,時光,這什么時間才能?是呀,秋棗兒,它什么時刻才能懂這小姐弟倆的情思?

  時間惦念里游走,念想不覺更加綿長。忽兒有一天,表姐急匆匆得意洋洋的來到了我家。看著表姐興奮的模樣,喜笑顏開的我有一時沒一時的忙和著表姐慌里慌張打趣著,“好姐姐,秋棗兒熟了,對不對,咱們這現在就去打,好不好?”望著天真的表姐,思著誘人的秋棗兒,口水不覺嘴里翻滾了起來。伴著表姐的弱弱一聲“嗯”中,我們一溜煙一樣悄離開了家。小表姐呢?也趕巧趁舅舅不在家,匆匆忙忙讓我快點上樹,而她也總像往常記憶中一樣端著一個小筐在樹下指揮著,一會兒這邊的好多,一會兒那邊的真大。霎時,顆顆秋棗如雨下,顆顆紅色的珍珠瑪瑙隨著話語在嬉耍,忙得喜得樂得這小姐弟倆滿臉處處開滿了花。樹上樹下的歡聲笑語,也就恰時順著歲月的河流漸漸的在記憶深處匯成了一首歌,結成了一首情景詩,心底久久從此不愿再長大。

  光陰似水匆匆流,伴著歲月的撩撥,我們姐弟倆也有了各自的家。可每次碰面,一想到這段年華,一觸到這抹情景,我們就像在回味一首老歌一樣不然想跟著她柔柔輕輕的和,更像品著一首情景詩一般悠然和著她躍躍輕輕的歌。

編輯點評:
對《打秋棗兒》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