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頻道 > 記事 > 我是一名編輯

我是一名編輯  作者:一縷清風

發表時間: 2014-02-18  分類:記事  字數:4638  閱讀: 13698  評論:10條 推薦:4星

 

  我在網絡寫文七年,做編輯五年,前后在好心情中文網、江山文學網、諸子等多家文學網擔任責編、主編、總監等職,現供職于新文學中文網做長篇小說編輯。
  
  從一開始就跟網編、雜志報刊編輯、圖書策劃編輯等打交道至今,自己又從短篇編輯做到長篇,從義務勞動做到拿提成,對編輯這份工作的感受也越來越深。
  
  網絡編輯大多數也是寫手出身,對于待遇低甚至沒待遇的編輯工作而言,好的作者一般不會當編輯,缺乏寫作經驗的編輯自然只是履行一下基本義務,不能很好地指導作者,或者過把癮就走,所以網編整體質量并不高。
  
  隨著長篇小說開始走市場,編輯也越來越半職業和職業化,有了一套逐漸成熟的福利系統,編輯門檻的提高和正規化,使得編輯質量也有所提高,而好一些的編輯,仍讓大部分作者望塵莫及。
  
  我寫作七年,紙質和網絡兼顧,迄今為止,我覺得只遇到過兩位優秀編輯,一位是水過河,一位是辛德瑞拉。
  
  水過河讓我真正懂得了自己的詩歌,雖然之后交流不多,但是幾句話,令我撥云見日,那種感覺至今想來仍記憶猶新。
  
  辛德瑞拉是我的圖書策劃編輯,她的寫作水平并不比我高,但是她是個比較用心和盡職盡責的編輯。她會從一個作者長遠的發展來考慮,給你建議,這點我覺得難能可貴。她教會我很多東西,雖然我寫書她也拿提成,但是編輯用心與否,決定一個作者能否學到更多東西,能否將來發展得更好。教導我,讓我拿稿費,并且出書。我非常感激她。有了新作,即使少賺錢,我也愿意先給她。
  
  水過河后來當了記者,辛德瑞拉后來辭職。之后我也找過一些編輯,水平低的不能給你什么指導,履行程序而已,可能簽約的作品,因為少了必要的指導加工被上級槍斃。水平高的編輯,愛答不理的,敷衍了事,遙不可及。
  
  短篇網絡文學、報刊雜志、出版,這些我都涉及到了,唯一欠缺的就是網絡長篇小說這塊。所以這半年,我放棄了之前熟悉的東西,帶著敬畏和學習的目的,選了幾家文學網站準備做做長篇小說編輯,以此來熟悉這塊處女地。
  
  像起點之類的大網站水太深,我選了幾個新網站,考量之后,最終選擇了新文學中文網,與其一起成長。
  
  經歷了黑客攻擊、網站易主、遲發稿費等一系列坎坷,最終網站正常運行,我做編輯這半年來,學到了很多,也感慨頗深。
  
  作者和編輯的雙重身份,讓我更好地體會作者的感受。加之新網站缺乏對優秀作者的吸引力,所以我利用自己對網絡的熟悉,在不少小網站找了一些作者。
  
  既然這些作者不是在專業長篇小說網站投稿,自然是缺乏經驗和對自己的定位的,又有一定的文筆,所以這類作者或者坐井觀天夜郎自大,或者撥云見日策馬奔騰,或許一切皆有定數吧。
  
  對這類作者,需要扭轉思想觀念,也需要半培養,很累,但是一旦上道之后,也會比較懂得感恩,因為這是知遇之恩,是改變道路的抉擇。就像我對辛德瑞拉的感恩一樣。
  
  寫文這些年,我學到了很多,也付出很多。曾和老師在寒冬,沒有任何取暖設施的房間長談了兩天,結果感冒;曾為了給《百花園》投稿,去老師家改文到凌晨一點,從他家出來的時候,起了大霧,一米多寬的小胡同對面,滾動的電子屏散發出紅色的光,照亮整個小道。紅色的霧籠罩著我,看不清路,那瞬間,我仿佛在夢里。
  
  我的老師有很多位,不乏高手和全國屈指可數的人物。找作者的時候,我把自己這幾年的經驗和從老師那里學來的東西,對作者都傾囊相授。
  
  雖然整個網絡文學是吹噓捧殺的氛圍,但是不少作者還是挺接受我挑刺式的“指導”的,有的作者明說,我在其他網站能賺更多錢,來這里,就是因為你。這種信任和肯定,讓我頗為感動。
  
  當然了,還有很多作者不買賬的,有個作者去看我的文章,給我挑毛病,覺得我沒他寫得好就沒資格當他編輯。這就像說,班主任不是清華畢業的,就沒資格指導出能考上清華的學生一樣,令我無話可說。
  
  網絡的隱蔽性,讓人更加肆無忌憚,各種奇葩,我見過不少。
  
  有的問我是不是什么網站的。我說不是,我是新中文網的,并發給他鏈接。聊了幾句,第二天早晨起來一看信息,他一大早就問我,你是不是什么網站的,我瞬間就崩潰了。
  
  還有的教了她很多天,最后挖了個坑就不寫了,去問時,她說,爺不寫了,爺一年內就都不寫了。
  
  更有一個,連郵箱都找不到,一點點教了差不多兩個月,最后說,我在山區,沒法郵寄合同。
  
  大哥大姐大叔大媽們,你一本書寫完,我才拿到幾十元的提成啊,至于這么坑爹嘛。
  
  最近有個問我啥要求,我說最低完本在二十萬字以上。他說,你騙人吧,比出版社要求還高。我只回復兩個字,無知。結果,這兩個字都沒發出去,才知道對方把我刪了。
  
  確實是無知又封閉的作者啊,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和各個領域的特點。他要是知道大部分網文都是三十萬字之后才收費的,成名的網文多在二百萬字左右,他大概要退出網絡了吧。
  
  還有這么一些作者,文筆不賴,但是恥于名利。這類作者,讓我想起了一位高官對農民的評價:可憐、可恨、可氣。
  
  有次《商丘日報》給我稿費單,一千多字的散文,三十七塊錢。從郵政的工作人員口中得知,我們領導在《人民日報》的長篇大論,才給了三百元的稿費。這跟《紐約時報》千字兩千美元的稿費比,我們真該懸梁自盡。
  
  韓寒在參加魯豫的節目時說,如果在國外,以他的暢銷,自己的停車場里早該有幾輛法拉利,但是在中國買不起上海的一套房。當時,他還笑著說,不知這話能不能說。
  
  如果韓寒知道后來自己的雜志《獨唱團》第二期,在已經印刷出來幾百萬冊,又被投進焚燒爐不能面世的時候,當初是不是會說得更激烈,抑或像郭敬明一樣,做一個“裝睡的人”。
  
  這種大環境下,讓寫手們忽略了錢——那么少,干脆不要。但是就是因為“怒其不爭”,所以才形成了惡性循環,讓寫手的待遇更加少。這些寫手,我理解又可氣。他們是受害者,又是為虎作倀者。
  
  不過感謝網絡,從2006年血紅成為起點中文網第一個年薪百萬的簽約作家,南派三叔年收入三千多萬超過了傳統作家。網絡文學市場終于打破了鉗制寫手發展的傳統路子。
  
  還有個作者一直在空間投稿,不發來網站,理由是“怕出名”。我當時就告訴她,你發來吧,我給你十年時間,十年之內你能出名,讓我干嘛就干嘛。
  
  你以為出名真的那么容易嗎?現在你脫光了把照片放網上想出名都難。
  
  對于名利,理解“有問題”的作者,我一聽口音不對,就直接刪除好友。我可以讓一個不知道如何分段不懂標點的作者簽約拿稿費,但是我再也不試圖改變一個人的思想,太難了。
  
  在我一邊熟悉編輯工作和網絡長篇,一邊應付各種作者的時候,網站出了問題,拖欠了幾個月的稿費,當然,現在已經解決了。
  
  這幾個月讓我體會到了勞動監察大隊每到年底就被農民工圍追堵截要工資的感受,幾乎每天各種質疑各種追討稿費。有些作者真心不容易,苦逼的高中生,用手機碼字,一本書幾百元的全勤拿不到。我承諾,網站不給,我自掏腰包也會給你們。那時,我的作者大概有兩千元的稿費。
  
  后來,作者越來越多,直到我的作者該發近萬元的稿費的時候,我壓力非常大。我自己好歹也是千字幾十元的身價了,不去寫文來做編輯,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你們,被罵去找作者,看了近千萬字的網文,每天熬夜,幾個月來換來的什么?自己的工資拿不到,頂著壓力,還被罵是騙子。那一刻,我猶豫了,要不要干下去。
  
  那段,走了很多編輯很多作者,用利益維系的群體,不能保障利益的時候,這個群體就會逐漸解體。
  
  一個作者可以撂攤子,我不干了。但是一個編輯如果撂攤子不干了,一群作者就成了沒娘的孩子。
  
  出于對作者的責任,我堅持著。后來談妥了,作者稿費一分不少,但是員工工資不給了。有個作者過來找我,我以為又是稿費,安慰了她。她說,你妹啊,心態比我還好,我是來安慰你的。
  
  我不是心態好,是我的壓力沒了,不過是自己損失幾百元的提成而已。后來的后來,稿費和員工工資都發了,而且也穩定了,每個月按時發放。
  
  在網站有問題的那段時間里,我沒怎么找作者,而是苦練內功。
  
  網絡小說各個流派的創始之作,讀一遍,大概得近一年,因為有幾千萬字。我陸續看完了《無限恐怖》《鬼吹燈》《誅仙》《小兵傳奇》《尋秦記》等作品,大概有千萬字之多,并堅持寫讀書筆記。去各個網站看老編輯寫的感言和《編輯手冊》學習經驗,關注業界動態。
  
  當我對好作品了解越多,對編輯工作了解越多,我越懂得做個好編輯的不易。
  
  網絡文學整體而言,仍不能給編輯一個好的待遇,可以讓有實力的編輯甘心退到幕后為他人做嫁衣。網絡文學會出現各種問題,不僅僅新網站,就是起點之類的大網站也會出各種問題,沒有身居一線的作者多不能很好理解。有的編輯熬了幾個月一分錢沒拿到,還自己掏錢給作者,作者卻連聲謝謝都沒有。編輯做到這個份上,確實令人心寒。
  
  編輯自身的修養,讓其不能再隨心所欲地看書。單單把各個類型的經典小說都看看,也要一年多的時間。我覺得一個網絡小說編輯,真正懂得小說又懂網絡小說,至少要苦心研究近兩年的時間,而且還得是每天都比較刻苦。
  
  隨著網絡的發展,文學和影視、游戲、動漫等渠道的打通,海峽兩岸和海內外文化的差異等等,都需要時間去了解并融會貫通,這個時間就更長。如果編輯知道臺灣出書成冊都是六萬字左右,就會告訴你六萬字內得有個小高潮才有看點。升級打怪的作品容易被改編成游戲,對話多的作品容易被改編成影視……這些必要的指導,都會讓你的作品擁有更廣闊的市場,為以后的修改省去很多力氣。
  
  如今,我也終于理解為何好編輯那么少,有點名氣的編輯為何總是愛答不理的。你不能給他帶來什么,甚至給他帶來的那點東西,遠遠沒有他要為你付出的多。他要的是能夠合作的伙伴,而不是需要免費指導的學生。
  
  我以前在諸子文學網做編輯,離職之后,又回來,驚訝地發現,除了站長,從責編到主編都換了。真是鐵打的網站,流水的編輯。
  
  因為我是抱著學習的心態來做編輯,所以,我可以忍受花同樣的時間,編輯提成僅僅是我稿費的十分之一。但是長期如此,我也會放棄這個兼職,專心碼字。同時,我也一直很期待再次遇到有能力和負責的編輯能為我授業解惑,我也希望有適合的土壤,讓他們能一直干下去。

編輯點評:
對《我是一名編輯》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app搜片神器